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印心

本來他以為,最先離開的人,會是他自己。 緩步行走在低矮圍牆下,加隆微瞥身旁的撒加,對方臉上一臉淡然,看不出有什麼情緒變化。 「喂…」 撒加轉過頭看向似乎想說什麼的弟弟,「怎麼了?」 「我們,嗯,就這麼走了好嗎。」 「走都走了,還有什麼好不好,還是你想回去。」 隱藏在疑問句中的不容反駁的語氣,讓加隆微微瑟縮了下,他不知是發生了什麼事讓撒加如此決定。而且是突然到連跟院長打聲招呼都沒有。將背包甩至肩頭,兩個15歲的少年就在盛夏薄曦中離開從小待到大的育幼院。 「好吧,你都這麼說了。」雙手一攤,「那我們現在先去哪?」 「不知道。」 「喂喂喂,你不是開玩笑的吧。」 早些時候問他理由,他只說了我們年紀也不小了該學會獨立了然後跩著他便走。雖然他想這一定不是真正的理由,但撒加既然顧左右而言它,那麼就算他在地上打滾給他看,撒加也不會說的。 這個臭老哥有時候固執起來比自己還牛脾氣。 「呵,加隆你當真了。」 說實話明確的目的地他是沒想過,踏出熟悉的大門後才想到這個問題,不過他當然不能承認他腦袋突然當機學起加隆的魯莽,不然他那小弟很有可能會暴跳如雷硬拉著他回去。 「我才沒當真呢。」他深信自己額頭上的一定是清早植物的露水才不是有點被嚇到的冷汗。 「是這樣嗎。」撒加揉了揉加隆的髮,不顧加隆的抗議再拍了幾下頭。「走吧,去T市。」 衝動過後便是面對殘酷的現實問題。冷靜下來的頭腦開始安排兩人的生活。書,自然是要唸的,憑自己與加隆的成績,上T市的市立高中不難,透過認識的人介紹,找到一處環境離市區稍遠,環境清幽的套房。不過,因為這樣兩人這幾年打工存的錢也所剩不多。 撒加以前曾在酒吧當過服務生他是知道的,所以當撒加說他現在還是要去酒吧他沒說什麼,只嗯了一聲。相當的工作經驗加上撒加也不是沒學過跆拳道,要小心的反而是其他人。 本來他也想跟撒加一起去,時薪一定是會讓人想微笑的價格,不然這傢伙怎麼會做不厭呢。可撒加勒著他的脖子雙腳齊用地拐住他說你給我去做別的,他也只好摸摸鼻子去一家餐廳當端盤小弟。 加隆想不通的事情又多了一件,坐在窗台上兀自欣賞窗外風景的紫羅蘭髮少年睨了他一眼,對加隆發的牢騷他不表示任何意見。抬手,便是一陣輕柔笛聲。 這個愛笛成癡的房東兒子,由於同年又很剛好的跟加隆同班,兩人自然地熟稔起來。 撐著下巴聽著笛聲。「撒加一定有事瞞著我。」 一曲奏畢,「你也不是很多事瞞著他麼。」 「呃…」 四樓公寓,每層樓皆分成兩間總共八間,蘇蘭特的父親把它們全部出租,自己與家人則是住在隔壁的獨楝洋房。 在加隆沒打工的時候,多半是蹭到蘇蘭特這裡來。他與撒加的工作時段雖然差不多,但常常打工回家累了倒頭就睡,撒加回來時他大部分都睡死了。早上又常是被撒加踹起來趕上課,又不同班,更氣人的是撒加幾乎沒什麼休假,以致沒什麼時間能好好與撒加談談。 「他下星期一休息,你也休息,就趁那天問問撒加吧。」 「你怎麼知道我們兩個下星期一都放假?莫非蘇你…」 用寶貝笛子敲了腦袋定是想些亂七八糟東西的加隆一記,指著牆上的月曆,蘇蘭特的話有點像是從牙縫裡迸出來的。 「你都寫在上面了我還能不知道麼。」 特定跟店裡廚師報備今晚要跟自家老哥來餐廳吃飯,要他給他們來個特別餐,被加隆軟硬兼施纏的煩的青年也只能搖頭嘆笑。這個加隆可是店裡的大明星,長相不差不說,個性活潑偶有沉穩的帥氣,能言善道很會哄客人開心。雖然說討厭他的人是有,但絕不到喜愛他的人十分之一。 況且大家聽說與加隆長的相像的兄弟要來,年輕的女服務生們特地用抽籤來決定當天誰休假… 正想著時聽到外場熱鬧的喧嘩聲,用圍裙擦了下手,卻見到臉色極差的加隆走進廚房。「怎麼啦,你又不是被外面的妹妹們扒光衣服,怎麼一臉要找人幹架的樣子。」 「老大。」平時是晴朗無雲,現在烏雲罩頂,隨時都會電光一閃的可怕風暴:「不用煮了,有人不賞臉,不用浪費力氣。」 「發生什麼事啦…加隆…!」 關心的呼喚也喚不回負氣離去的背影。 狠狠地用力踢了一腳,碎石子延著完美的弧線噗通一聲落在水池裡。加隆一屁股坐在公園休憩椅上,雙手交叉撐著下巴,想起放學跑到撒加班上打算給他來個驚喜,結果撒加帶著歉意的微笑讓他覺得非常礙眼,丟下一句撒加你這個王八蛋,然後, 然後… 可惡!該死的!加隆煩躁的抓亂自己的頭髮,臭撒加爛撒加,同事臨時有事幹嘛你一定要去代班!你這個混蛋! 加隆在心底罵了撒加千千萬萬遍,倏地站起身,他要去看看撒加在搞什麼把戲,到底是上什麼班休假少的可憐,難道他忘記他跟他一樣都還只是青春年華的高中生?他是個人類不是機器人可以每天做到午夜二點然後白天七點再起床上課的! 就算他想讓自己過勞死也不要死在他面前,免得還要替他收屍,哼。 略顯昏暗的燈光,低雜的交談聲,伴隨著若有似無的輕柔琴聲。推了推臉上的眼鏡,一頭張狂的海藍現時整齊的束在同色系的髮繩中。 變裝進入酒吧的加隆緩步走向吧台,眼神流轉,才剛坐下來,略顯滄老的聲音響起:「未成年還是喝牛奶就好。」 太陽穴旁的青筋在臉皮底下跳舞,內裝白色液體的玻璃杯杯沿還卡著一個微笑太陽,加隆動動嘴角,「呃…」 「放心,我請你的,加隆。」酒保-這間酒吧的老闆噗嗤一笑,「你這個樣子不過是載上眼鏡的撒加,還會認不出來嗎,加隆小弟。」 下巴努了努琴聲流洩的方向。坐在鋼琴前方的人異常眼熟,剛剛走進酒吧沒仔細看,與自己同出一轍的帥氣外表…當然是自己比較帥。 不就是那個讓自己氣到可以跳的比自由女神還高的萬惡罪首撒加嗎! 如果不是撒加說錯就是他聽錯,但他很顯然的認為答案定是前者。撒加明明跟他說過是酒吧的服務生,怎麼現在卻成了坐在那剛彈完一曲接受其它客人的拍手叫好的鋼琴師呢? 「來探班的?還真是關心哥哥啊,撒加也常常提到你的事呢。」本來還想著撒加這樣是算時薪還是月薪的加隆聽到對方這麼一說就急著問:「他提到我?他說我什麼?」忘了抗議他不是來關心撒加他只是來興師問罪的。 「嗯--這嘛--」老花眼鏡後的瞳眸似乎閃過一絲狡黠,快的讓加隆來不及捕捉。「他說他有個很喜歡臭屁、很喜歡惹事生非、又很自大、又老愛跟在他屁股後面轉,常常讓他頭疼的雙胞胎弟弟。」 加隆磨牙磨的咯咯響。不過顯然某人並沒有感受到小弟的殺人視線,依舊神情從容心無旁鶩面帶動人微笑的任手指在琴鍵上跳躍。優美的琴聲讓人如癡如醉,幾位女客人望著撒加俊逸的側臉交頭接耳。 撒加的彈琴技巧是來自於他的老師,也就是育幼院的院長,院長待兄弟倆極好,兄弟倆若想學什麼他就教什麼,自己不會的便出資讓他們學。當然對其它的孩子也是一樣的待遇,不過院長特別喜歡他們兄弟倆,幾乎是當做自己的兒子在疼愛。 加隆原先一直想不明白,那日早上不說一聲的出走,那時的撒加,究竟是怎麼想的。 看到他彈琴的樣子,他忽然明白了。 「你是老闆對吧。」 「嗯?」 「撒加這傢伙,不是做服務生?」 「因為上個月我們鋼琴師離職了,撒加說他願意暫時頂替。」 「能不能減少他一些班…他這樣…」太累了。兩人才剛出來獨立不久,雖然錢是越多越好,但…他剛剛也只是開個玩笑,他可真的不想替撒加收屍呀。 「呵呵,他都是逼我別給他休的呢,不過休假他還是會說服其它人給他代班。」 「……」 「我勸過他,不過呢,撒加說,」將擦拭完畢的透明酒杯放下,也將視線挪至加隆注視的地方。「為了給最愛的弟弟好一點的生活,就算要他加班到沒日沒夜,累到倒下,他也心甘情願。」 「……」 「你們的事我聽說了,撒加總是對拉你淌這淌渾水的事情有些愧疚。他想,至少,不要讓你在物質生活上感到有什麼不方便的。」 「…大叔,算我拜託你一件事。」 「什麼事?」 「下次撒加再這麼說的話,」抓起桌上飲料一飲而盡,爽朗的笑洋溢臉上:「記得幫我揍他一拳。」 小的時候他常常與撒加並肩坐在庭院的草地上,撒加抱膝,他叼著小草晃阿晃的,最後乾脆躺下來,兩人一起望向那片藍的發亮的天空。 偶爾有鳥群飛過,撒加總會以羨慕的目光跟隨牠們,直到鳥兒們漸飛漸遠,成為空中一小黑點為止。 再長大一點,加隆抓著自己的?克斯風對著一高興就不照譜彈的撒加倒吊白眼,撒加只是呵呵笑然後繼續把自己氣的火冒三丈但又不能真的也捨不得揍下去。 幾個月前的某一晚,迷迷糊糊在睡夢中撒加刻意壓低的聲音從房門外傳來,與撒加對話的人聲音很耳熟,由兩人聲調聽起來似乎不是以心平氣和的語氣在說話。因為過於犯睏,所以加隆決定等早上起床再說。 秉持著今日煩惱今日畢的加隆,隔天醒來就把前一晚的事情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現在想來,那分明是撒加與院長在爭吵的樣子。至於吵架的內容,可能是撒加曾向院長提過想外出唸書,不過卻遭到院長大力反對。院長平時雖然是個和藹可親的人,但對自己的孩子們的保護慾似乎比常人執著,所以院裡的院童只會有增無減,連已外出工作的成年大哥大姊們,也都是住在育幼院附近而已。 他與撒加都是不適合長時間待在同一地方的人,育幼院只是扶養他們成長的地方,並不是能讓他們終其一生的歸宿。 為了找到真正屬於他們的所在地,撒加選擇離去。 而撒加在哪裡,加隆便會緊緊跟隨。 即使是羽翼未豐的藍鵲,仍該是振動雙翼飛向那廣闊的天空,而非成為被關在籠裡供人眷養的金絲雀。 清脆的風鈴聲叮叮噹噹讓幾位駐足於玻璃門附近的幾位少女停下談話,展開職業性的微笑,嘴裡的服務用語在見到來人的下一刻化為難掩驚喜的輕呼。 勾住身旁之人的肩膀,熟悉的張狂笑容現下卻帶著炫耀氣味,彷彿是向全天下展示自己最重要的寶物般。 自信的開口。 「這是我哥,撒加。」 《完》 ====================================== 本來很有FU的想挑戰所謂的黑暗虐文 但答應某人是要正經的兄弟情深文…… 嘿嘿 其實虐文還是可以兄弟情深的 頂多是一起虐嘛(頂鍋蓋逃) 看起來撒同學的戲份少的可憐 我就是偏心隆大爺啦,哇卡卡~ …事實只是我不想爆字數而已= = 用隆隆比較好混(喂) 抬頭看上,加隆再繼續彆扭下去會變成傲嬌嗎(噗) 我又很私心的把某隻拖出來…事實證明我總是吃冷門呀orz 叫一個不正經的人寫正經還真不是普通的妖孽呀 某人你夠強大 總之坑填了我就可以找時間把自己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