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來(一)

舊文一篇 標題不明,內容不明,配對不明,總之一切都是謎XD 如無意外應該有續 ------------------------------------ 我最討厭他了。 「賽佛勒斯---」 一回頭,看見聲音的主人後,留著齊肩黑髮的少年臉上立即露出警戒的神情。 「…有什麼事嗎?波特?」 擁有蓬亂黑髮的詹姆.波特看到對方明顯的警戒自己,笑嘻嘻地揮了揮手。 「哎呀,不要那麼緊張嘛,只不過跟你打個招呼而已啊。」 雖然他這麼說,但塞佛勒斯還是悄悄的把手伸進長袍,免得待會冷不防地被霍格華茲歷年來的各科榜首施個石化咒動彈不得。 「那你到底有何貴幹?沒事的話我要去上魔藥學了。」 詹姆抬起眉毛「沒事就不能跟你打個招呼嗎?對了,乾脆我們一起去上魔藥學好了,反正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是合上魔藥學的。」 聽到這裡,塞佛勒斯心中已經篤定眼前笑嘻嘻的傢伙一定在打什麼鬼主意要捉弄自己,於是他向前邁開步伐,冷冷地丟下一句: 「你還是跟你那群狐群狗黨一起去吧,少來煩我。」 「失敗了嗎?」另一個黑長髮少年從詹姆身後的走廊轉角探出頭來,身邊則跟著另外兩位年紀相仿的少年。 詹姆雙手一攤,「看也知道,他甚至把手伸進長袍裡準備拿魔杖呢!簡直防我防到家了。所以我一開始就說派我不會成功的嘛!」 「派天狼星去只會讓他們二人又槓上一架;雷木思或者我去的話,一定會被冷嘲熱諷的,當然只剩你啦。」 身材為四人中最瘦小的彼得.佩迪魯補充說明。 「而且你和他交情比較好啊。」伸手撥了撥落在胸前的長髮,天狼星.布萊克接著說。身旁的淡褐髮少年則笑了笑。 「好你個鬼!啊~~~真搞不懂塞佛勒斯幹嘛那麼討厭我???」詹姆抱怨道。 「他雖然也很討厭我們,不過卻獨獨特別討厭詹姆呢。」 雷木思.路平若有所思的說。 「還不是因為以前我們剛進霍格華茲的第一天,詹姆對他施魔法的緣故。」 天狼星重重的捶了一下詹姆的肩膀,而當事人也馬上反駁他的話。 「嘿!當時我只是想試試我的魔杖,誰知道塞佛勒斯正巧經過我面前,結果---」 彼得接嘴「結果就看到石內卜忽然在湖邊手舞足蹈起來了,那時我剛好經過,就看到這幕了。」 「成了那棵樹的代替品,我真沒想到原來他這麼會跳舞啊!」 掩不住臉上的笑意,長髮少年在腦海回想友人的傑作。 「可惜我當時不在場,不然我也想看看。」 看到始作俑者的少年是三人中笑得最離譜的,褐髮男孩羨慕的望著友人們。 「簡單啊!叫詹姆跳給你看就好了嘛!他的記憶力那麼好,一定把舞步記起來了。」 「少來,你不是也在場嗎?你去跳給雷木思看啊!」 「你跳的比較美,你才應該去跳。」 「好了啦,你們別爭了,已經上課了,我們得趕快去上魔藥學,不然的話桑丘教授又會扣葛萊分多分數的。」 彼得和雷木思連忙分別拉住兩人的長袍,免得又讓一場決鬥上演。 「就算我們現在去也是會被扣分的,不如慢慢走吧。」 詹姆邊說邊把剛拿出來的魔杖放進長袍裡。 「是啊,而且之前說我們是狐群狗黨的傢伙,也會加油添醋一番的。」 「他說的沒錯,你的確是隻笨狗。」 「……詹姆.波特,你想繼續剛才的事嗎?」 雷木思無奈的看向四周人群都已散去,只剩他和彼得及另外兩位劍拔弩張的友人。 「拜託兩位,我們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快點去上課,而且那件事也得快點解決才行。」 「哼!交給那隻笨鹿就行了,反正當時是他接下來的。」 天狼星邁開步伐往前走去,彼得也緊跟在後。 「我怎麼有辦法拒絕莉莉的請求嘛!哎~走吧,雷木思。」 就算不是詹姆,但當時紅髮女孩笑容裡所隱藏的含意也是不容任何人拒絕的,想到這裡,他也加快腳步,跟著友人們前往陰森森的地窖,去上一向讓葛萊分多學生痛恨的魔藥學。 ==================================== 「說真的,詹姆,那件事你打算如何處理?」 中午時刻,學生紛紛在餐廳裡享用午餐,有名的葛萊分多四人組之一的天狼星.布萊克玩弄著盤中的焦糖布丁,出聲詢目坐在身旁的詹姆。另外兩個室友也中止談話欲待友人的回答。 「唔?泥說什麼?」 正忙著解決自午餐來的第四份乳酪蛋糕及南瓜餡餅,根本沒聽到長髮男孩問題的詹姆,口齒不清說了聲。 「我問你莉莉拜託的那件事如何處理啦!嘴巴裡東西吃完再說好不好!」 瞪大了眼看著眼鏡男孩又伸手拿向另一盤牛肉餡餅的彼得,忽然覺得在廚房的家庭小精靈是不是特別把給詹姆的食物作的特別好吃。不過進而一想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牠們根本不知道上的餐桌旁坐的是什麼人。 「好啦!你真囉嗦!哦,謝了,雷木思。」 接過褐髮友人遞過來的面紙擦了擦嘴,正要開口時,忽然傳來女孩的甜美聲音。 「午安啊,四位,真羨慕你們可慢慢的吃呢。」 「是啊,因為我們下午沒課嘛,莉莉,希菲絲,妳們要去上選修的詛咒物處理學了啊?」 黑長髮少年對熟識的葛萊分多女孩打招呼,又向詹姆唸了一句。 「喂!人來了啦!還不快點!」 「呃…莉莉,希菲絲,妳們好啊……」 因為允諾之事尚未達成,所以無法像平常一樣熱烈的歡迎自己的女友。 「是啊,雷奇教授最討厭別人遲到了,詹姆,那件事好了嗎?」 其他三人看著自己的友人在女友的甜美笑容下,支支吾吾的開口。 「呃…這個、快、快好了。」 「真的嗎?妳聽到了嗎?希菲絲。」 銀藍長髮的女孩害羞的露出一個微笑。 「那麼,我就可開始和她討論那天的事了。謝謝你囉,詹姆。」 「謝……謝謝你,波特同學……。」 希菲絲頡首道謝後,和莉莉往餐廳門口走去。 「詹姆,這下你不做也不行了。」 雷木思帶著同情的眼神瞟向女孩們離去的方向。 「放心吧,詹姆,假如需要我出手的話,就儘管說吧!」 「天狼星,你還是不要吧。」 「彼得說的沒錯,你想被飛七罰勞動服務嗎?」 雷木思也加入勸說的行列。 「如果我被罰,死拖活拖也會拉他下水的!嗯?詹姆,幹嘛不說話?」 用手肘頂了頂從紅髮女孩走後就一直沉點不語的友人,只見他一副出神樣。 「喂?笨鹿?」天狼星在他面前揮了揮手。 「你才笨狗咧!我沒在發呆啦!」 說完又開始吃起還剩三分之一的牛肉餡餅。友人們全都盯著他,之後,在喝下一大杯南瓜汁後,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把附近的學生都嚇了一跳。 「我決定了!不管要用什麼方法!我一定要讓他答應!」 「好氣魄,不過他叫你去死,你可不能真的去死啊。」 天狼星半開玩笑的說,但詹姆卻一臉正經。 「如果這樣他肯點頭的話,那也只好做了。」 彼得聽到他的回答,差點被紅豆麵包噎到。 「詹姆!?你在開玩笑吧???」 「應該是真的,因為詹姆的表情很認真。」 「這可不行!為了這種事丟掉小命太笨了吧!」 接在雷木思之後,天狼星不以為然地反駁當事者的話。 「你才笨咧!就算要死也要先揍他一頓才甘心。」 「………」 「那詹姆,你什麼時候要去找他?」 看到天狼星豎起大姆指稱讚他的同歸於盡"好"想法,雷木思推算距離那天剩下多少時間。 「最好快一點。」 「不如待會就去找他吧?我記得史萊哲林七年級他們今天下午也沒課啊?」 彼得提議。 「哼!當然沒課!這學期不知怎麼的搞的!要跟其它學院合上的課通通都是史萊哲林!奇獸飼育學的吉塔教授有急事得回家,而又一時找不到人代課,跟我們合上這門課的史萊哲林也一定樂得輕鬆不用上課!」 提到一向就讓其它三個學院厭惡的,以蛇為象徵的學院,長髮少年的語氣透露著不悅。 「但是我們要怎麼找到他呢?又不知道他會去哪?」彼得問。 「哼哼哼,你們別擔心,我早在上午魔藥學課時就偷偷在他身上施追蹤術了。我本來就有打算再去找他一次。」 臉上揚起惡作劇時特有的笑容,身旁的天狼星吹了一聲口哨。 「咻--好樣的,原來你要用這個方法啊?」 「真不愧是詹姆,但他都沒發現嗎?」 雖然深信友人的能力,但畢竟那個人也是史萊哲林生中成績頂尖的,加上生性多疑謹慎,雷木思免不了的擔心詢問。 「是啊,當時真是快累死我了。」又伸手拿了一盤藍莓蛋糕。 「喂!你還吃啊!?真搞不懂你吃下的食物到哪去了,我現在才知道原來鹿也有四個胃啊。」 「少囉嗦!你沒聽過青少年是需要營養的嗎?」 「……就算這樣也沒人吃這麼多……」 其他二人很有默契的點了點頭。 「你管我!對了,剛剛說到哪?哦,對了,因為他對我的戒心實在是很強,所以我只好製造一些混亂囉。」 「啊---原來打翻那瓶變質水的不是艾特是詹姆你?」 彼得也跟雷木思一樣驚訝,只有天狼星一人在旁微笑。 「我那時還在想你幹嘛要故意施法打翻那個有著一臉醜痘痘的爛水,原來是要分散他的注意力趁機施法。」 「什麼嘛,你發現啦?就是這樣,我在他幫忙艾特時下手,那時很慌亂,他根本沒空注意。除非他使用顯示術,不然的話,他一輩子都不會知道。」 「太好了,這樣不管他在哪我們待會都會知道。」彼得興奮的說。 「你到底吃完了沒?其他人都走光了,只剩你還在大吃大喝。」 「好啦,等我吃完這最後一盤就去找他。」 接著又開始埋頭苦幹吃著藍梅口味的小圓煎餅,但卻注意到雷木思直盯著他瞧。 「怎麼了?雷木思?我臉上有東西嗎?」 「嗯,寫著貪吃鬼波特。」 「………………」 瞪了調侃自己的友人一眼,接而聽到被詢問的友人開口。 「嗯…我剛才想到,為什麼要那麼麻煩用追蹤術?使用我們前陣子才做好的劫盜地圖不是比較快嗎?」 ……… ……………… ……………………… 「雷木思~~~!你為什麼不早說~~~!?害我那麼辛苦~~~!!!」 「又不是雷木思的錯!是你自己太笨了!」 「你自己也沒想到啊!」 「其實我早就想到,只是不想告訴你!」 「你少唬人!連我都沒想到你怎麼可能會想到!?」 「不要拿我跟你這個頭上長角的傢伙相提並論!」 「你這隻笨狗也好不到哪裡去!」 已經不想再理睬又開始唇槍舌戰的二人,彼得換了個話題。 「雷木思,今天晚上我可以問你今天上的麻瓜語文研究嗎?我還是分辨不出中國的注音符號"ㄣ"和"ㄥ"的差別。」 「可以啊。」 說完繼續興致盎然的看著今天已不知第幾次的拌嘴。 「你這小子~~~!是誰三年級時笨到把自己的貓頭鷹變成一個鬧鐘啊?哈?害它在那響個不停吵死人了!」 「你自己還不是一樣!在四年級時竟然白痴到搞錯施咒對象,讓莉莉頭上長出羽毛!」 「你是想幫她再報一次仇嗎!?」 「正有此意!」 「那就來吧!」 「…別破壞餐廳啊…!」 ---看來葛萊分多又要被扣分了--- ==================================== 「你們想做什麼?」 一向和自己水火不容的四人組,如今卻統統擋在圖書館門口,帶頭的眼鏡少年則臉上掛著一派微笑。 「塞佛勒斯,我有事要拜託你。」 「哎呀呀,我們學校的名人竟然也會拜託別人?」 面對石內卜的譏諷,詹姆.波特當做沒聽到的接續剛剛的話題。 「我們學院的一個七年級女生,想在半個月後的那場六年一次的舞會中成為你的舞伴。」 「我拒絕。」 「你也拒絕得太快了吧!連想都不想就---」 伸手制止長髮友人的不平之言,並用眼神示意其他人別插手。 「就算我在自己學院裡邀不到人,那我也寧願獨自一人。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去約其他學院的人的。」 「那個女孩…從二年級開始就喜歡上你了。不過因為個性害羞,加上你老是一副臭臉,所以她一直不敢接近你。現在她想要提起勇氣在這次的舞會中向你告白,因此你可以邀她嗎?」 「哼!這叫什麼提起勇氣?只不過是拜託別人來要我邀她嘛!虧葛萊分多還是以勇氣為象徵的,根本就是懦弱,我很討厭這種人。」 聽到有人辱罵自己的學院,平時溫和的褐髮少年忍不住發難。 「我們葛萊分多學生勇氣程度個個都不相同,對她來說,想在舞會那天對你告白,已經是很大的勇氣了。對於她表露的勇氣,我們當然會盡力幫忙的。」 「少說表面話,總之我不會答應的。好了,波特,請你讓開,你擋到我了。」 「賽佛勒斯,到底要怎麼樣你才會答應呢?」 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懇求意味,眼鏡男孩仍繼續站在原地不讓開。但這句話卻使石內卜露出難得會出現在臉上的微笑。 「這個嘛,波特,如果真要我答應的,可以。不過………」 「不過?」 早就知道一定會有附帶條件,但是絕對不是喝飲料或是抄作業這種小事,對方可是被譽為繼之前獲得特殊貢獻獎的湯姆.瑞斗後最能為史萊哲林爭光的學生。不過也相傳他會的黑魔法比任何一個七年級學生都還多上一倍。 「只要你向我下跪,我就答應。」 「你說什麼!?石內卜,你太超過了!!」 要不是雷木思緊抓住天狼星的長袍袖子,恐怕石內卜臉上會多了個黑眼圈--不,說不定還更糟呢。 「我下跪後你就會答應嗎?」 「說到做到。」 心裡正想著這個傲慢自大一向目中無人的傢伙,絕對不可能拋下他的自尊做這種恥辱的事。誰知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立即粉碎了這個想法--- 「詹姆!」 彼得掩嘴輕呼。只見自己的好友雙膝落地,雙手自然垂落。另外兩人也一時傻了眼。 「…………」 「賽佛勒斯,這樣行了吧?」 被點名的少年這時才從剛剛的驚嚇中回過神來。詹姆眼神中的堅定讓他莫名的感到心慌。眼光偏移,抬步越過葛來分多的四人。天狼星抓住他的肩膀,四週的空氣瀰漫著壓抑的怒氣,低沉的嗓音喚著他的名:「石內卜,你可別自打嘴巴啊。」 「…那女孩叫什麼名字。」 -------------------------------- 我記得當初好像是要來寫犬狼來著... 不過目前看起來似乎不是這樣嘛=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