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蓮華風情

前言: 大概、也許是與標題沒什麼關係(汗) 另外本文並無影射批評任何宗教,請勿過度聯想 ------------------------------------------------- 男人對小孩說,沙加啊,要乖乖聽別人的話哦。 女人對小孩說,沙加啊,要讓別人乖乖聽你的話哦。 姑且不論這對總是唱反調的男女是怎麼結為夫妻的,但對於兒子的教育倒是意外的一致(?)。 接到祖國通知需回去一趟,本來沙加也得一起,但兩人以上課為由將他留了下來,並暫託給史昂照顧。 金髮男孩面無表情凝視兩人登機的背影。突地上前一步,後面一隻本想搭肩的手撲了空,悶悶的摸了下鼻子。「沙加啊,我從以前就懷疑你背後有長眼睛。」 符合年紀的童聲卻用不符合年紀的冷淡語氣開口:「是你的腳步聲引起我的注意。」 「你講話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成熟。」小大人,老孩子。卡諾對於這與眾不同的孩子總是少了番戲謔多了番頭疼。 甫一出生沙加便被測出為神佛轉世,注定需為祖國國教貢獻一生。但看似道貌岸然的父親卻反骨的認為將未來交託給虛無飄渺的信仰實為非理性行為;而總是特立獨行的母親覺得她懷胎十月可不是為了讓孩子剔光頭埋沒在那誦經聲不斷的古老寺廟裡。 神佛轉世的身份對沙加來說就是半歲走路八月說話足歲寫字任何學習對他來說皆不成問題。受國教影響思考佛理領悟人生大概就是他尚未來到這間幼稚園前最常做的娛樂消遣。雖然現在也相差不遠啦。 這種情形沙加的雙親並不樂見,所以接到這間幼稚園的入學通知時,兩人差點將沙加抱的喘不過氣來,齊聲的嘿嘿嘿讓當時要滿4歲的沙加第一次感到所謂的毛骨悚然。 史昂初聞只是不可置否地揚了揚眉;童虎則沒什麼太大反應,畢竟再奇怪也沒史昂奇怪;艾奧羅斯張著嘴驚愣三秒聽到撒卡的偷笑後有些尷尬的恢復正常;至於撒卡與卡諾分別以溫柔與開朗的微笑表示對沙加的歡迎。 通常知道沙加神佛轉世的身分的人不外乎驚訝、不解、沒反應三種。小孩子特有的敏銳度讓他們似乎了解沙加不是與他們"同一國"的人。倒也不是特別排斥,只是沙加說的話常常繞得他們一個頭兩個大,久而久之願意主動與沙加說話的孩子可說是用手指頭就數得出來。而沙加倒也不覺得有什麼,從他懂事就是時常獨自一人,接受眾人對他的尊敬、崇拜、畏懼、排擠。 史昂等人自然注意到這種情況,但從事幼稚園這份工作並不容許他們將所有注意力全放在沙加的人際關係上。 史昂與撒卡有空便與沙加談話,縱使說的內容常偏向討論艱深哲理;艾奧羅斯與卡諾雖然也肯花時間陪伴沙加,但事前功課的準備總還是讓他們顯露疲態。 後來有了穆。 聽說沙加要來家裡住一星期穆非常高興,除了艾奧里亞與卡諾外其它三人一致贊成穆與沙加睡同一間房間。 艾奧里亞知道沙加與穆一向感情好,但他與穆感情也很好啊,穆依然無視艾奧里亞的嘔氣歡天喜地的拉著沙加呵呵笑。 討厭的沙加,討厭的穆。 沒有穆我睡不著啦…嗚… 嚴格說來艾奧里亞有抱著東西睡的習慣,所以穆一向是他的抱枕。之後艾奧里亞不抱穆改抱著某隻獅子玩偶的事便屬後話了。 史昂對穆的寵愛已是非同一般,身為他兒子的撒卡與卡諾同樣,但卡諾似乎更勝撒卡一籌。在幼稚園裡他可以睜隻眼閉隻眼讓沙加老是黏著穆(請勿扭曲事實),但現在連在家裡還要將他可愛的穆拱手讓人(請勿再度扭曲事實)他實在是無法容受。 小穆只有我能玩啦,可惡。 沙加有某種程度上崇敬史昂這位才華出眾傲視群倫的幼稚園園長。雖然他知道這位一向慣於指使人的美豔男子有著極度任性,但這麼明顯的看到事實還是讓他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童虎--」伸。 「……」 「童虎--」再伸。 「……」 「童--」 「你有完沒完,史昂,你是不會自己起來拿嗎!?」 史昂嘴裡叨片蝦餅,手裡拿杯麥茶,淡淡的迎上童虎惡狠狠的表情。 「我是屋主哦,童虎。」 童虎非常、非常、非常想撕爛史昂那張笑燦如花的臉,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除非他想從明天開去睡馬路邊。 「沙加。」朝男孩招手要他坐過來:「來,有好吃的手製蝦餅與好喝的自釀麥茶哦。」 在一旁看童虎洗碗許久,沙加發問:「為什麼還要忍氣吞聲住在這?你早就可以搬離了不是嗎?」 手上滿是泡沫,拿起另一個髒污的瓷盤,沉默了一會。 「說的也是,我的存款已經夠買一間套房了。」 沙加再怎麼明白事理,此時他卻看不懂童虎臉上的落寞。 艾奧羅斯雖然比不上撒卡的和藹可親受歡迎,但在沙加心中他是個正直穩重又誠懇謙恭的有禮青年。 短捲有型的金棕髮、鍛鍊有成的身材,散發陽光氣息的麥色肌膚。 標準的男人。 沙加一向不滿意自己貌似女孩的容貌與吃不胖也練不壯的身材。 母親說,遺傳到我美麗的臉蛋與自誇的體質,不愧是我兒子。 父親說,沙加,現在你還小,不用擔心,繼續努力以後一定會跟爸爸一樣成為男人中的男人。 他決定無視才不到三天就開始滋長的思親情緒,將注意力放在未完全關上的房門。 「撒卡…」 「艾奧羅斯,你到底做不做?」 難得聽到被眾人推為天使般完美的撒卡聲音中帶有與史昂相像的任性,沙加甚少的好奇心被挑起,不躡手也不躡腳的站在門邊聽。內中兩人絲毫未覺。 「撒卡…這麼做就太對不起史昂大哥了。」 「艾-奧-羅-斯-這是你和我之間的事,跟爸爸又有什麼關係。」 「但你是他兒子,我怎麼可以…」 見硬的不行,改變策略。撒卡挨近艾奧羅斯,而艾奧羅斯則是往床頭櫃退,退到不能再退,抬眼對上撒卡含著溫柔的藍眸,不自覺吞了聲口水。 「洛斯,難道你不想嗎?」 「呃…」 面對撒卡美麗帶點危險的微笑,艾奧羅斯天人交戰一番,最後坐直嚴正的拒絕對方。 「撒卡,抱歉,我…」 話未說完就見撒卡已經笑攤在床上,捧肚之餘還不忘抓住艾奧羅斯的手。自覺又被戲弄,但見撒卡很久沒笑得這麼開懷,一呼一吸後想發怒的念頭便隨空氣散去了。 通常他有辦法從短暫幾句對話中大概推測出對話的內容。可沙加這次覺得這段對話與他時常思考的哲理一樣難以理解,他決定回房後好好滲透裡面所含的玄機。 問他為什麼不繼續聽下去?很簡單,因為兩人突然沒了聲音,而沙加沒有偷窺那種非君子的習慣。 沙加依舊閉著眼,不是他有殘疾,而是他閉著眼比睜著眼更容易感受到外在事物,神奇的是他不曾在閉著雙眼時碰撞到任何東西,這讓其它孩子認為這是比起神佛轉世更讓他們佩服沙加的一點。 但艾奧里亞小小的熊貓眼卻讓他睜開眼來。 艾奧里亞一把抓住沙加的肩頭,沙加皺了下眉,正要開口,只聽艾奧里亞疑似顯示主權的宣言:「沙加,小穆只是暫時借給你而已哦,一定要還我哦!」 什麼還不還的?穆又不是東西。況且是穆要來跟他睡的,他可沒跟艾奧里亞搶。 對於這個與艾奧羅斯神似的男孩沙加沒有特別的好感或是厭惡。真要說的話,他覺得艾奧里亞以自家兄長做為成長目標是很好,但不需要成為第二個艾奧羅斯。而是要成為一個能讓艾奧羅斯驕傲的弟弟。 艾奧里亞抱住沙加,歪著頭想了會。 「我還是喜歡抱小穆,沙加你太瘦了好難抱哦。」 丟下呈石化狀態的沙加,艾奧里亞自顧自地跑下樓找人玩去。 卡諾將一頭長髮分邊紮起,對鏡中的自己微笑。 「…這就是撒卡的可愛版嗎?你覺得怎樣?」 沙加前往借宿房間的途中,被卡諾拖到房裡看他耍白癡。 「不予置評。」 揉揉有些發疼的手腕,說實話如果是撒卡這麼做的話他大概會覺得不錯(?),但臉與撒卡一樣氣質卻相差甚遠的卡諾這麼做就是令人難以接受的三條線了。 「我說沙加,你講話就不能小孩樣一點嗎?」 「我沒有義務成為你心中所想的形象。」 倒。「算了,當我沒說。」卡諾眼裡一抹謔意,將對他桌上全家福照片有興趣的沙加硬是把他耀眼的金髮也綁成跟自己一樣。 一番折騰後卡諾很滿意自己的傑作。 「沙加,你這樣很可愛嘛,不像平常冷冰冰的,多了點柔和,而且,這樣很像小女生,哈哈哈!」完全無視沙加冷到不行的眼神,卡諾還火上加油輕浮的吹了聲口哨。 沙加一直認為任何一個人做任何一件事都是有理由的。 「你那是什麼手勢?」 雙手合掌又緩慢的轉為十指稍離彎曲成一圓球之勢,盯著卡諾好一會兒,再度合掌後放下。 「沒事。」 對於卡諾某些以反正道來達到目的的行為沙加不表示贊同,但整體來說沙加認同卡諾的才智並不遜於撒卡,旁人總是認為罩在撒卡的光環之下的卡諾是幸福的,但對卡諾來說卻是顯得不公。 就算是雙胞胎也絕對是不同的兩個個體,更遑論總是對撒卡抱持著敬重與競爭意識的卡諾了。 沙加其實挺欣賞豪放不羈的外表下有顆深思熟慮心的卡諾,雖然常覺得對方老是說自己跟他搶穆而感到莫名其妙。 「嗯…你又沒長得比我帥,為什麼小穆會這麼喜歡你啊,你一來就把我這個哥哥踢到一旁去了。」 打下聚光燈蹲在角落劃圈圈,頓時變成遭人拋棄的可憐小媳婦。沙加抽掉卡諾正咬著的手帕在卡諾還未拆掉的馬尾上打個蝴蝶結。 「你真無聊,卡諾哥哥。」 穆是在學期中才進幼稚園的,聽說是因為他父母那邊出了一些問題的緣故。 大家對穆罕見的淺紫髮很有興趣,尤其是與史昂一樣的額上兩枚圓點。 『史昂老師的兒子!』 名偵探米羅始終認為真相只有一個。 被史昂丟出去的時候卡妙難得大發慈悲地接住他。補上句:『笨蛋。』 『要不是我知道你還是處男,不然我也---』 將童虎一腳踹飛的史昂,白皙的瓜子臉透出淡淡薄紅。艾奧羅斯三人來不及捂住小朋友的眼睛禁看這暴力的一幕,就發現這群小鬼頭對這位園長的崇拜度又加深了。 不三思而先行的下場就是工作量增加三倍。平常已固定的工作量要怎麼增加?那好辦,每一項都得再重做二遍不就行了。 總而言之該喊史昂叔叔的穆卻喊史昂為爸爸,對穆來說,爸爸與爸爸的弟弟都很疼他,那麼叫爸爸的弟弟為爸爸也沒什麼不對,反正史昂也沒糾正。(有疼便是爹?) 在孩子們見沙加就像見著他神佛的身分一樣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風氣下,只有穆會笑眯眯的接近沙加聽著沙加談論佛法哲理,離奇的是穆竟然還有辦法插上幾句話。 就算穆不懂,他也會要求沙加解釋給他聽,而沙加也會儘量用淺顯的方式且有耐心地對穆講述。 起初沙加覺得這個幼稚園終於出現一股清流(?)時又發現這股清流原來是加了太白粉變成傳說中的勾芡帶著黏性。 除了上課以外,待在幼稚園的其他時間,沙加幾乎與穆在一起。 當穆總是帶著甜甜的笑容用軟軟的童音喊他的名字:沙加。沙加覺得這個世間除了生身父母之外還是有值得留戀的。啊啊,神佛的轉世不一定就能成為神佛的。 不過這個乖巧聽話又隨和的可愛孩子果然跟史昂是有血緣關係的。任性起來也是非比一般也是讓人摸不著頭緒。 就像現在,門上一張白紙讓他停下腳步。 不愧是與他一樣聰明又早熟的穆,連「沙加不可以進來」這幾個字都寫的這麼的漂亮、又充滿著個人特色。 花了五秒思考今天早上、昨天、前天、甚至剛到這裡的那天,他做了什麼會讓他看似被穆掃地出門的舉動。 結論:無。 「穆。」 「……」 「穆?」 「……」 「穆--」 「穆不在裡面。」 轉門把的手伴隨聽到這不合邏輯語言的思想瞬間停住,又繼續動作。「穆,開門。」 「我不要,穆不在裡面啦。」用棉被將自己裹的與某種白色的蠕動生物一樣,閉上眼硬是不去理會發出聲響的來源。 「穆,你怎麼了?」饒他是神佛轉世也沒法對一個已鎖住的鎖使用佛法哲理攻擊讓它棄械投降。 「……」 「穆,開門。」 「不開不開我不開~~~」 「哦哦?沙加是大野狼嗎?」 沙加回頭,就見史昂站在身後,而他竟然一點也沒發覺。示意沙加別出聲,史昂柔聲地扮演披著羊皮的狼,不,是披著狼皮的羊,對裡面的小羊說:「穆,是爸爸哦,開門好不好?」 沉默一會,「…沙加呢?」 「沙加見你都不理他,就到艾奧里亞那去囉。」 「…哼。」 哼? 哼!? 他家的穆竟然學壞了,會發出這種輕視人的語氣詞??是哪個傢伙這麼有膽敢教壞他家最純真可愛的小天使?大概是那老是不受教的二兒子吧。史昂想著待會該打卡諾幾下屁股才行。 「穆--」 「爸爸,等等,我開。」 開門後反射性就要再把門關上,史昂伸手攔住,將沙加推了進去。 「爸爸~~~」 「小穆乖,乖乖跟沙加待在床上,和好才能下來哦,爸爸在門外等你們。」 穆很委屈地眨眼,將已呈脫殼狀態的自己重新裹好,很、小、氣、地哼了沙加一眼就又回到床上。 沙加也想跟上,但穆卻說:「你不准上來啦。」 見穆反應如此激烈,沙加坐在床沿背對著像被踩到尾巴的貓般生氣的穆:「穆,我想不出來我做了什麼讓你這麼生氣。既然你不想看到我,那我待會就打電話要我的父母回國帶我回去。」 本來還生氣的穆聽到沙加的話頓時呆了下。 「我一直認為只有你了解我,沒想到你卻不願意讓我了解你。哎,穆,我果然還是不適合與小孩子在一起。」沙加嚴肅正經又帶有遺憾惋惜的語氣,實在是跟他的童音一點都不匹配。 穆緊張了起來,沒注意到沙加話中的含義也沒發現到沙加在大腿旁暗畫了個X。 「沙加~~~不要回去好不好?」 從小受寵的孩子大都會任性驕縱,遇到不順心的事便來個一哭二鬧三打滾。但穆卻出奇的聽話;想要什麼東西,還沒開口聰明如史昂慧黠如撒卡機伶如卡諾早就準備妥當就等他收下。其實穆也很想像一般小孩任性,是他週遭的大人讓他連任性的機會也沒有。 難得遇見一個可以讓他任性撒嬌的人,穆蹭啊蹭地靠近,脫掉心情不好時習慣性在床上就想捲起的被子,大眼眨巴眨巴地與沙加在穆面前會睜開的眼對視,很自動地身子一歪往對方懷裡倒。 沙加明白為什麼艾奧里亞晚上總愛抱著穆睡,姑且不論那俏圓臉蛋與白皙柔軟的肌膚觸感,不若沙加的細瘦,稍腴非胖的身材實在很符合一個枕抱物該有的條件。 即使如此沙加還是(表面上)不為所動的向穆述說伯樂難求的道理。「連了解我的人都要棄我而去,那我留在這裡還有什麼意義呢,我還是準備剔頭進寺唸經好了。」俗話說:出家人不打誑語。他雖然是神佛轉世但他並沒有出家,所以他可以打誑語咯。 「嗚…沙加不要走,不要丟下穆…嗚嗚…」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他竟然讓穆哭了。可以預見待會下場不是被史昂吊起來打就是被卡諾抓過去踹。 他不過是想發揮難得出現的玩心而已嘛。沙加的聲線有一絲絲的慌亂,輕拍穆的後背:「別哭別哭,不要我走的話就告訴我為什麼生氣?」 「…因為、」穆抬頭望著他,沙加看大顆大顆眼淚直直落下,心裡很是心疼,又感到恐懼,說不定連撒卡都會對他施以極刑,就算他是神佛轉世但他沒有金光護體啊啊啊---「因為怎樣?」 「因為你比較喜歡卡妙,嗚嗚…」 「卡妙?」要是被米羅聽到他很有可能天天受到米羅的惡作劇招呼。「我沒有。」 「你騙人,你對卡妙說你很喜歡他,沙加是騙子,嗚、嗚嗚……」 今天下午下課時間經過上繪畫課的小班,探頭沒發現穆的人影,恰巧卡妙坐的位置離門口很近。卡妙雖然也像其它人不會特別主動找沙加說話,但他是少數會認真聽沙加說話的人。 『你畫的是…』 『鳶尾花。』 瞄了一眼擱置在旁的書。『法國國花…』 『嗯。』 『你很喜歡這花?』 見卡妙沒什麼太大表情的點頭,沙加詳細看畫。忽聞卡妙一句:『你喜歡嗎?』 拍拍卡妙的頭,輕聲讚揚:『我很喜歡。』 能將花瓣分片臨摹的如此細微,可見卡妙的繪畫功力高於一般孩童。再看散落一旁同樣以鳶尾花為主題的多張畫紙,也可知卡妙對喜愛事物的執著與用心。 穆剛從史昂那回來就看到沙加微笑的對卡妙說喜歡的那幕。 穆一向覺得沙加只對自己特別,也只對自己微笑,而他也很樂得獨享沙加的溫柔。因為在他面前他可以盡情的撒嬌不用怕讓人感到厭煩與擔心而保持乖巧懂事。 但那樣的沙加卻將笑容給除了他以外的人。 「…穆,我是說喜歡卡妙的畫。不是說喜歡他。」捉住穆的手指相扣,無比堅定又帶溫和的口氣說著想讓穆安心的話。 「…真的嗎?」 穆還是有點懷疑,他喜歡的人們雖然都喜歡他,但最喜歡的都不是他。他希望能當一個人心中最喜歡的人,他希望能當沙加心中最喜歡的人。在別人心中最特別的存在才有著獨一無二的真實感。 「真的。」 「真的真的嗎?」 「真的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嗎?」 「真的,真的,真的,不管是多少真的,都是真的,穆。」 乖乖的讓沙加抹去臉上的淚。「那沙加最喜歡穆嗎?」 「嗯,我最喜歡你。」額靠額感受穆的體溫,對著美麗的紫晶,湛藍的眼底滿是認真。 露出開心的笑容,穆很高興地親了沙加一下。 「我也最喜歡沙加!」 沙加覺得他來到這個家之後石化+驚訝的次數抵得上他一年來的總和了。 「你們出來啦…穆!?怎麼哭了!?沙.加.你對我家小穆做了什麼---!!??」 穆的親吻可以算是最後的晚餐嗎?沙加想。 《完》 ----------------------------- 換個模式寫,不然再繼續生日當天的模式我大概會掛掉… 小孩子果然是最難寫的東西 早熟的小鬼也果然是最難寫的東西Q__Q 本來沒讓沙加殿這麼好過的(啥) 但…看在壽星的份上,還是給他一點甜頭吧(沙:天舞寶輪=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