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落日物語系列.小診所大醫師(朱慕)

 
 
 
當年朱痕還只是個正準備要出國進修的普通高中生,而慕少艾是個偶爾到朱痕家經營的樂器行光臨的客人。
 
見過幾次,算不上熟識,尤其在朱痕到英國留學的這段期間,他對這個來樂器行不買西洋樂器只對擺出少許的東方樂器流露濃厚興趣卻又不購買,年紀相仿的陌生人幾乎已忘卻。
 
直到學成回國,放棄當長笛演奏家的他幫忙父母看店之際,門上風鈴叮噹作響,墨?夾雜的些許白絲在光線作用下變得金燦,暖黃的棉質短衫搭上淺藍長褲,慕少艾逆光的臉一時看不清,但嘴角那抹似有似無的微笑卻在朱痕心中撩起莫名漣漪。
 
 
『歡迎光臨。』
 
朱痕一貫平淡的語氣就服務業的角度來看,實在可說是該將這名店員抓來打屁股還是直接叫他捲鋪蓋走路。但慕少艾不知是神經過粗還是神經根本就斷的從沒接上過,對朱痕這名面無表情又完全感受不到歡迎之意的店員絲毫不以為意,反而還露出一副欣喜的表情,圓潤的嗓音隨著主人的心情高調響起。
 
『歡迎回來。』
 
…當客人對自己說"歡迎回來"時,他應該要做何反應才好?思及此對方右手越過櫃台拍了拍他的肩,狀似老成的嘆口大氣。
 
『你不在時,伯伯伯母整天就是在唸著你,真是,這麼不放心兒子的話就不要送出國啊。』
 
朱痕太陽穴下的青筋隱隱跳動,這個人難不成就是所謂的搭訕魔人不成?明明他連對方的名字都叫不出來,為什麼對方卻可以一副拜把兄弟般跟他攀談?(雖然他根本沒有回話)
 
『呼呼,難道你不記得我了嗎?』朱痕表情除了?線就是疑惑,讓慕少艾好生受傷,他把一頭長髮做個紮起的動作:『朱姑娘的記性真是差之又差啊~怎麼可以忘了俊俏如廝的在下呢?』
 
『……』朱痕想起以前有個老是跑來店裡只看不買的短髮同年澳客,每次上門都找其它女性客人搭訕,特意仿效古人說詞的話語算是此人奇怪的特徵之一。
 
『你才是姑娘家,慕少艾。』一認出是誰原本開朗的笑容忽然轉變為欠揍的笑容。這傢伙之前老拿自己的名字當做他搭訕女性的藉口。『頭髮留這麼長,當姑娘剛好,慕姑娘。』
 
『哇,你學壞了,竟然這麼油嘴滑舌,我要跟伯母告狀,記得你以前是個陰沉老是不發一語的自閉高中生…』
 
『我陰沉自閉老是不發一語還真抱歉呀。』其實朱痕個性本就淡薄,獨善其身是他的人生原則,沒有必要的人事物他一概不理。慕少艾恰好與他相反,渾然天成的獨特魅力總是能吸引他人目光,如太陽般耀眼又受人渴望的存在。
 
『呼呼,』慕少艾手臂擱置櫃臺,身形斜傾,以仰角30度的姿勢把玩櫃臺上的筆。『知道錯就好,我原諒你。話說回來,我聽伯母說了,你不想當長笛演奏家,那你去留學不就白去了?』
 
『這事跟你沒關系。』
 
看朱痕似乎不想回答,連頭都撇一邊去了。慕少艾只好換個方式問。『你不想當演奏家的話,是因為有想做的事嗎?』
 
『你真的是姑娘家,只有姑娘家才愛八卦。』朱痕拿出小型雞毛撢子開始在慕少艾身邊撢動,看來是想把這個大型灰塵撢掉。『不買東西的話就回去,你醫學院的功課這麼少嗎。』
 
之前慕少艾說過他想當醫生,加上他的課業不算差,所以朱痕認為沒意外的話他現在應該是醫學院學生。
 
『明年開始就要準備到醫院實習,所以這是最後一個輕鬆的暑假了…剛好你也回來了。』
 
『慕少艾?』
 
『呼呼,朱姑娘,如果你以後不知道要做什麼工作,看在我們交情的份上,我可以讓你來當我診所的護士小姐。』
 
『…本店今日提早休息,客.人.請.回!』
 
 
 
多年以後,朱痕還是進了慕少艾開的診所。
 
 
 
……
 
 
 
平凡無奇的普通街道,很平凡無奇的住宅區一角,有間外觀平凡無奇的小診所。
 
但是,住在附近的人都知道,這間主治小兒科與內科的診所,可說是他們平凡無奇的社區中看來最不平凡無奇的地方。
 
診所的醫生是個少年白髮−−不是白化症,真的就是少年白髮。臉孔9.9分或是10.1分,那加減的0.1分皆出於這名醫生左眼下方有個特殊的異獸刺青,看不順眼的人就說搞怪流氓不良醫生,看順眼的人就說?添魅力別富風情。
 
據本社區最?害的包租婆兼媒人婆的花大嬸專業判斷,外表俊秀優雅品性良好身材極佳的慕少艾醫生,偏生就是有個小學三年級的兒子,打壞了他的行情。
 
 
「慕醫生啊,今日…」
 
「呼呼,花大姐,妳該保重身體,不要太勞累了,我開些維他命給妳。」
 
 
花大嬸望著診療間的門板含淚咬手帕。
 
招募相親失敗第23次,每次的成本都要150元啊…頭一偏,鷹眼緊盯另一隻獵物.同樣也身穿白袍,慕醫生的朋友朱痕朱藥劑師。
 
「朱藥師啊,今天…」
 
「一日三次,飯前,空腹吃最好。」
 
花大嬸望著朱痕回頭繼續忙碌的背影含淚咬手帕。
 
 
其實之前慕醫生的診所也有女護士與女藥劑師的,只不過每次做不到三個月就離職。再怎麼看原因似乎都出在這隻一臉無辜的慕少艾慕大醫師身上。
 
經過千辛萬苦,百般刁難,血洗戰場(?)之後,朱痕成為慕少艾診所的藥師,也兼行政工作。
 
一開始沒有女性在,不只一般的民眾,連還拖著鼻涕的小朋友都不太習慣。後來大家知道朱痕雖然外表嚴肅,說話不太熱絡,可個性正直認真,待人有禮。人氣指數也在節節上升。於是常出入這間診所的,八成是8歲到88歲女性與孩童,剩下近二成是被自家女性親人死拖活拖來的可憐丈夫阿爸阿公。
 
 
目送最後一名病人離開,朱痕脫下身上的長袍,向裡頭喊聲"慕少艾,我要關門了",不等回應,出了診所門,「慕少艾,快一點。」,見診療室門把有轉動跡象,便按下鐵捲門的遙控鍵。慕少艾在鐵捲門放到一半以下時才像蛇般滑出來。略微起伏的胸膛加上不太順暢的呼吸,可見咱們慕大醫師是以犯人看到獄卒送飯,趁其不注意想逃獄的驚人速度衝出來的。
 
「真是涼薄的壞朋友,也不怕壓死我,放這麼快。」
 
「整日坐著只會讓你變成慕肥豬,剛好讓你運動一下。」
 
「呼呼,要不改天你自己也試試,這種只有達到心跳130的"運動"可不符合一周333的原則啊。」
 
「…慕少艾,叫你早上跟我一起去慢跑你就貪睡愛睡懶睡,我只好找這個方法讓你活動活動。」
 
「哎啊朱姑娘~原來你這麼替我著想,那麼為了報答你,我願意接受你的以身相許。」
 
朱痕輪廓分明臉在夕陽餘暉照射下更顯剛毅深遂,他手一抬指一捏,「讓我試試可以扯下幾層臉皮來。有空抬槓還不快走,阿九等著呢。」
 
「哇,朱姑娘…朱大爺你輕點…我可是靠臉吃飯的啊−−−」
 
「放心,要是因此診所生意澹淡,為了不危害世間,我會犧牲小我養你下半輩子的。」
 
「那還真是、感謝你啊朱…痕你給我輕點、」
 
 
慕少艾的診所與一般診所很不同的地方除了沒有美麗的護士小姐只有跟他一樣羅漢腳的男藥劑師朱痕以外,問診時間則是平日早上八點半至下午五點半。與其它診所多是分成三班時段迴異,所以這間診所也被附近民眾取了個別名叫"辦公室診所",這種營業時間就像一般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並無差別。
 
 
安親班的呂老師每天最期待的就是這個時候。帶有異民族血統散發陽剛氣息的朱先生與面貌秀氣總帶一抹和煦微笑的慕先生,啊啊,一動一靜,一剛一柔,她實在是好難選擇啊。
 
阿九疑惑的看著老師獨自捧頰背後似乎可以看的到粉紅泡泡還是愛心…搖搖頭,那應該是幻覺吧。他拉了拉慕少艾的衣角,「少艾,我想吃拉麵~」
 
「呼呼,九少爺說了就算。」慕少艾轉過頭看朱痕,朱痕也轉過頭看慕少艾,兩人對恃好幾秒,也許是一分鐘,對看到阿九也想加入一起玩大眼瞪小眼。最後朱痕輕吁一口氣,認命地開口:「老師,我們帶阿九先離開了。」
 
慕少艾也很配合的等朱痕話語一落就撈著阿九大步離去,留下只要一進入開花模式就旁若無人毫無所覺的年輕女老師。
 
 
 
一進門,女店員便朝氣篷勃的以異國語言向他們打招呼,兩大一小選了個窗邊的位子坐下,負責招待的女服務生站在桌旁,用點菜單遮住自己微紅的臉。
 
「呼呼,從最上面到最下面,各來一份。」阿九支手撐頷,手指緩緩劃過桌上的MENU,露出可愛的虎牙,向服務生姊姊散發他男性…男孩的魅力。「痛!少艾你幹嘛啦!」
 
「抱歉,小孩子說的不算。」給了模仿他的阿九一個爆栗,分別跟朱痕點了三份套餐,再附帶一個慕大醫師正宗的迷人微笑給那個已經臉紅到耳根的純情少女。
 
「少艾真奸詐,你上次不是也這樣點過。」阿九眼帶溼潤,不捨的指著點心部分的MENU,嗚嗚,巧克力聖代、白玉蜜豆沙、抹茶紅豆湯圓、草莓牛奶刨冰…(以下無限)今日一別後,不知何日才能再相見…
 
「慕少艾,你真是誤人子弟。」朱痕輕嘆。
 
「哎啊,這真是天大的冤枉,我是想先來試吃,之後再告訴我們一向挑嘴的朱痕同志哪些比較好吃啊。」被抓包,慕少艾只能用笑混過去,心想真是養子不慎,胳臂向外彎。九少爺啊九少爺,我平常待你不好麼,竟然出賣幫你把屎把尿的老爹……
 
「我只知道你再吃下去,診所就要開減重門診,而第一名病人就是你自己。」慕少艾一臉無辜的表情讓朱痕很想故意失手讓茶杯到對方臉上打個招呼。
 
「嗯,我只知道你再喝下去,診所就要開戒酒門診,而第一名病患就是你咯。」
 
服務生送上溫好的異國酒,朱痕倒了一杯,「慕少艾,冬天過後如果你不想讓來看診的病人發現醫師椅上坐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顆球的話,你明天早上跟我去跑步!」
 
「朱姑娘…我一天要睡滿八個小時我才有體力精力耐力看診…」
 
「你少看點影片早點睡就夠你睡然後早起晨跑!」
 
餐點來了,小阿九一邊津津有味地吃著一邊看著每天上演的拌嘴戲碼,等朱痕唸完整天只會吃零食能坐就絕對不站,能躺就絕對不坐的少艾,再等少艾被唸到心虛開始漫無邊際的抱怨跟啄木鳥一樣朵朵朵啄他啄不停的朱痕虐待他的種種事跡結束,甜點差不多就可以上了吧。嗯,真好,看來等會又可以多吃一份了。
 
 
 
 
 
當醫生其實就是這樣的,每天除了看診,看診,還是看診。下了班也頂多是在家看看影片,看到睡著被關掉電視,被以前是足球社的某人踢回房間;監督小孩子做功課,而不是跟小孩子玩瘋後發現時間太晚幫他做功課;或是某人在房內喝酒時趕快打開冰箱吃他託人買來的名家甜點,嗯,雖然老是在偷吃幾口後就被發現,讓他非常懷疑廚房內是不是有裝監視錄影機。
 
日復一日,規律的不能再規律的生活。
 
 
 
 
 
 
 
「…休診?」
 
北辰元凰不敢置信這間診所竟然會在非休息日時休診,他雖然相信診所醫師非常有意願在平日休診,而且最好是可以休診三天看診兩天,但只要診所的藥師還在這裡工作的一天,就不會讓這所診所因醫師懶散的個性無聊的任性而停止營業。
 
「既然休診,那我們去別的地方吧,咳咳。」
 
「也只能這樣了。走吧。」
 
「元凰。」
 
「怎麼了?很難過嗎。」見對方又開始咳嗽,北辰元凰幫忙拍背順氣。
 
「不是,我是想說…」
 
輕推北辰元凰,要他別靠自己這麼近,但將前額?髮挑染一撮醒目金色的少年搖頭微笑表示不以為意。北辰鳳先指著診所前停駐的?頭轎車與隨身在侍的西裝保鏢,還有,附近因好奇是不是什麼大人物要來拜訪慕醫師還是?道老大要來找慕醫師討債的阿公婆阿伯大嬸和含著棒棒糖的缺牙小朋友。
 
「只是看個病,你也不用帶保鏢出來吧。況且我住的離這又不遠,根本不用坐車。」雖因平時打工已習慣眾人的視線,但,元凰是怕他被綁架還是怎樣,竟動用到北辰家的精銳保鏢…
 
回去說給江修聽,他大概會先笑到打滾再笑到嘆氣再笑到埋怨,說真是差別待遇,好歹他也跟元凰從小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老哥你可真幸運,有這種VIP級的待遇。
 
我看是丟臉丟到家的遭遇吧,北辰鳳先輕嘆。
 
「嗯咳,最近治安不好,是該保險點。」況且某醫師可是出了名的喜好美人,他家鳳先也算是不差,是得注意點才行。
 
「是這樣嗎?我看我們社區的守望相助做的不錯…」
 
「總之,既然今天沒營業,那麼就到北辰家熟識的醫院去吧。」響指一打,?衣保鏢立時彎腰作揖對鳳先擺了個"請"的姿勢,後者只能一臉無奈兼?線的搭上?到發亮的賓士車。
 
 
迴身的時候他想,究竟是什麼原因會讓慕醫師臨時休診呢?
 
回應他的只有被暮風吹的沙沙作響,隨意貼在鐵捲門上的公告白紙。
 
 
 
 
現時慕少艾正坐在病床旁邊的圓凳椅上,似睡還醒地支手撐著額頭,阿九傳來的均勻呼吸聲,讓周公召喚他下棋的吸力又更大了。
 
朱痕拿著可說是早餐,或是午餐,可現在夕陽西下,似乎又能叫做晚餐的食物進來,見到某人連睡著時還下意識地握住阿九的手。溫柔的微笑爬上唇角,然後−−
 
手一轉,臉一捏。「慕少艾,起來吃飯。」
 
 
 
慕少艾還在醫院工作的時候,是某名病患的主治醫師。但在患者要開刀的當天,他自己卻得了急性腸胃炎,於是醫院臨時找其它醫師主刀,可患者卻在手術過程死亡。家屬與醫院之間互打官司的結果,醫院賠上大筆的費用,慕少艾也被迫辭職。
 
代打的醫師是院長的親姪子,但手術的執刀醫師還是寫著慕少艾三個大字。
 
本以為只顧血親的院長沒想到還是有一絲良知存在的,在他的極力排解之下,慕少艾的醫師執照還可繼續保留著。
 
 
 
朱痕看到工作丟了還笑嘻嘻來他家蹭飯的慕少艾,就先一個拳頭侍候,對著慕少艾大罵那間醫院的夭壽院長,很無辜的摀著發疼的臉,慕少艾知道朱痕在發飆時是不能阻止的,除非他不想活了。自動自發的拿著碗筷準備大快朵頤,朱痕卻壓住他的手,問:
 
『那名婦人的孩子呢?』
 
朱痕偶爾來醫院找慕少艾時也會見到那名笑起來時會看到小小虎牙的可愛孩童,孩童很黏慕少艾,慕少艾也很愛逗他,兩個人更常常一起向朱痕廚藝不錯也會做甜點的朱痕勒索麥芽糖。
 
 
慕少艾後來對阿九說他的母親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不會再回來,三歲的小孩當然很容易就相信這種老掉牙的理由,還抱著慕少艾大哭了好久。等到阿九年紀大了點,朱痕才告訴他當年他的舅舅只對保險受益人與賠償費用有興趣,至於有先天性心臟病的他,就被那個整天只會呼呼笑的慕阿呆用自己做的麥芽糖借花獻佛拐走了。
 
 
 
 
阿九醒來時正好對上慕少艾的熊貓眼,樂呵呵地指著那明顯的?眼圈抱著肚子笑疼,而慕少艾也很配合手腳並用地巴著阿九嘿嘿的笑說這裡有好吃的竹子耶~
 
朱痕決定不跟兩個小鬼一般見識,打算去找阿九的主治醫生。
 
一大一小卻同時拉住他的衣角。
 
阿九那與慕少艾同出一轍的笑容,讓他覺得,慕少艾真正是誤人子弟。
 
 
 
 
《完》
 
 
======================
 
 
整篇沒見羽仔出場,我果然偏心朱慕偏心的?害呀,呼呼
一向都寫清水曖昧文,真寫了配對,還真是換湯不換藥…陽春麵型的(乾笑)
 
 
這個,落日系列,大概可能基本上,也許或許應該,每篇都會摻雜到朱慕片段
因為初始設定就是主朱慕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