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在開始之時

哇噢,媽媽我文藝了耶(毆) 真正的標題應該是:孩童亞爾迪的煩惱or好人卡是不管幾歲都能收的,尤其是自己主動領卡(好長|||b) ======================================== 若以外表而論,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會認為亞爾迪巴朗已經是個二年級生了。不過,若是他的父母以及認識他的人記憶力沒問題的話,亞爾迪巴朗剛滿四歲,才比米羅大一點點而已。 事實上,他的母親芽沙女士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兒子會長得比同齡的孩子高又壯。他的兒子不怎麼吃零食,甚至連飲料也不怎麼愛喝,只愛吃正餐…嗯,想到這裡的芽沙女士,決定先把手頭這位客人的髮削短再說。 其實亞爾迪巴朗也不怎麼在乎他長得比別人高還是壯,只是有時附近愛調皮搗蛋的6、7歲小孩看到他都會突然收斂,然後才又想起這傢伙明明就跟家裡的弟弟一樣小,對他嗆了幾聲後就跑到別處繼續在別人家的圍牆上塗鴉。 雖然說亞爾迪巴朗在幼稚園裡身材很突出,不過他是一個好好小孩,比不上問題兒童米羅活潑但也很開朗,有正義感,禮貌懂事,不用說打掃了,甚至連編毛線這種活都會。亞爾迪巴朗可說是小班裡會最多事、最萬能的一個。 亞爾迪巴朗這麼的耐操,好擋,拼第一,其原因來自忙碌的雙親,父親是建築師,大半時間在家工作、母親則是美髮造型師,店就在自家樓下一樓。父親工作偷閒之餘也會教他些男人應該負責的(家)事;在他在母親店裡當小小工讀生時,曾盯著常客的阿姨編織圍巾,於是就這麼被阿姨逼著學會了,其實他當時只是想看清楚織的圖案是什麼罷了。 又是一個適合上學的好天氣。亞爾迪巴朗綁好鞋帶揹起書包出門去。住家離幼稚園不遠,他不需要搭校車,加上他的父母也不會特別擔心他的人身安全。 踏著愉快的腳步嘴裡哼著歌,小孩子特有的童音加上對歌詞不是記的很熟出來的就是模模糊糊的聲調,走過轉角,經過平時遊玩的公園時習慣性的望了一眼,一名外表年約六、七歲的女孩蹲下來綁鞋帶,查覺到有人的視線,一抬頭便是一個甜美的笑容。 這一笑笑到亞爾迪巴朗的心裡。 從此以後亞爾迪巴朗期待上學的路程比期待去幼稚園看米羅又搞了什麼破壞而讓史昂園長追著跑的心情還要高,而女孩也在又見到他的同時總是給他一個柔柔的淺笑,輕聲跟他打招呼。 「早安,亞爾迪巴朗。」 小班的孩子們都知道最近他們之中外表與年齡成反比個性與脾氣成正比的朋友亞爾迪巴朗最近都是開開心心的來上課,雖然不是說之前上課他就不開心,不過當圍繞在他周圍的氣氛像是鳥兒 枝椏間輕靈的跳躍那種愉快感染到所有的人,那麼就算是遲鈍如大班的修羅都有所反應,就不得不說這種心情也未免太閃光到刺目了點。 「年輕真好啊。」 史昂捧著熱呼呼的日本煎茶跪坐在園長專屬休息室的藤草坐墊上。 對面的童虎則一臉抽筋又認真的想著這個傢伙是不是應該隔三差五就去醫院報到一下。對,而且還是精神科。 總之全幼稚園的人都知道外表早熟個性早熟但心靈還很稚嫩的亞爾迪弟弟對著那位轉學至這附近的小學東方面孔其實已經十歲叫做碧的女孩懷抱著純純真真的戀慕。 米羅很有義氣的在亞爾迪巴朗身邊左出右現的提供不知從哪學來據說是很有用的泡妞招式18招,連幼稚園的遊移導師加隆大爺把撒加一句我看你是太閒艾俄洛斯一句我看他真的是太閒當做肥皂泡泡一樣無視反正會自動破掉消失的評語不放在心上繼續傳授亞爾迪巴朗自創泡妞36計。 「對…對不起,我有…哈啾!…花粉過敏症…哈…哈啾!」 碧在50公尺外對經過多次失敗最後終於忍不住石化的亞爾迪巴朗說,然後又打了一個噴嚏。 默默的在第36計中的第36條劃上大大的叉叉,抬頭看著史昂園長用紙扇敲了蹲在角落劃圈圈的加隆哥哥一頓。撒加哥哥則是親切的摸摸一樣在角落長蕈菇的米羅的頭說好啦以後不要再聽爸爸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史昂哥我們是不是該去米羅家做個家庭訪問了。 「不要拿大人那套來用在小孩子身上,小孩子就用小孩子的方法才對。」 「那個…碧…姐姐…」非常遵守倫理規範的孩子有點不好意思的搔著頭說:「明天我們可以一起玩…嗎?」 「嗯?公園嗎?好啊!」 女孩明亮的笑臉吹散最近幾日徘徊在亞爾迪巴朗身邊的鬱悶黑氣。 「反正明天我和朋友有約在公園了,你一起來也沒關系唷。」 黑氣又回到了他身上,這次附加了三條長長的白線。 雖然穆與卡妙告訴他的方法讓他確實達成目的,但並沒有告訴他約會的同時有電燈泡這點該怎麼辦,撒加與艾俄洛斯則是說,沒關系,記得你是弟弟,弟弟總是有很多好處的。 加隆在一旁打滾說我也是弟弟怎麼我從來都沒享受過什麼鬼好處過! 姊弟戀(?)的初次約會就這麼開始了,還好碧帶來的朋友都是同性,本來有點疑惑又有些畏懼跟她們差不多高的亞爾迪巴朗在知道了他的年齡及善良的個性後女孩子不管在何種歲數特有的母性這時就深刻地發揮出來。 「嗚嗚嗚…小鬼就是比較吃香啊~~~」 卡妙用那個他目前還不算了解叫做鄙視的詞瞥了同樣躲在樹後探查敵情(?)的米羅一眼。雖然卡妙不知道米羅是在哀怨自己每次散發男孩的費洛蒙(這詞是他親愛的爹地教的)吸引到的不是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可愛美眉而且接近中年或是根本就是中年熟女的熱情尖叫,但他只知道說著這麼老成的話的米羅明明就是全幼稚園中公認最小鬼的小鬼。 不管他。身負大任的他依舊繼續做著情報人員(大班+小班猜拳,贏的兩個人要來"關心"亞爾迪巴朗的約會,成年的自動放棄,因為太顯眼)的工作。轉頭回來注視著一直都很歡樂的氣氛,不過現在的氣氛跟剛剛相比似乎多了一些不知名的東西,比如說粉紅泡泡、比如說愛心閃光,但這些自然不太可能是亞爾迪巴朗終於受到夢中情人青睞開始兩人世界別忘了身邊還有三個伏特數不低的小電燈泡,而是一位跟碧她們一樣大的男孩手提琴盒帶著優雅的微笑朝他們走近。 「?這不是碧與昂絲還有依莎貝爾和瑪蒂亞嘛?」 「啊~是漢桑~」 從碧用星星眼望著她的同班同學那一刻起,亞爾迪巴朗徹底的知道-- 那句,從以前就聽過大人說過的。 有名的諺語。 初戀,是沒有結果的。 他一樣不能避免的驗證了這件事。 就在他四歲的這年。 ---正確來說那叫單戀啦by難得說了句中肯話的加隆 但隨即遭到偏心的成年組圍殺。 雖然他小小的有些甜蜜又微微帶著酸澀的初戀就這麼結束了。 不過。 「給你。」 一個小牛吊飾就這麼被卡妙抓起他的手放在掌心上,前天他書包上的乳牛吊飾遺失了。他摸了摸卡妙的頭,笑著說謝謝。 「亞爾迪,一起畫畫吧。」 本來穆拉著他兩人趴在地上個別畫圖,最後則變成兩人合力完成一幅讓史昂也點頭稱讚的風景畫。 「嘿!兄弟!這是最新的遊戲哦!哈?你也知道啊?我有多帶一個手把,來雙打吧!但、但是,不能告訴史昂園長哦,我們去旁邊偷偷的玩。」 米羅踮起起腳尖拐過他的肩對他調皮的眨了眨眼呼呼的笑。這款遊戲剛好是他最近很想玩可是又不好意思向父母說的呢。 「那個…亞爾迪…可不可以陪我練空手道啊…拜託啦…這裡只有你也有練…謝啦!那我們去後院!」 艾奧里亞風風火火抓著他的手,另一手則是塞給他自己最喜歡的蔔萄口味牛奶糖。 「亞爾迪…」 「亞爾迪巴朗…」 「亞………」 雖然他小小的戀之芽在萌發不久後就硬生生地被自己折斷了。不過,另一株同樣駐在心裡的友誼之芽將持續的成長,直到成為能永遠庇護他的可靠又安心的廣大樹蔭為止。 我親愛的朋友。 《完》 ======================== 金牛篇就這麼地被我和諧掉了=v= 果然跟牛哥有關的一定就是要有女.孩.子.與.花(喂) 幼稚園系列到此結束,沒意外的話番外…是不可能會有的,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