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飛鳥與魚番外-心之所至

這裡是即使走在路上也不會特意多看一眼,再普通不過的尋常人家的庭院。 背靠一顆百年榕樹,手指隨著耳機中的音樂輕點,紅如血的長髮順側滑落一地,遠方地平線上的金澄映入與髮同色的瞳眸。 有一個人說過卡妙只要坐在這裡,就算一整天都不動也無所謂。 不意外地,卡妙本身也很認同這個說法。 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從這個半山坡的高度眺望遠方,放任思緒遊走天地,任由雙眼擷取天地美景,單單這樣,他就可以感到無比的安詳,喜悅,甚至可說是幸福。 他時常畫同樣景色的風景畫,旁人看似毫無差別,在他眼裡卻是變化萬千。就算連日來皆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只要留心或是換個角度注視便有異於平時的發現。 直到有股黑影罩在身上,他才收回飄遠的心思,抬頭便對上盈滿笑意的一對亮眸。 「妙妙,我好累啊。」 大喇喇往下一躺,乳白襯衫染上些嫩綠,秋末的瑟風吹起斑斑落葉,一片調皮蓋住米羅的鼻頭,還來不及伸手撥開,雙腿被當做枕頭的卡妙就將落葉拿起。 已經懶得糾正從小到大都改不掉的稱呼。「不要躺我的腿。」 「借躺一下嘛,練了一整天的舞我都要累死了。」調整好姿勢,再往上蹭了些,雙腿被壓制住讓卡妙想動也不動了。 「你…」卡妙推著米羅的頭,「給我起來。」卡妙每次來等米羅下課,每次就聽米羅喊累,每次他的腿就要犧牲,每次他就得腿麻到站不起來被米羅一把抱起,然後紅著臉接收這間屋子的主人同時也是米羅的舞蹈老師曼涅爾先生的深意微笑。 雖然他也想過不要再讓米羅得逞,不過他一坐在這,直到米羅來前整個腦袋都是呈放空狀態,根本來不及做防備。 被卡妙拉著的髮有點扯痛頭皮,米羅「嘿嘿」乾笑兩聲,也拉了卡妙的紅髮一把,趁他吃痛放鬆之餘抱住卡妙的腰。 「妙妙,今天我生日。」 「要禮物就起來。」看似纖瘦實則力氣不小的卡妙耗了半天竟然掙不開米羅的雙手,乾脆投降放棄。 「當然要啊!我最喜歡妙妙送的禮物了!」 米羅的母親每年都會替米羅辦生日派對。米羅的人緣很好,總有一堆親朋好友參加,卻獨獨不見卡妙。 卡妙從以前就不參加米羅的生日派對,他不喜歡人多的地方。米羅也知曉卡妙不喜人親近的性子,所以每年生日派對開始前,他都跟卡妙待在一起。 「妙妙,我肚子好餓,我們去吃個東西好不好?」 「待會你的生日派對上就有東西吃了。」 「可是我快餓死了,我們去吃嘛。」 「好啊。」米羅從卡妙身上爬起來,「你請客。」又滑了下去,差點害卡妙也往前倒。 「妙妙,今天我生日,你要請才對吧。」 從米羅的身下抽出自己的頭髮…還是不該留長髮,真麻煩。「好啊。」 「真的!?」這麼乾脆? 「那禮物你不要了。」 「…妙妙,我請你。」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有哪個壽星這麼可憐,生日當天還要請人吃東西。 「妙妙,我的禮物呢?」 嚥下最後一口三明治,米羅終於忍不住發問。吃東西之餘他也不忘將卡妙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幾遍,就是沒發現疑似禮物的物體。 根據以往的經驗,卡妙都會把禮物帶在身上交給他後要他趕快回家。 還在慢條斯理咀嚼食物的卡妙,連眼也不抬的回答:「放在家裡。」 「啊?」 他沒聽錯吧。放.在.家.裡…唔…好像再過半小時派對就要開始了,他是不是要快點趕回去? 「你不要了?」 「啊…要!當然要!」 只是他第一次希望卡妙可以吃快一點,從喫茶店到卡妙家用跑的也要10分鐘,再從卡妙家到他家用跑的也要15分鐘…… 米羅哀怨的想,不準時回家他那美麗的老媽大概會哭給他看,說她這麼費心為他辦生日派而他卻辜負她的心意之類云云。 「不用脫鞋子。」 「呃?」 淡然的回望一眼金雞獨立姿勢的米羅,又徑自向前行。 「來後院。」 卡妙走向整齊有序的庭院一角,招米羅過來蹲下。 米羅挨近卡妙一看--「這是…呃…」 「酢漿草。」 米羅點點頭。對於花草植物,他沒卡妙這麼了解,雖是常常看到的植物,但始終記不起它的名字,因為不是什麼特別的植物所以他沒什麼印象。 不過,一般家庭的庭院會種酢漿草這種隨處可見又不起眼的植物還真不是普通的奇怪。 「這一大片酢漿草是從我小時候就種在這的。」 「妙妙?」 卡妙從右邊的牆角拿出一樣被白紙罩著的長形物體,拿下白紙一看,原來是觀景用盆栽。 「等了這麼久,結果卻是長在這裡。」 盆栽內也是與地上同樣的酢漿草,米羅還來不及疑惑為什麼酢漿草也要種在花盆,就被某種東西吸引-- 「生日快樂,米羅。」 帶有暖意的嗓聲低語,柔和的微笑漾開來,撩撥米羅心湖一陣漣漪。 滿是三葉的酢漿草中,雙根相連相生的二株四片酢漿草特別明顯,許是感染到卡妙難得的笑意,正微微搖曳著向新主人打招呼。 「心血來潮的移了幾株種在盆栽中,前天早上長出來的。兩倍幸運,這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 「妙妙--」 「嗯?」 未及反應便落入米羅的懷抱,卡妙不慌不忙的穩住這百年也難得一見,長出雙生酢漿草的罕見盆景。 收緊手臂力道,一張俊臉埋在對方肩上,像是極力忍抑透出的悶聲:「卡妙,謝謝你。」 卡妙並無制止他的動作,米羅無論何時都耀眼無比的藍髮搔過他的臉頰。「你喜歡嗎。」 「喜歡。只要是卡妙送的東西我都喜歡。」 每年生日他最期待的不是人多熱鬧的生日派對,而是與卡妙兩人獨處的時光與禮物。 卡妙的禮物有時在旁人看來是很普通甚至不會想拿來送人的東西。不過米羅知道卡妙雖然性冷但心思細膩,即使是看似平凡的東西也有特別的意義在。 在平凡中追求非凡,在平淡無奇中發現別出心裁。 但最大的理由還是,因為送的人是卡妙,所以不論什麼禮物對他來說都無比的珍貴與特別。 「米羅,你該回去了。」 「妙妙,跟我回去好不好。」 又恢復平時的稱呼。天知道剛才他感動到差點奪眶而出,但在卡妙面前哭好像有失面子。卡妙看著他,米羅知道他要說什麼。「好嘛,去嘛,反正你爸媽出差,今天你還是一個人在家啊,就到我家過夜嘛,我媽一會很歡迎你的!」 最後卡妙敗在米羅企盼不已的眼神及三寸不爛之舌下,終於點頭答應。 「僅此一次。」 「嗯、嗯,我知道。」 「下不為例。」 「我知道,妙妙。」 米羅很開心的牽著卡妙的手,握得死緊以防卡妙掙脫。 妙妙送他難得一見的幸運草,而且一次還是兩株。等等…應該不是只有第一個看到幸運草的人才幸運吧?不過就算是這樣那也沒關系,因為他剛才抱了妙妙啊,那麼幸運也傳給自己了吧。 而且,承續過去,未來也不會改變,他會永遠與卡妙一同分享幸運、喜悅與快樂。 《完》 ----------------------- 呃,完全沒想到會變成好像是米妙文啊(汗) 出發點只為了「請米羅大爺原諒小的在天蠍誕胡作非為一事」而已- - 總之,個人還蠻喜歡酢漿草這種小植物系的,雖然很平凡,但卻給我一種能安定人心的感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