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遙遠的彼端

--周王都.豐邑-- 正在房間裡忙著準備出兵事宜的楊戩,忽然有人跑進他的房間。 「楊戩,你有沒有看到師父呀?」 武吉急急忙忙的問。 「怎麼了,武吉,師叔怎麼了嗎?」 楊戩放下手中的筆,看著武吉。 「其實也沒什麼啦!」武吉搔搔頭「只是平常很喜歡喝下午茶的師父,竟然缺席 今天的下午茶,可是到處都找不到他,所以我就來問你了。」 「是這樣啊~!!我從今早沒看到師叔,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上哪去了,也許他又去偷吃桃子了吧!」楊戩想了一想。 「那我去倉庫那兒找找看好了。」 說完武吉就一溜煙的跑掉了。 「真是個盡責的好徒弟,不知師叔到底是怎麼想的,一直不肯收武吉為徒弟,哎~~!」 楊戩朝著武吉離開的方向嘆了口氣。 藍藍的天,白白的雲,在芊芊的草地上,躺著一位少年。 太公望茫然然的看著蔚藍的天空,腦海浮現出五天前的事情--- 在這場崑崙山和金鰲島的激烈決戰裡,有許許多多的仙道,都在此犧牲了。不管是哪一方,都是死傷無數。崑崙十二仙的的十仙,武成王黃飛虎,金鰲的通天教主,十天君,甚至連殷太師--聞仲,也都成為封神台裡的一員了。 當然-- 還有……「他」 「普賢………」太公望不知不覺的唸出這個名字。 ★ ★ ★ 「普賢那傢伙,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呀!」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伸伸懶腰,太公望自言自語的說著。看到「九宮山鶴洞」六個大字就在不遠處,他更加快腳步向前 走去。 一推開門「喂!普賢!你找我到底有什---!」太公望拿起放在桌上的東西。「這……這不是在仙界每一百年只產一個的超高級品---仙桃大吟釀『豐滿』嗎??」 「你來啦,小望。」從布簾的後面走出一位有著淺藍色頭髮的少年,臉上露出溫柔的笑容「那顆桃子是要給你吃的呢~~。」 「什麼~~~~~!?要給我嗎?太棒了~~~~!!!」太公望高興的差點手舞足蹈起來「對了。」他看著普賢「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啊??」 「找你來吃桃子的呀~~!!喏! 」普賢又拿了一些『豐滿』出來「這些也是要給你的。」 「別騙我了,如果是只為了給桃子就把才剛剛睡醒的我找來,那也太小題大作了吧!」他已經拿起一顆桃子開始吃了起來。 「但現在也已經是早上十一點了……」 「沒辦法咩!我昨晚在和太乙弄一些東西,所以才很晚睡呀……」說完,又打了一個呵欠。 「熬夜可是不好的哦…」 「你管我……」第三個呵欠。 「哎…」 「好了啦,到底是什麼正經的大事啊?」 「小望,你的觀察力還是那麼好,要是你肯認真一點修行的話,就不會老是被元始天尊師父罵了。」 普賢走到他身邊說道。 「嘖!我只不過在修行時打瞌睡『一下』,『拿』他的幾個桃子來吃,『叫』白鶴童子陪我一起玩罷了,那個臭老頭就用他拿手的『螳螂拳』打我,害我覺得現在頭還在痛呢!」太公望忿恨不平的說。 「本來就是你做錯事了嘛!師父教訓你是為你好。」 「喂!普賢,你到底是站哪一邊的呀?」 普賢抬起眉毛 「當然是站在正確的那一邊的啦~。」 「……你……」 被消遣的友人氣的想k他 「小望,今天我找你來,是要告訴你。」他從身後拿出了一個藍球大小的怪異圓球「我拿到法寶了哦!!」 太公望瞪大眼睛看著他「法寶---!?你---!?」 「是早上師父拿給我的,這是法寶.太極符印。」 他高興的說著,一點也沒注意到身旁之人臉上的變化。 「連…連…」太公望結結巴巴的道「連…連你這樣的傢伙都拿到法寶了,為什麼!?為什麼!?我還沒拿到法寶---!?天啊---!!我不甘心--!!」他像瘋狗般到處亂叫。 「別難過嘛,小望」普賢安慰的拍拍他的背「只要你努力修行的話,一定很快就也能拿到法寶了。來,吃點桃子吧。」 「對了,為什麼你會有這些桃子呢?」 太公望忽然想到似的問道。 「因為,師父為了獎勵我得到法寶,所以就要賜東西給我。當時我就想到小望你,於是我就跟師父要求桃子。師父聽到我要桃子就說:『你是要給太公望的吧!真是的!普賢,你這樣可是會寵壞他的。』這些桃子就是這麼來的。」 「普賢。」太公望感動的拉起他的手「你真是我的-----」 「什麼?」普賢滿臉疑惑的望著他。 他抱住他「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呃--?哦--,當然囉--」普賢微笑的說「我當然是你最好的朋友--」 聞到懷抱中的人身上帶的香氣,太公望開口問「普賢……」 「什麼事?」 「你身上……」又嗅了嗅「怎麼香香的…?」 「咦?有嗎?啊,大概是我剛才洗澡時所使用的『太乙特製沐浴精』的結果吧?」 他抬起頭,看到太公望一臉不可置信的臉。 「我的天啊…」黑髮友人搖搖頭「你『竟敢』敢用那個發明狂發明出來的東西,普賢,告訴我,你還想要命吧?還不想死吧?」 「小望,你太誇張了啦,太乙師兄發明的東西很好用哇,他通常都拿給我第一個使用呢~」 「(原來如此…)」太公望想了想「(每次逼問太乙誰是他的第一號白老鼠,他老是不肯說……原來呀……)」 「小望?」看到他在發呆,普賢出聲喚他。 「普賢,你人太好了啦。」 「?」 微笑的普賢臉上出現一個大問號。 「呀…沒事沒事…沒什麼啦…記住,普賢,以後少用太乙給的東西…對了…」太公望連忙轉移話題「這麼好的天氣,真想到人界去玩玩~~~~~~」 「哦…說到人界,我們到人界去玩吧,師父已經答應讓我到人界去了。」 「真的嗎…?」太公望的眼睛隨之一亮「可是…」卻又馬上黯淡下來「可是…他只答應讓『你』去,沒答應讓『我』去呀…哎…」 「這你大可不用擔這個心,師父說有我跟著你的話,你就可以去了。」 普賢就是普賢,果然不一樣。 「好耶!!那,我們就快去跟太乙借黃巾力士吧!Let's Go!!」太公望拉著普賢就直往乾元山跑去。 --乾元山.金光洞-- 「嗨!太乙,你好嗎?你還是一樣在忙東忙西的啊?」一進乾元山,太公望就跟正忙著研究的太乙打招呼。 「哦!是你們兩個啊?」太乙拿下臉上的眼罩。 「有什麼事嗎?」 「我們要到人界去,是來跟你借黃巾力士的。」他身邊的普賢向他說明。 「要到人界去啊!真好,你們倆可真悠閒呀!黃巾力士在後院,自己去選一台吧!」 「3Q!太乙~」 他們倆人就跑到後院去,搭乘其中一台黃巾力士,往人界方向飛去。 ★ ★ ★ 太公望正想著以前的事情,忽然聽到有人在叫他「主人---,你在哪裡啊?」 「四不像。」他朝一隻會飛的河馬的方向喊「我在這裡。」 「啊!主人啊,你還在這裡做什麼?下午茶時間到了,我們應該要回去了。」河馬--四不像說。 太公望把視線轉往天空「四不像,你自己一個人先回去吧!我還想在這多待一會兒。」 「主、主人,你說什麼!?」四不像驚訝的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今天的點心是桃子耶!!你不回去吃嗎?!」 「嗯…沒關係,你就回去吧!回去後告訴楊戩他們不用擔心我。快走吧!」 說完後他又躺在草地上繼續發呆。 「那~那我走囉~!!」四不像邊走邊想「主人是不是戰鬥戰到腦筋秀逗啦~??竟然放棄他最愛的桃子。唔~~,太奇怪了。」牠又想了一想「算了,我還是待在這等主人吧!免得他做出傻事來。可是,我好想回去喝下午茶吃點心哦!……哎呀!不管主人了啦~~~!!」 ★ ★ ★ ---在人界森林裡的一角--- 「搞什麼嘛~~!!!」太公望邊說邊倒掉鞋子裡的水「黃巾力士竟然飛到一半故障,害我們兩個掉進水池裡!嘖!太乙在作啥啊?真是的!」 在旁邊查看黃巾力士的普賢,臉上仍舊保持一貫的笑容。 「看來我們想回去也辦法了。」 「算了,普賢,別管那個破銅爛鐵了,到時候再想辦法吧!喏!」他丟了一條手帕給普賢「雖然手帕也已經溼了,但是扭乾後還是可以把臉擦乾的。拿去吧!」 普賢感動的看著他「小望………謝謝你……」 「不用客氣啦。」太公望揮揮手「我們是好朋友嘛~,等你擦完臉我們就快走吧~~,哈哈哈~!」他已經等不及想要在人界好好的大玩特玩。 快樂的時光總是一瞬即逝,夕陽西下,大地也已披上淡淡的夜色,迫使兩人不得不準備踏上歸途了。 「哎~~!我真想再玩下去耶~~!!」好玩的太公望,即使到這時還是一心想要玩。 「可是,小望。」身旁的人擔心的說「我們必須回去了,崑崙山的門禁只到晚上九點而已。」 「說是這麼說沒錯啦,但我們沒有黃巾力士要怎麼回去呀?先前搭乘的那個已經壞掉了啊~~!!」 正當兩人在苦思辦法時,面前忽然走來一群人。 「喂~~!小鬼!你們在這裡做什麼?!這裡可是我們的地盤耶!難道你們不知道嗎!!」臉上有條長長的刀疤,看起來就是一副壞人樣的人大聲說道。 「騙誰啊?連森林都是你們的地盤,你們分明是想---唔-!」話還沒說完,太公望的嘴就被普賢摀住。 「真是非常對不起。」普賢向他們道歉。 「我們現在就離開這兒。」 另外一人說道「小鬼!這裡不是讓你們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而且你們還把這個怪東西。」他指了指故障的黃巾力士「留在我們地盤上,是要付保管費的知不知道?!」 又有另一人附和說「除了保管費以外,還有過路費,加起來總共是兩千兩,快交出來!」 「喂!你們別太過---唔!!」又想開口罵人的太公望,嘴二度被身旁的友人摀住。 「真的很抱歉,我們沒有這麼多錢,能不能少算一點?」 「不行!!一個子兒都不能少!少跟我討價還價的!!」刀疤男露出兇惡相「沒錢是吧??不然這樣好了,嘿嘿嘿~~!!」他一臉邪笑的看著普賢,忽然托起普賢的下巴「瞧這小伙子長得白白嫩嫩的,若是去『工作』的話,想必一定可賺不少錢吧?!」 雖然普賢仍舊保持那一貫的笑容,但此時臉上的冷汗已快流下來了。 「少用你的髒手碰他!!」太公望抓住刀疤男的手,再抓住他的衣領,把他來個過肩摔,並把普賢拉到自己身後「你們別欺人太甚了!!」 「小望,你好厲害哦~~!!」 身後傳來讚嘆的聲音。 「哪裡,哪裡,小Case啦!」太公望心裡想「(還好以前常去找道德打屁,他也教了我一些武術,不然的話剛剛就沒辦法表演了。)」 「可惡!小鬼!你活得不耐煩啦!找死!大家上!打扁他們!」 被躺在地上的刀疤男這麼一喊,其他的人全都一擁而上。 「來吧!你們這些傢伙!看來你們是不知道大爺我的厲害!」 太公望已經在摩拳擦掌,蓄勢待發。可是普賢卻阻止了他。 「等等!小望,這裡交給我吧!」 「交給你?!你不是一向最討厭這種事了嗎?」 「可是我想試試新法寶的威力……」 「好吧…你都開口了,我能不答應嗎…?」太公望退到一旁。 「謝謝你…小望…引力御制--!!」只見太極符印上出現四個大字,轉眼間原先撲上來的人都好像撞到什麼東西一樣,飛了出去。 「哇~~~!!」 太公望看著那越飛越遠的一群人說「普賢,你對他們做了什麼呀?」 「我利用他們攻擊我們的力量轉換成為斥力,於是他們就被反彈回去了,不過我剛剛好像稍微『用力』了一點,所以。」那些人影已經變成黑點,繼續朝天空招手「可能再飛個9876公尺他們就會掉下來了吧?我猜。」 「『我猜』?」太公望的臉上多了三條黑線「(普賢,你好可怕。)」 「可、可惡!你這傢伙,竟然把我的手下們---!!」 從背後忽然傳出刀疤男的聲音。 「耶~~~~~~??」太公望一臉驚訝樣「你還在啊??」 「小望,你沒聽過『害蟲是打不死的嗎?』」普賢說出和他臉上表情一點都不符合的話。 「竟然說我是害蟲!!」被嘲諷的人從懷裡拿出一把刀「找死---!!」 正當他要衝過去時,忽然從天上降下一個東西,只不過降落的位置是他的………上方。 「砰!!」的一聲。太公望和普賢看清楚那東西和在那上面的人影後,高興的叫著來人的名字「太乙!」「太乙師兄!」 「嗨!太公望!普賢!你們兩個沒事吧!」留著齊肩的頭髮,臉上帶著微笑,站在黃巾力士的太乙向他們招招手。 「太乙師兄,你是下來找我們的嗎?」 「是啊!」他撥了撥前額的瀏海「在不久前元始天尊師父來找我,他問我你們回來了沒有。這時我才發現你們倆搭乘的黃巾力士是故障正要修理的。所以我就駕著黃巾力士來找你們了。走!我們回去吧!」 「嗯~我們回去吧,小望」普賢正要走向太乙,但太公望卻拉住他的手。 「等等,普賢,剛剛那傢伙呢?」他指的是那個刀疤男。 「嗯~?哦~!對喔~~!那位『害蟲』先生呢?」他倆向四周看了看,最後發現他在黃巾力士的下面。 「呃…,他看起來好像……」太公望看著他被壓扁的滑稽模樣,在心裡暗暗偷笑。 「已經快要一命嗚呼的樣子了。」普賢苦笑道「小望,我們還是快走吧!不然他真的要一命嗚呼了。太乙師兄~,我們要上去囉~~!」 「再『不』見啦~害蟲傢伙~後會無期~~」 之後,太公望三人搭乘黃巾力士回到仙界。只剩下被壓扁的刀疤男還躺在那裡…………。 「啊?這麼說,我壓到一個人囉?!我完全都沒注意到耶。」太乙抓了抓頭髮。 「你沒注意到是正常的。」太公望點了一下頭「害蟲總是不太惹人注意,所以才不容易除完呀~,不然怎麼叫害蟲?」 「時間也不早了,你們倆快回去吧!記得明天要去向元始天尊師父說明哦!」太乙叮嚀他們。 「「是~~~~~~~」」 之後,因為九宮山白鶴洞比較遠,所以太公望決定送普賢回家。在路上--- 「小望。」普賢停了下來,對在他身旁其實很想睡,但卻假裝很清醒的友人說「謝謝你,那時候救了我。」 「咦?呃?哦~!不用客氣啦!我不是說過我們是朋友嗎?」太公望打了個呵欠,有點迷迷糊糊的「而且你後來也救了我們倆啊!相較之下---」 他故意裝可憐道「我反而一點用都沒有---」 聽到此語的普賢卻很激動「不!小望,你千萬別這麼說!」他用力的按住太公望的肩膀,湊近他的臉說「小望,如果沒有你的話,那我也---!!!」 太公望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醒了「普、普賢,你怎麼了?幹嘛那麼激動呀?這樣不像平常那個滿臉微笑的普賢哦!」 「抱…抱歉…」普賢察覺到自己的失態。 「對不起,小望,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眼眶旁邊已閃爍著亮晶晶如寶石般的淚珠。 「好了啦,普賢,乖乖乖,不要哭哦!不然這樣好了,你來我家住吧!今天我們一起睡好嗎?你比較適合笑容哦!來!笑一個吧!」 「嗯……!」如天使般的笑容又再度出現在淺藍髮少年的臉上,當然,一直到他死的那一刻也是------- ★ ★ ★ 「主人!」太公望的面前頓時出現四不像放太的臉「你還在這呀?周公旦他要找你,所以我又回來了。」 忽然,四不像在太公望臉上發現了某樣東西「主…主人,你哭了耶…,發生什麼事了…?」 黑髮少年--太公望這時才發現自己已滿臉淚水… 「耶……真的…真奇怪…我到底怎麼了……」他抹掉淚水,剎那間,他在晶瑩的淚水中彷彿看到了那熟悉的笑容。 「……普賢……」 「主人?」 「四不像。」他說。 「什麼事?主人?」 他站起身「我們回去吧!」微笑的看向天空,在遙遠的彼端,普賢一定在那裡。 -------------他相信著。 (END) 後記: 打、打完了,真是稀奇…,雖然很久之前就寫好了,可是一直沒空打。 我不太會描寫景物,所以寫的很少。想搞笑也搞笑不出來|||…真是………(笑)。 覺得太公望和普賢真的是很好的一對知己呢,在現實中也找不到能為朋友如此犧牲的吧~^^~。接下來還有…番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