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飛鳥與魚

這個…標題與內容看似無關,但還是有關的= =||| 沒關系,我知道很難懂(踹) ------------------------------ 不輕不重的腳步聲由遠而近,一名艷麗女子舉止優雅的打開房門,步向床沿,卻很不優雅的雙手平伸一把拉開棉被,執行每天早上必做之事--抖棉被。 才抖了一下就聽咚地一聲,某不明物體落在床上滾了二圈,她伸手擋住以免他滾到床下。 「小寶貝,你今天怎麼這麼容易下來啊,呵呵。」 女子笑嘻嘻地一把抱起兒子想來個早安吻,懷中孩童卻緊閉雙眼皺著眉頭含含糊糊混著話口齒不清。 有些詫異的摸上額頭,偏高的體溫與通紅的臉頰讓她急忙衝出房間。 「老公!親愛的!」 米羅躺在床上卻睡不著,抱著他心愛的填充玩偶不時翻來覆去。小腦袋昏昏沉沉,全身更是這痠那痛,像是有小螞蟻在啃咬,好不難過。 「小寶貝,你就乖乖在家睡覺,媽咪會幫你向園長請假的,乖--」 撥開被汗浸溼的前髮,女子心疼地吻上發紅的臉頰。 「媽…媽咪…」 「什麼事。」 「我想去上課…」 「不行哦,小寶貝,你要乖乖待在家裡好好睡覺,這樣病才會好。」 女子邊安撫兒子邊苦惱請假的天數。她這兒子打出生來便很少生病,但一生病就會病的很重。加上又是最近流行的病毒型非細菌型流感…看來沒得躺上四五天是不會好了,哎。 雖然與往常般冷冷淡淡,臉上也看不太出有何情緒起伏,可卡妙自從米羅請假沒來上學後便悶悶不樂,身為卡妙從小就在身邊的兄長兼保姆的修羅自是一眼就明白。 「卡妙,你想米羅嗎。」 雖是問句,但平直的描述已是肯定的語氣。 卡妙搖頭。修羅點頭。「沒關係,我會跟爸爸講叫他帶我們去。」 「我、我不去。」 食指無意識的捲起石青色的髮稍。修羅注意到這個小動作,他知道這是卡妙不好意思時的舉動。 「卡妙去嘛去嘛。」不知哪冒出來的穆又補上一句:「卡妙與修羅就代表大家去看看米羅!」 「…」穆溫和的笑容讓他差點就將那個"好"字從口裡滑出來。「不要。」 修羅抓住卡妙的手指阻止他繼續蹂躪自己的頭髮。他都沒發現自己已經越捲越用力了嗎? 「我們就去吧。」 眾所皆知修羅與卡妙兩家是鄰居,但知道修羅的父親與米羅的母親是表兄妹的人倒是不多。 修羅的父親帶著修羅與表面上看起來不太願意的卡妙到米羅家拜訪。 米羅的母親將呈昏睡狀態的米羅拍醒,在耳邊說:卡妙來了哦。從高燒剛退下來不久的大腦還是有些不大靈光,聽到最喜歡朋友的名字努力甩頭想清醒點,反而越甩越暈,兩眼昏花的情形下還能鎖定目標撲上去:「妙妙!」 卡妙往旁踏一步閃過米羅的擁抱。要不是這是米羅家,他一定會懷疑這麼沒朝氣臉色蒼白還強打笑容的病懨懨模樣的米羅是個冒牌貨。 修羅的父親對米羅慰問一會,低聲交代修羅幾句後,便與米羅的母親前往客廳。 「好想快點去上幼稚園哦。」 再接再勵的米羅想拉卡妙坐在自己身旁,卻被修羅雙手擋住推回枕頭上重新躺好。不甘心的米羅雖然還是有氣無力,但仍舊天花亂墜的東拉西扯了一堆。內容不外乎是見不到卡妙多難過不然就是生病很難過,還有躺在床上無聊時看的電視節目內容之類。 修羅見米羅仍帶餘燒的紅撲撲臉頰,看起來很像很軟很好戳…等回神時修羅才發現他已經戳了米羅好幾下,然後米羅氣鼓鼓的瞪著他。 「你欺負生病的人!」 「那你就乖乖躺著吧。」修羅把又爬起來的過動兒塞回棉被裡。 「嗨,小可愛們,出來吃蛋糕吧。」外表比實際年齡還年輕,結婚後便退休的前當紅模特兒,飛吻與秋波同時送出。「寶貝,等你病好媽咪再做個大蛋糕給你哦。」 卡妙離開時回頭望了米羅一眼。米羅一雙大眼眨巴眨巴還帶著水光,小口微張,一副可憐兮兮的望著卡妙,就只差沒像小狗般搖尾巴嗚嗚哭出聲來。 有些不太忍心,卡妙欲言又止:「我…我陪米羅。」 立即反對的人就是卡妙的(乾)哥哥修羅。 爸爸交待米羅感冒不能讓自己與卡妙太接近他。他一直很注意米羅講話的方向和與他們之間的距離。 雖然卡妙也是不容易感冒的孩子,但不代表他不會感冒。要是他沒待在卡妙身邊,說不定米羅就拉著卡妙跟他一起打呼呼去了。 米羅的母親看看卡妙又看看對自己猛眨眼的兒子。「卡妙不想吃阿姨做的蛋糕嗎?」 雖然米羅目前好了大半,只剩些微發燒與依然存在的全身痠痛。被傳染感冒的機率不是很大,但要是一個不小心… 「我等一下再吃。」 卡妙難得的堅持,修羅想說什麼又吞了回去。就聽米羅的母親笑咪咪地說:「那就麻煩妙妙陪小米囉。」拉過聽到這個被他駁回無數次的暱稱現在卻連米羅母親都知道而愣住的卡妙咬了一下耳朵,便帶著修羅出去。 「你快睡。」 卡妙的話還是這麼簡潔有力,米羅重新倒在床上拍拍身旁:「妙妙,我們一起睡。」但卡妙動也不動。「妙妙?」 米羅的母親剛才才交待他不要太靠近米羅。但他又覺得生病的米羅很可憐,卡妙對弱小動物一向有耐心與愛心。 最後還是米羅眉開眼笑地等卡妙躺進被窩,替他拉好被子,一句話向卡妙飄去:「妙妙,你放心,我不會把感冒傳染給你的。」 他自己都不在意會不會感冒了,就算感冒了大不了就像米羅一樣躺上幾天,現在聽到米羅這麼說,卡妙一時之間不知作什麼反應才好。 好半天才一句。「…我不怕你傳染。」 這句換來米羅一個大擁抱。 「我就知道妙妙對我最好了。」 米羅仍帶餘燒的偏高體溫,讓體溫一向偏低的卡妙不太習慣,卡妙雖想推開他但想他是病人又不好意思。 他想著他什麼時候對米羅很好?好像都是他對米羅不好呢。 轉頭想問米羅,發現人已經睡著了。 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見到米羅純真無邪的睡臉,卡妙也不自覺地露出淡淡笑容。 修羅本想吃完蛋糕就回到米羅房間繼續他的保姆義務。但米羅的母親也就是他的表姨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的猛找他聊天,害他又多吃了一塊蛋糕花了些時間。 米羅的母親又遞了一堆蛋糕給他,與米羅同出一轍的笑容彷彿是在說:不要打擾他們哦。 在幼稚園裡認識米羅的人都知道米羅與卡妙最要好。但修羅天生的責任感加上關愛心還是讓他擔心卡妙會不會被米羅傳染感冒。 最後在挺著有些微微凸起的肚子的修羅面前,就是兩人互擁入睡的情景。 也許是卡妙的犧牲小我精神感動上天或是米羅認真遵守對卡妙的承諾,卡妙最終並無染上感冒。 看著米羅病好後又如往常一樣蹦上跳下,整個幼稚園的活力來源似乎又回來了;而卡妙也如往常一樣不是不理睬米羅就是放棄抵抗被米羅黏著。 一個身體恢復正常,一個心情恢復正常。修羅雖然很不願意這麼想,但他不得不承認,這兩個人還真是少了哪一方都不行的天生一對呢。 《完》 --------------------- 之前一直猶豫要不要寫這篇天蠍誕… 我發誓我真的真的真的千百個真的千萬個真的沒有想觸小米霉頭T_T(不過小米是西方人,應該不在意吧,哈哈|||) 想好後才發現…這是誕文,我這樣對嗎= =? 算了,都徵求好米媽的同意了,不對也得硬說對(毆) 不過霉頭一觸我也完了,我明明就是食古不化的老人,結果寫好的隔天馬上趕流行,中了流感,除了發燒外,症狀幾乎都跟米羅同學一樣啊冏 果然,不能在人家誕辰削人眉角啊- -||| 這次看起來寫的很短,不是我的錯(不然是誰的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