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暖情

------------------ 後天是修羅的生日。 修羅的母親說:兒子啊,你想要什麼東西嗎? 修羅的父親問:修羅啊,有沒有想去哪裡玩啊? 「爸爸、媽媽不用工作嗎?」 「不用---」異口同聲。 兩人都是飯店的廚師,平時忙,假日更忙,幾乎沒什麼休假,就算有休假也還是常常接到同事的急call。 去年修羅的生日就是這樣,在此起彼落的父母道歉聲中修羅默默的收下兩人送的禮物。 因此兩人心中對懂事乖巧的修羅總是有份愧疚,今年的生日無論如何也要親自替兒子慶生。 「孩子,不用擔心,這次說什麼都是你最重要。」 「是啊,修羅,來,告訴媽媽,生日你想要什麼呢?」 摸著兒子柔軟的削尖黑髮,修羅的媽媽輕聲說著。 修羅看了看母親,又看了看父親,最後仰頭看天花板,有些囁嚅地說:「我想去遊樂園…」 修羅的爸爸在心中立誓,從此以後休假時一定要把手機關機,家中電話全設答錄機模式… 修羅的媽媽要不是現在抱著兒子,大概會站起來朝天大喊:天啊!我真是個失職的母親! 修羅都要6歲了他們竟然沒帶他去遊樂園過! 「好,我們去遊樂園,然後晚上再去吃大餐,好不好?」 「好…」 前天聽米羅與迪斯馬斯克手腳併用的談論遊樂園裡有好多好玩的遊樂設備,雖然不是特別想去,不過看他們說的這麼快樂,修羅甚少的好奇心難免被挑起。 原本在想自己這樣說會不會太不懂事了點,結果爸媽馬上就答應,太好了。「那卡妙可以去嗎?」 修羅的父母相視一笑。「修羅真是好哥哥,做什麼都不忘卡妙。」 「我…」 大概是常跟卡妙在一起,所以習慣性做什麼事,吃什麼東西,玩什麼遊戲,第一個就會想到如同自己弟弟一樣的卡妙。 「呵呵,我去打電話給莫里他們吧,看看他們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說完便摸過無線話筒開始撥號。 「二家六口出遊嗎,這主意不錯。」 修羅的母親談了一會兒,最後切斷通話鍵,比了個ok的手勢。「莫里與雪蔚說沒問題,一切都配合我們。」 「太好了兒子,這樣卡妙與他的爸爸媽媽就都跟我們一起去囉。」 一想到令人期待的生日,修羅也露出笑容,忍不住高興起來。「嗯。」 & & & 雖然是個晴朗到令人想歡呼的好天氣,不過連日來的低溫與日間幅射效應還是使得每個人出門都將自己穿個跟一顆球一樣。 幫卡妙把大衣領子拉好,整了整齊肩的紅髮,拉起卡妙的手。「手套呢?」 卡妙另一手攤開,一對深紅的半指手套。 「半指的會冷--」邊說邊幫卡妙戴上。 「不會,我不喜歡全指的手套。」好難動手指。卡妙搖搖頭。 「你們看看,那兩個孩子,完全把我們四個大人忘記了。」 「是啊,從小就讓他們兩個待在一起,感情好的跟什麼一樣。」 「話說回來,凱恩,我跟雪蔚應該要付你們夫妻倆…不,是修羅保姆費吧。」 「說什麼呢,是我與爾莎要付你們卡妙玩伴費才對。」 「「哈哈哈---」」 修羅雙親工作繁忙,通常陪著修羅寂寞的小小心靈,就是隔壁鄰居家的卡妙。 卡妙天性內向怕生,不愛與人接觸,連帶了他一年多的保姆都還不怎麼熟絡。 本來卡妙的雙親還在擔心卡妙會不會變成自閉兒,但安靜的他卻肯黏著修羅。 鄰居家的修羅雖然年紀小,但很早熟懂事,讓他照顧卡妙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問題。 即使是收到了傳說中只讓被挑選的孩子就讀的幼稚園入學通知,他連考慮都沒,堅決要讓卡妙與修羅唸同間幼稚園。 不過在鄰居好友拿了張跟他手上一樣的紙跑來找他,他心裡不由得這麼想:世上還真是有這麼巧的事。 「修羅,卡妙,我們要丟下你們先去玩囉。」 「等--等一下,媽媽。」修羅牽起卡妙的手就要走,卡妙這時忍不住打了個呵欠。停住。「你很想睡嗎?」 搖頭。 他不想睡,只是因為很…無聊。修羅哥哥一貫的"照顧檢查"總是很花時間,要不是阿姨出聲叫喚,卡妙覺得大概連他掉了幾根頭髮修羅都算得出來。 「走吧,修羅哥哥。」 & & & 修羅對著鏡中的自己揮手,鏡中的自己也對修羅揮手,雖然這個自己是一個大胖子。左右兩邊也各有一個胖胖矮矮的自己在對他揮手。 他又走到另一頭的鏡前,這次鏡中的自己變成一個又高又瘦的人。 希望我以後也能長得這麼高…修羅用欽羨的眼神望著鏡中的自己。 這裡是萬華鏡屋,又稱變形屋。對大人來說大概會覺得無聊,簡單來說不過就是光的折射作用罷了。但對小孩來而言,卻是有趣的緊,可以見到各式各樣的自己實在好玩。 紅髮的孩子走向鏡屋深處。 「卡妙?」 本來還在思考要對鏡裡頭髮豎立一公尺的自己給個評語的修羅,回頭看了看父母所在位置,顯然能改變身材的萬華鏡對某些大人來說還是有興趣的,比如說,修羅的母親爾莎女士見到全身橫肉的自己還驚叫了一聲,引來眾人的注目。 不再多想,隨著對方的腳步左拐右彎越往深處,「卡妙,你要去哪?」前頭的孩子連回頭都沒回頭,就從出口出去了。 修羅決定用跑的了,搶在孩子走向一個婦人身旁時攔住他。 「卡-」 紅髮的孩子抬起頭,疑惑的眼神滿是不解。 「哥哥,你是誰?」 「小弟弟,找我女兒有什麼事嗎?」 「沒…沒什麼事…」 小女孩隨著母親腳步移動時又好奇地回頭望了一眼錯認自己的小哥哥。 修羅想著真正的卡妙會不會還跟他的父母在一起,邊想邊往來時方向回去。 身穿員工制服的男子擋住他的去路。 「小弟弟,這裡是出口,不能從這裡進去,要從入口。」 修羅眨了眨眼。 & & & 「怎麼樣,有看到嗎?」 在前前後後繞了三次萬華鏡屋依然不見人影的情況下,留著俏麗短髮的女子忍不住出聲問道。 「沒有。」爬了爬凌亂的髮,安慰臉上寫滿擔心的妻子:「別擔心,我想那孩子只是迷路了,不會被人拐走啦。」 「很難說,現在誘拐孩童事件這麼多…」接收到太座大人的一記狠瞪後,紅髮男子乖乖的閉上嘴。被牽著的同髮色孩童只是無聲的嘆了口氣。 「凱恩,爾莎,不如我們去服務台廣播吧。」 「果然還是該替修羅辦隻手機…妳說去服務台廣播?」 「用廣播的話,修羅這孩子很聰明,聽到廣播後他會想辦法找去服務台吧。與其毫無目標的找尋,不如在特定地點集合比較好。」 「說的也是。」 「你們幾個先去服務台吧,我在這附近再找一遍,說不定那孩子還在這。」 「也可以,凱恩,那我先帶她們過去了。」 「OK,莫里。」 「修羅哥哥…」 聽見那靜如水般地孩子微乎細微的聲音,溫柔的摸摸滑順的髮:「卡妙,叔叔會幫你找回修羅哥哥的,不用擔心。」 & & & 修羅終於想到現在這種情況叫做什麼。 迷路。 他本來想走回萬華鏡屋入口處再進去裡面找爸爸媽媽他們的。 只要沿著建築物的外圍走,就走得回入口吧?誰知這建築物竟是綿延不斷,建築物之間的間隔又不夠明顯,小路鑽來鑽去,不知怎地反而是越走越遠,越走越到沒見過的地方。 面對多岔路的路標指示牌,有點倔傲的他只能承認自己也變成迷路的孩子一員了。 怎麼辦呢?爸爸媽媽找不到他不知道會怎麼樣,他們的行程會不會因為他的迷路而就此耽擱啊。 卡妙不知道怎麼樣了…… 雖然知道自己迷路後修羅曾經慌了下,但是天生穩重謹慎的個性讓他很快冷靜下來。 爸媽曾說過,如果在公共場所與他們走散,沒有辦法聯絡的時候,應該要到公共場所的服務中心去跟他們會合… 所以現在只要到遊樂園的服務台去就可以了吧? 以超乎年齡思考的修羅下完結論。這時,悅耳動聽的女嗓傳來。"服務台廣播,服務台廣播。修羅.卡布利小朋友,你的媽媽在服務台等你,聽到廣播後請到服務台來。再重覆一次……" 「媽媽…」 果然,只要能到服務台去,就可以見到媽媽他們了。修羅打起精神開始尋找服務台的所在地。 越過花園迷宮區後,已經走到有點累的修羅,在一旁的休閒椅上休息。 也許是他運氣差或是走的方向不對,一路上沒看到園區地圖板,就算看到岔路指標,也不知道離服務台是近是遠。 等到想到可以問路人或是操作器材設備的工作人員時,不是匆匆離去就是對他視而不見,加上所走方向越偏僻人煙也就越少。 撐著雙頰眼神渙散的四處飄移。 肚子好餓… 跳下休閒椅,不放棄的修羅繼續往前走。 又走了一段時間,已不知自己走到哪,飢餓與孤獨讓他覺得越來越累。 前方又是一片花園,失望的嘆氣聲還沒從喉嚨裡蹦出來,眼前的花團錦蔟,一名少女似是快被花浪淹沒。 有人耶! 修羅眼神一亮,跑到那名少女面前。 「大姊姊!」 聞言,仰起白皙粉頸,一頭紫蘭伴秀顏,手捧修羅不知是什麼名字的花,巧笑倩兮的開口:「有什麼事嗎?小弟弟?」 現在是寒冬的一月,昨天才剛下過一場雪,只穿著無袖白色連身裙的大姊姊…修羅雖然好奇,不過他知道問出來的話很不禮貌,於是:「大姊姊,請問妳知道服務台在什麼地方嗎?」 少女注視他一會,恍然大悟:「啊,你是之前廣播的那名…修羅小弟弟?」 「嗯。」想不到這個姊姊竟然記得他的名字。修羅沒來由地對她產生好感。「我和媽媽他們走散了,姊姊可以告訴我服務台在哪裡嗎?」 「可以啊。」微笑,隨即又說:「我帶你去好了。」 「真的嗎?謝謝姊姊。」 終於有好心人了,真好。修羅表面上看不出來其實心裡很高興的任這名不畏冷的少女牽著他走。 少女腳步在旋轉木馬前停下,「修羅,跟姊姊玩一下旋轉木馬好不好?」 「唔?」 「好不好嘛,不會花很多時間,待會我們就繼續走嘛。」秋波滿是溫柔的神情,修羅有些發愣。 「二個人。」少女笑嘻嘻的對工作人員打招呼。壓低帽沿看不見臉的工作人員對他們擺擺手。 好像是第一次被年輕女孩這樣抱在懷裡,修羅緊抓著馬上扶手,有些發窘的低頭。 頭上銀鈴般的笑聲未曾停過。 旋轉咖啡杯,碰碰車,還有搖擺飛梭,加上剛才玩的旋轉木馬,與早上跟爸媽他們一起玩時相比,說不出來的奇異感環繞修羅四周。工作人員似乎也不是同一批人,但看這個姊姊玩的這麼高興,他也沒有多想。 「吶!修羅!我們接下來玩摩天輪好不好?」 「姊姊…我們可以去服務台了嗎?」 笑容頓時僵在臉上,少女伸手做抱歉狀:「啊,不好意思,姊姊一定會帶你去找爸爸媽媽的。我們再玩一樣就去找好不好?對了,你肚子餓麼?姊姊先買東西給你吃好了。」 修羅拉住少女的手臂,堅定的說:「不用了,姊姊,我想找媽媽。」 「……好,我知道了,對不起,我們現在就走吧。」 白的近乎透明的肌膚傳來冰涼的溫度,修羅下意識的握緊,少女笑著說:「怎麼了呢?」 「沒有…」天空不知何時開始已染上一層灰,空氣也凝的沉重,有種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左彎右拐,交錯縱橫,修羅暗暗數了5個左轉,13個右轉後,少女伸手指向前方。 「那裡就是服務台了。」 「嗯。」掩不住興奮的情緒,修羅睜大眼想看自己的父母在哪。 少女又摸了摸修羅的髮,「可以見到爸爸媽媽了,修羅。」 「嗯。」有些緬腆的笑,雙腳拼攏,很鄭重的鞠躬。「謝謝姊姊。」 「修羅,你真個好孩子。」少女輕吻修羅的額:「快去吧,爸爸媽媽在向你招手呢。」 「…好。」愣愣的摀著額,臉紅通通的修羅同手同腳地往親愛的家人走去。 「我等不下去了!我還是出去找找吧!」 「等等!凱恩!你看!」 卡妙的父親攔住心急如焚修羅的父親,其它兩位女士還不及反應,卡妙已衝上前去。 「修羅哥哥!」 「卡、卡妙。」望著緊緊摟住自己的紅髮孩子,修羅反射性地回答:「還好你沒有不見。」 「…是修羅哥哥你走失了。」修羅哥哥今天難得這麼…這麼…嗯… 「修羅!」 「媽媽,爸爸,莫里叔叔,雪蔚阿姨。」 「真是的,嚇死大家了,我們還以為你被壞人拐走了。」 「修羅很厲害哦,自己一個人找到服務台來。」 「不是,是那個大姊姊帶我來的…」 「大姊姊?在哪裡?」 服務台前空地三三兩兩的人群中,就是不見那位紫髮少女。 & & & 去了從未去過的遊樂園遊玩,晚上又去吃了好吃的法國大餐。 就算當天深夜修羅忽然發起高燒來,他還是覺得今年生日過得很快樂。 高燒整整兩天才退,可嚇壞了修羅的父母與卡妙一家人。 從此以後修羅與卡妙身上就算沒帶錢包鑰匙,也一定會帶著手機。 多年以後,修羅向友人提起這件童年事件,兩人只是不可置否的聳了肩。 沙加意味深長地望了穆的長髮一眼,換來穆的一眼白瞪。 「幹嘛。」 「沒什麼。如果我沒想錯的話,修羅,你那應該是叫撞鬼了。」 「我也這麼覺得,而且你撞的還是個漂亮的女鬼呢。」 東方背景的兩人開始高談闊論所謂的怪力亂神起來。 高燒那夜,半夢半醒之間,似乎見到床頭有抹不屬於這個棕綠為基調房間的異色。 白皙柔荑傳來的冰涼感,讓燒得嚇人的他感覺不再這麼難過。 紫白的唇一開一閤,那時他燒得昏昏沉沉,聽得不是很真切。 後來他要求父母再去一次遊樂園,甚至向工作人員打聽, 那位在冬天還穿著夏季洋裝的少女,彷彿人間蒸發般,連個影也沒有。 簡單樸實不斷重覆卻不失優失的旋律從穆身上傳來,毫不在意地,在沙加的蹙眉下接起手機。 「CANON…你還用這首!」他覺得他的牙齒好像被他咬得喀喀作響。 穆面無表情的回答。「…你管的著麼,喂?」 兩人上一秒還有說有笑,忽然氣氛一變,修羅也嚇了一跳,照理說正義感強烈的他應該問問兩人發生什麼事,不過他的直覺警告他,這件閒事不能管。 修羅天人交戰五秒,連穆和沙加都會吵架了,那這個世界還有什麼人不是恐怖份子呢? 還是算了。 沙加很想發作卻又沒有理由發作,只好催眠自己,那只是首曲子…那只是首曲子…那只是首…不要自己有被害妄想。 「妳待在原地,別亂跑,我去找你。」切斷手機,穆嘆了好大一口氣。 「誰?」 「我的堂妹,她要我到遊樂園去接她。」 「堂妹--又是她,這次是第幾次離家出走了。」 「她才不是離家出走,」穆很悍衛自己的堂妹,「她只是喜歡自己一個人跑不見而已。」 「那還不是一樣…」被史昂帶太久了,穆的思考邏輯也有點怪怪的。 「修羅,你要不要一起來?反正離派對開始還有段時間呢,散散步也好。」 「嗯?好啊,反正我也沒什麼事。」修羅伸了個懶腰,發現二人都盯著他看,說:「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沒有。」 「那就走吧。哪個遊樂園?」 「西大街那條路上的,XXX遊樂園。」 聽到遊樂園的名稱,修長的身影頓了頓。「嗯,我知道了。」 穆小聲問沙加:「吶,沙加,修羅該不會是喜歡上那個女鬼吧?」 「我認為應該是男童常有的戀母情結。」 「哦-戀-母-情-結-啊--」 穆笑的七分純真三分…沙加見狀不遑多讓也勾起一抹惑人的微笑,至於這個微笑裡摻雜了什麼東西嘛,「穆。你想說什麼呢。」 「你以為你那樣笑我就會怕你嗎?」穆對沙加做了個鬼臉,反手拉著沙加。「修羅在等了,走啦。」 一向自恃聰明的沙加本來對於方才自己智商降低的行為感到懊悔。不過,穆現在還肯牽他的手,應該算還好吧。 不行不行,他還是要想個辦法扳回自己的面子。 已有好幾年不曾來過這片花園,本以為沉澱的情緒現在卻被相似的顏色再次撩起漣漪。 「好香哦。」 「沙織!」 將鼻子整個埋入純白花卉裡的小女孩,聽到熟悉的聲音叫喚,朝來人揮手。 「穆哥哥!」 「我還以為只有穆是紫髮。」 「本來我也這麼認為,畢竟穆的父母都不是紫髮。但他這個堂妹出生後,他們家族的人傾向懷疑隔代遺傳。不過,根據他們家的家族史,有紫髮的人好像是一個也沒有,只能用基因變異解釋了。」 「一個家族裡同時有兩個基因變異者,還真是巧合。」 「…是啊。」沙加的目光停留在穆薰衣紫的髮上。 小女孩出其不意地在穆接近她時撒了穆一身花,笑著拍手。「穆哥哥變成花仙子了。」 穆對家族小妹的惡作劇不以為意,還將一片花瓣放在手心觀看。「紗織,史黛畢管家呢?」 「我在史黛畢奶奶上廁所時跑走的,呵呵呵,好好玩。」 「妳這個淘氣鬼。」輕敲一記,熟練地從紗織身上摸出小巧的手機,十幾通未接來電看了穆就頭疼。「她現在一定找妳找得很急吧,真是。我先打電話給她。」 「沙加哥哥~~~」 「停,站在這就好。」 沙加在紗織撲上來之前伸手壓住她的額頭隔開兩人的距離。對於這個小惡魔沙加是很有經驗的…很有被整的經驗,所以他學乖了,就算她裝無辜裝可憐也不能心軟。 「沙加哥哥欺負我啦,我要告訴穆哥哥。」八爪章魚猛抓空氣,紗織不滿的嘟起小嘴。這時才注意到晾在一旁的修羅。 「妳告訴他我就告訴妳史昂叔叔妳又離家出走了…紗織?」 轉移目標蹦蹦跳跳來到兀自回憶往事的修羅跟前,雙手交叉身後,歪著身問:「哥哥,你是誰?」 修羅尚未回話,又聽見高調童音樂呵呵地笑:「我知道!是穆哥哥與沙加哥哥的朋友。」兩手一伸剛好抱住修羅的大腿:「哥哥,你叫什麼名字?」 狀似無力的扶著額,沙加嘆。「修羅,不要理她,就當一隻猴子纏著你就好。」 「哥哥叫做修羅?」歪著腦袋想了會,「真的嗎?」 哪有什麼真的假的,這ㄚ頭越來越昏頭了。「難道還有假的嗎?紗織,過來,別硬抱著人家,你沒看到修羅很困擾嗎。」穆在忙,管教紗織的責任自然就落在他這個穆的…呃咳,這不是重點,總之現在紗織為他所看管。 「不要--我要修羅哥哥啦。」紗織死黏著修羅不肯放手。 「紗織!」 「沒關係,沙加,就由她去吧。」修羅雖然覺得被一個小女孩抱住大腿是有些尷尬,不過他知道她沒惡意。 「…修羅,你就是太好說話了。」用力的指向貌似天真可愛純真的紗織小妹妹:「她過不久就會爬到你頭上了。」 「修羅哥哥,謝謝你~~~修羅哥哥人好好,沙加哥哥好壞。」 沙加一臉"我就是壞人不然妳想怎樣"的輕視樣,而紗織不干示弱地用眼神回"你是壞人那麼穆哥哥不能給你,穆哥哥是我的。" 蕾絲緞邊的純白洋裝,羅蘭紫髮,甜美可愛的笑容,有種眼前的女孩與記憶中的少女身影重疊的錯覺。 --修羅,謝謝你-- 迴盪腦海的感謝,觸動回憶中的某個齒輪。當初,她說的話是不是就是… 轉個身紗織跑回五顏六色的花圃,摘下瓣莖帶褐的葫蘆雄花與瓣邊染褐的葫蘆雌花各數朵。 「修羅哥哥,這個送給你!」 彎膝半跪與紗織同高,接花時碰觸到的軟綿小手傳來暖燙的溫度,清雅花香撲鼻而來。 …謝謝你…對不起… 細若蚊吶的話語,讓修羅猛地一震,「紗織…妳…」 「嗯?什麼?紗織怎麼了麼?」 「妳…剛剛有說話嗎?」 「?」不解似的歪著頭。 「…沒事,謝謝妳的花。」 「嗯!」 「紗織什麼時候跟修羅這麼要好了?」摀著有些耳鳴的左耳,淘氣的是紗織, 為什麼自己要被管家吼…自家幼妹與友人和樂融融的樣子,還真是不可思議…「她沒捉弄修羅?」 「就我看來這簡直比慧星撞地球還令人害怕。」要知道紗織都習慣給初次見面的人一個"見面禮",像自己第一次與沙織見面,就被一把拉住燦爛的金髮說姊姊妳好漂亮哦妳是穆哥哥的女朋友嗎,害穆笑的腰都直不起來,沙加更是氣得七竅生煙。「有陰謀。」 「你別老把紗織想的這麼壞,小孩子調皮一點正常現象。」 「只有"一點"?」如果她這樣叫做一點,那全天下的孩子都是乖得令人痛哭流涕才對。 穆笑了笑沒有回應,沙織是歪打正著還是…走向前,「紗織,今天是修羅的生日,妳也一起來參加派對吧。」 「修羅哥哥生日!?好啊好啊!我要吃蛋糕!」 「是修羅生日不是妳生日,丫頭。」 「吶吶,修羅哥哥,紗織可以去嗎?」拉著修羅襯衫衣角,期待的仰起小臉。 「嗯。」修羅基本上很難拒絕小孩子的要求,他對小孩子一向很友善的。雖然他冷酷的外表與犀利的眼神有時會嚇到小朋友。 「丫頭,妳沒準備修羅的生日禮物,不能去。」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這丫頭根本就是外星球來的人型兵器。要是給她去,那其它人精心佈置的會場也許不用到派對結束就被搞的雞飛狗跳了。 「沙加!」 本以為紗織會知難而退,誰知她伸手一指修羅手上的花。「禮物。」 「丫頭,花不能算。」 「可是,那是修羅哥哥的花啊。」 「我的花…」修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什麼意思? 穆一怔,心想:這孩子果然知道。「好了好了,紗織別理你沙加哥哥,妳挑的禮物很棒哦。」 「穆…」沙加用唇語問他:你今天是怎麼了,老跟我作對。穆也用唇語回他說:你才是呢,紗織哪裡惹到你了,做什麼不讓她去。 又接到穆的一個白瞪。沙加決定今晚他要與穆好好地"促膝長談"一番。 「小---姐---啊---」 吊嗓的尖叫聲自遠處傳來,紗織一聽拔腿就跑。 「是管家奶奶!」 「紗織--」妳跑就跑,為什麼還要拉著修羅…穆偏過頭問沙加:「不追麼。」 沙加涼涼地說:「有什麼好追的,待會就回來,別說派對會場了,丫頭能不能自己跑離這個遊樂園都是個問題吧。」 「紗織--小姐--呼、呼。」 雖已年過50但跑起步來不輸年輕人的女管家,穆見她上氣不接下氣,好心地幫她順背:「史黛畢管家,您還好吧?」 「穆少爺!沙加少爺!你們倆怎麼不攔住紗織小姐呢!小姐自己一個人很危險的啊!」 沙加兩根指頭塞住耳朵面對接下來的吼聲攻勢,穆只能不斷的陪笑安撫與道歉,雖然自己一點錯也沒有。 「修羅哥哥。」 「嗯?」 以為紗織跑累停下來的修羅。剛剛突然被她拉走,但雙手還是穩穩的捧著紗織給他的花。 花對修羅而言,沒有很大的吸引力。他不太喜歡不實用的物品。所以他的房間一向是走簡潔風格,裝飾品什麼的,不太會在他房間出現,海報頂多也只有一張。 幾片花瓣因奔跑時過度搖晃而掉落,修羅心中升起一股莫名地悵然。 「修羅哥哥。」 「啊,抱歉…」 對著花發呆這倒是頭一次,方才紗織將花遞給他時,他第一次沒有將花當成只能裝飾用的念頭。 為什麼呢,這不也是花麼…聽見紗織的呼喚才回過神。 紗織拉起兩邊裙擺,單腳輕點,對修羅做了一個漂亮的敬禮。 「生日快樂,修羅哥哥。」 「紗織。」 「?」 「妳怎麼知道葫蘆花是修羅的生日花呢?」 「那叫葫蘆花啊?」 「…妳不知道?那妳怎麼會說那是修羅的花…」 「花告訴我的哦。」 「……花?」 「它在好長好長的夢裡跟我說過哦!在那一天……」 《完》 ------------------------ 副標題:冬天依然能見鬼or小小修羅遇鬼記 壓根兒沒打算讓穆與沙加出來,他們到底怎麼出來的,我也覺得很謎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