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聖鬥士星矢/刀劍亂舞/幻想水滸傳/符文之子/黑子的籃球。歡迎交流。
  • 14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春日和之一天的日常.上



小春日和之一天的日常/上








「…………………」


熟悉的黑禮帽與黑色西裝,伏在肩上的綠色寵物。


可大又圓的黑眼珠和短小的身材,這個嬰兒…



「里包恩早啊。」


「哼,早啊,十年後的蠢綱。」


面前的人娃娃臉依舊,明顯抽高的身材與些許伸長的髮尾,笑容和煦的不比從落地窗灑進的清晨陽光失色。


「哎啊…十年後火箭筒啊…」


從床上起身伸了個懶腰,環顧有些凌亂的室內…對他來說是有些,但對十年前的他來說大概是非常凌亂了吧。


「五分鐘好像不夠我懷念你現在的模樣耶,里包恩。」


「是啊,所以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


家庭教師跳到他的肩上,調了調禮帽的角度,這種機會可不多得呢。「你已經維持這個模樣有五小時了。」


「………………………………………」


「十年後的你驚訝的表情還是跟十年前的你一樣蠢呢。」


「里包恩你就不能讓藍波打一下嗎,為什麼每次都要牽連旁人!?」


「我說過了我不會跟階級比我低的人來往。」


所以房間的凌亂又是小時候的藍波半夜鑽到我房裡要偷襲里包恩,混亂之下十年前的我中了十年後火箭筒嘛…



「屬下製造的殘局當然由首領來收拾,你當了十年的首領還不明白這點嗎。」


「是、是、」


「蠢綱你膽子變大了嘛。」用槍威嚇那隻拍了拍他禮帽的手。「是太久沒裸奔了?」


「里包恩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多想念小時候的你,頂多就是像現在這樣拿槍指著我,但十年後…嗚嗚嗚…


「哼。」


看著蠢綱那副感動的蠢臉他忽然扳機扣不下去,偶爾被當做一個小孩在哄算是轉換心情,也未嘗不是件有趣的事。



「對了,藍波呢?」


「昨晚他讓十年後火箭筒掉到你身上,我也讓他掉到樓下跟蚊蟲作伴了。哦,差不多是早餐時---」


「里包恩你這個笨蛋藍波還是小孩子啊啊啊!!!」


「……看來蠢綱的保姆天賦在十年後還是持續運作著啊。」


他記得他培養的是黑手黨首領沒錯吧?


望著飛奔離去的身影,里包恩感慨地笑了笑。



……



雖然在未來藍波已經很少跟里包恩針鋒相對了,但不代表過去的兩人是可以心平氣和坐下來喝茶談心的好朋友。踏過轉角迎面而來的是每天早上必定前來報到,他那位忠心的左右手。


「第十代首領!早--」


「抱歉獄寺有話等會說!」


留下有些驚喜又有些疑惑的獄寺趕到一樓,醒目的乳牛裝讓他很快地找到躺在草坪上還不時的滾來滾去,流著口水說的夢話依然跟那紫色水果有關的小小雷之守護者。



輕拍臉頰試圖叫醒這個時代的超級惹禍精。「藍波,藍波。」


「唔…」


本來想給這個妨礙他吃葡萄蛋糕的討厭鬼一記手榴彈,不過迷迷糊糊睜開眼看到的是他藍波大人最喜歡的跟班阿綱後馬上--


「哇哇哇啊啊啊啊阿綱里包恩好過份欺負偉大的藍波大人啦~~~!!!藍波大人只不過想找阿綱與里包恩一起玩嘛~~~~~~」


你那是叫一起玩?你那是叫要謀殺我然後你自己被里包恩謀殺吧。


「好好好、我知道了。」


一邊聽著里包恩的惡行一邊安慰撲進他懷裡的藍波。早晨的涼意使他瑟縮了下,只穿睡衣果然會冷…便抱緊體溫較高的藍波。


「阿綱好像有些不一樣哦?」


「只有"有些"而已嗎藍波?」


「好像…好像變高了一點耶。」


「只有"一點"而已嗎藍波?」


從未見過的微笑讓爆彈小牛有些呆愣,還想說什麼時被突如其來的大嗓門打斷。


「第十代首領---!!!!!」


「啊,獄寺。」


擦肩而過的異樣感與改變的稱呼在向準備離開房間的里包恩先生處得到了證實。第十代首領房間的凌亂更加堅定他今天不滅了那隻蠢牛他就不夠資格當第十代首領的左右手(自稱)!



未來的第十代首領正親切的跟他問好啊~


嵐之守護者周圍開起了小花。


不過小花瞬間被火花所取代。



「你這隻蠢牛在幹什麼麼麼啊啊啊!!!快從第十代首領身上離開!!!」


「唔哇藍波大人不要離開阿綱啦啦啦~~~!」


「蠢牛你的鼻涕啊啊啊!!!!」


「好了獄寺冷靜點,我習慣了。」


即使到了十五歲藍波還是跟小時候的習慣一樣,一有委屈就抱著自己哭。當然他是不心疼他的睡衣與西裝啦,他比較心疼守護者集體圍毆藍波時所帶來的彭哥列公有物毀壞的修理費。


「習、習慣了!?」


十年後的我怎麼沒把十年後的蠢牛給斃了呢!?



「澤田早啊!」


「了平大哥,你早。」


「章魚頭與藍波也在,難得這個時候看到你們在這出現啊!」


看來是剛結束晨間訓練的晴之守護者。也許是鈣質攝取不夠十分易怒的人碎碎念地說你這死草坪頭才該滾邊去,藍波則是繼續把眼淚與鼻涕往綱吉的高檔睡衣上擦。


「哦哦!是說澤田,你看起來有些不太一樣啊!」


「了平大哥覺得我哪裡不一樣?」


「極限的散發不明白的光芒啊啊啊!」



你說的話才讓人不明白呢草坪頭!


什麼啊你這怪異顏色的章魚頭!


雖然說每位守護者之間都會吵架,但唯一會與了平大哥吵架的只有獄寺呢,而吵的理由總是千篇一律的髮型爭執。


髮型什麼的不是那麼重要吧,連髮型常常成為眾人攻擊對象的骸也還不是頂著那招搖的鳳梨頭成天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的啊。



「又是你們,破壞風紀者咬殺。」


「死雲雀這裡不是並盛這裡是彭哥列!」


「對哦雲雀睡覺極限的怕吵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音量越提越高的晴之守護者與用炸彈架住雙拐的嵐之守護者,還有因為樓下太吵而頂著怒氣與起床氣來展開咬殺事業的並盛風紀委員長。


「哈啾!」


「啊咧咧?阿綱感冒了啊?」


「不是,只是覺得有點冷。」初夏的早上還是會涼,還有這件幹嘛這麼通風的睡衣!


「藍波大人從來都沒感冒過哦很偉大吧哇哈哈~」


黑色外套頓時罩在身上,雲之守護者眼光有些詫異的盯著那個總是畏畏縮縮的草食動物。


「你…」


「謝謝你,雲雀學長。」


草食動物燦爛的笑容雖然很不錯,但肉食動物的直覺告訴他這閃光十足的背後必定隱藏著巨大且複雜的陰謀。早起低血壓心情低氣壓的強度颱風握緊他的拐子就直往後面追來的兩人招呼。



「呼呵呵~彭哥列~~」

「冷的話就讓我.來.溫.暖.你.吧。」


「骸…」澤田綱吉一掌就把忽然黏在背後的人巴到地上。「啊抱歉,因為你昨晚做了很過份的事所以一時忍不住……」


雲雀恭彌將地上的屍體拖到一旁,獄寺隼人也很自動自發的跟上去幫忙毀屍滅跡。


彷彿司空見慣的,主事人只是眨了眨眼放開藍波起身,卻一時腳麻差點跌倒,聽到喧鬧聲趕來的棒球少年及時接住他。


「一大早大家就這麼熱鬧啊,啊哈哈,哎啊,阿綱?」


「早,山本。」

「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就…」


優雅地欠身,與頂上大片蔚藍一樣的美麗微笑,對著眾人伸出屬於天空溫暖的手。



「你們好,年輕的守護者們,我是十年後的澤田綱吉。」



……



換上黑手黨世界最不缺的制服-西裝,並交待巴吉爾把他那件唯一從十年後帶過來的物品.睡衣拿去焚燒掉。


不是他對於沾了鼻涕與淚水的衣物感到骯髒,根據經驗,就算是一張他擦嘴角的紙巾,都有可能成為彭哥列財政困難增加的導火線。


想著過去…不,還是該說是十年前的他的未來的事,再面對分坐兩排的彭哥列第十代守護者,哎啊~眼前的他們實在是…


「不要把我們當做死人在懷念,蠢綱。」


「哪有啊我只是…」


「哈哈,說起來,我們這邊的阿綱不知道怎麼樣了呢。」


山本武不過輕鬆的問了句,還在跟他的家庭教師鬥嘴的某位成年人士"噹啷"一聲。


手上的叉子就這麼掉在餐桌上。



原本來到十年前就未曾停歇的明亮笑容現在就像聽到全世界要跟彭哥列對著幹那樣的臉色沉重。


被來到十年前=(遠離十年後的里包恩=遠離公務)+(遠離十年後的守護者與某些人=遠離彭哥列財政赤字)=休息=放假的歡欣雀躍沖昏了頭,完完全全忘了現下在十年後的正是十年前的自己。



「第、第十代首領!?」


「…阿綱?」


「草食動物,快點回答。」


「彭哥列…?」




自己的印象中好像…好像…好像…


好像---





……


………


…回憶過去是不對的,做人要積極邁向未來。



「我想,他應該是完好無缺的。」笑。



你的表情根本就不是那一回事嘛!!!!!!


眾人視線齊刷刷的掃向被澤田綱吉放在身旁的藍波。


「十年後火箭筒呢?!蠢牛!」


「匠尼二的整修最少也要花上兩三天的時間,你們給我坐下。」


這是啜了口Espresso的里包恩。


「就是說啊你們要對你們的綱吉有信心。」


這是在制止藍波邊哭邊丟手榴彈舉止的未來首領。


那你移開的眼神又是什麼意思!!!???


依舊是有志一同地放出快讓小牛尾巴燒著的痛人殺氣。



怎麼守護者團結的地方總是在內訌上呢?


頭又開始疼的澤田綱吉。



……



之後在自己好說歹說才讓那些危險份子打消要圍殺藍波與去跟匠尼二搶十年後火箭筒的念頭。對他來說那時候發生的事情都已經成為事實了還能怎麼樣,小孩子嘛,總是只有被大人欺負的份…



「所以你要報復嗎?」



跟里包恩一同去見第九代首領說明情況。老人和藹的笑了笑對他說歡迎,然後老人身邊那位十年前的他一直很排斥但十年後卻總是常常想起的澤田家光直接撲上來左磨右蹭,就只差沒給他來個家光式熱吻--因為被看不下去的里包恩一腳踹到角落準備讓打掃的侍女當垃圾收走。


以至於進來辦公室的XANXUS映入眼簾的就是那個據說是他養父的人和那個據說是他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的人一派和諧的在喝茶,而那位矮小的最強殺手依舊熱愛他的Espreeso。



雖然面相兇惡的瓦利亞首領對澤田綱吉在這個時間點可以悠閒的跟死老頭鬼混,而不是去上會讓他哀嚎不已的首領課程感到十分疑問,疑問到他以持續偏頭的極度不自然姿勢將任務報告書甩在第九代首領桌上。


被注視的人除了微笑微笑還是微笑,這個微笑讓XANXUS起了雞皮疙瘩,他想對眨著琥珀大眼的人表示一點意見。


不過不管是誰都是喜歡美的事物,當XANXUS覺得小鬼這個笑容越看越賞心悅目的時候,他完全沒注意到第九代首領要他也坐下來喝杯茶還是跟著他後面進來的雜碎鯊魚本來大嚷嚷的聲音突然消失。



就在里包恩算他要喝到第幾杯Espreeso這個天長地久的相互凝視才會結束的時候,很遺憾地無法成為彭哥列垃圾處理場之大型垃圾其中一員的澤田家光,就像是從黑白相片的時代一下快轉到彩色畫面般跳起來大喊:XANXUS!你想搶走我可愛的兒子還早得很!




澤田綱吉一心二用地邊回想父親被XANXUS的雙槍再度掃到角落直接變成可以生長霉菌的原物料,還有被XANXUS臉上可疑的表情驚到最後只剩下"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台詞再被掃去跟父親作伴的史庫瓦羅,邊回答這個他從來沒想過的問題。


「報復?這個詞也太嚴重了吧。」


雖然他們是暴力了點,是麻煩了點,是讓人頭疼了點……算了,他現在在休假,休假就不要想太多。


「所以說你還太嫩了,蠢綱。」


「…跟你比起來每個人都沒立場了。」


「哼。」就當做是對自己的讚美了。里包恩拉了下他的頭髮:「什麼時候回去?」


「啊?回去收爸的屍體還是史庫瓦羅的屍體?」


「還裝傻,是你的話一定知道吧。交換的時間。」


「這個嘛…」


「在我的玩具回來之前,你就負責讓我享受別於以往的樂趣吧。」


你知不知道被人戳中事實是非常痛的啊里包恩。


「不然你提供別的玩具給我也可以。」


雖然可能會良心鞭苔致死,但他這顆軟柿子已經被里包恩捏到快看不出原來的樣子了。


所以就讓他偶爾人權一下吧。



「成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