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夏之流光

這家店位於鬧區底,兩條大馬路的交叉口上。店內約15坪大小,多為女性在此流連忘返,選購中意偶物。 一隻大型獅子布偶用它兩顆核果般大小的黑色眼睛與隔著櫥窗注視牠的小男孩大眼瞪小眼。 與自己類似髮色的鬃毛,威武生風,唯我獨尊的姿態,讓艾歐利亞看傻了眼。 「哥哥,我想要這隻獅子。」拉了拉正指點他人道路的艾奧羅斯。「我想要牠!」 微笑送走對自己鞠躬道謝的女性,金棕髮青年瞄了一眼價碼牌,再看看滿臉期盼的艾奧里亞,對他搖搖頭。 晚飯時艾奧里亞嘟著嘴,只用筷子戳著碗裡的白米飯。 卡諾怪聲怪氣地說著吃飯跟獅子一樣大胃口的艾奧里亞竟然只扒了幾粒米、天要下紅雨了之類的話,立刻被艾奧羅斯壓下。 「哪壺不開提哪壺!」 一旁的撒卡尚未消化這句的含義,小獅子便倏地站起,丟下句「我不吃了」就咚咚咚地跑上樓去。 聽了艾奧羅斯的說明,在場的眾人很明顯地有了意見上的分歧。 以史昂為首,撒卡為副的「小孩子臉上不適合憂傷的表情,讓孩子擁有快樂的童年是身為父母該具備的心態。」做為主張的親獅派。 另者則是童虎、艾奧羅斯將「過度的寵愛是溺愛,培養孩子正確的金錢觀與價值觀。」當做辯論觀點的反獅派。 雖然史昂父子一向有著令人欽羨的口才,但這次童虎與艾奧羅斯一反常態地堅持,加上沒卡諾在一旁搭腔,史撒二人竟也佔不上風。 穆坐在卡諾腿上晃腳悠閒喝茶,卡諾隨意輕指敲桌。 「穆。」 「?」 「那家玩偶店的女主人聽說很漂亮,你看過嗎?」 在史昂連「你這樣會造成孩子心靈創傷傷心欲絕進而自閉過度轉為陰沉乖僻之後變成犯罪少年毀了一個國家未來的棟樑」這種話都丟出來時,艾奧里亞從房裡衝出來站在二樓扶手處大喊:「我不要獅子了啦!」 艾奧里亞的聽話讓艾奧羅斯著實鬆了一口氣,但結果就是撒卡拒絕跟他說話,讓他眉毛直跳。 艾奧里亞畢竟還是個孩子,單純的他只想讓大人們停止爭吵才說出那樣的話,其實心裡還是對那隻威風凜凜的百獸之王念念不忘。 其它孩子看著園長與副園長見面只用鼻孔哼氣打招呼,連在他們眼中最相親相愛的艾奧羅斯與撒卡-- 「撒…」 「…」轉頭就走。 艾奧羅斯的心裡簡直比竇娥還冤,他不過是想好好培養小孩子的價值觀嘛。 艾奧里亞破天荒地沒一早就給同樣愛嘻鬧的米羅一個打架式擁抱。修羅經過他面前正要開口,只聽到他悶悶說了聲:「修羅哥哥早」,然後默默地走開。 修羅本想幫他拉好衣領的手僵在空中。 米羅覺得今天的幼稚園氣氛與卡妙家那台新換的冷氣一樣,涼,涼到很冷又很冰。 於是卡妙也用很冷又很冰的眼神讓米羅打了個冷顫。 小孩子特有的敏銳度讓他們不會特地去招惹這兩組暗潮洶湧的人馬。一律看著悠然的穆,穆圓溜溜的雙眼轉向打了個哈欠的卡諾。 「沒~事,明天就好了啦!」 事實上正如他所預測的…才怪!隔天狀況仍無改善,這時卡諾大爺終於發覺不妙,在頭兒紛紛只顧顏面不顧事業的情形下,卡諾,偉大的卡諾,值得令所有人齊聲頌讚的卡諾(以上節錄自卡諾語錄),以一人之力東跑西忙地打點一切,讓小蘿蔔頭們嘆為觀止。 「卡諾哥哥,要去哪?」 「找這次事件的兇手,把牠買回來槍斃。」 「槍…斃…?」穆很可愛地歪了下頭。 兩人走到擦得淨亮的櫥窗前,一隻無尾熊抱著一截由加利枝葉貌似津津有味的吃著。 「客人實在是非常抱歉,昨天晚上已經被別的客人買走了…」 年輕的女店主臉紅地向斜靠在收銀台上用輕挑語氣勾魂眼神詢問的藍髮青年致歉。 「沒想到竟然有人救走犯人,真是罪無可赦!」 「?」卡諾哥哥,穆還是…聽不太懂耶… 原本以為沒望恢復和樂氣氛的卡諾,豈料四人聽到獅子被人買走的消息,不約而同的長吁一口氣。 雖然獅子沒有了,但大家可以像以前一樣你說我笑的,艾奧里亞雖然難過但還是努力撐開笑臉對著輪流來安慰自己的家人們。 園長與副園長又開始整天拌嘴,撒卡也終於肯跟艾奧羅斯說話,讓一群小鬼們簡直想用滾的來表達他們的喜悅,這種艱難的任務當然是由年紀最小的米羅來執行。 滾到卡諾腳下,米羅跳起一把抱住卡諾開始搔他的癢,卡諾也不甘示弱的反擊,兩人玩的不亦樂乎。 趁艾奧里亞去上廁所,其它人圍著穆聽他說明事情經過。 卡妙偏頭看修羅,淡然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緒。修羅則是抿著嘴,像是盯仇人般直盯著地板。 「艾奧里亞。」 「小艾!」 「乖乖,不要哭哦!」 「這個糖給你吃,別難過呦!」 艾奧里亞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就被大夥接聲連氣地你一句來我一句去。 卡妙還是在看修羅,看到米羅受不了把掙扎的卡妙拖走。修羅依然死盯著地板不發一語。 當時他只是與父母出門做例行的夜間散步,與平常走的路線不同,恰巧經過這家店。 不可否認,女主人的巧手擺飾讓每個駐足的人都覺得這隻獅子正威風凜凜地傲視窗外街道。 修羅也是被那股氣勢吸引,不自主的腳定格在櫥窗前。 好大的獅子啊,好漂亮的毛色,好帥好威猛的姿勢啊……修羅愣到女主人將獅子移走打包裝遞到自己面前時才回神過來,只見父母都在對他笑著。 沉默寡言又早熟聽話的兒子難得對一隻布偶發呆了這麼久,想必是很喜歡吧。 怎麼辦?怎麼辦? 卡妙跟在修羅的身邊轉啊轉的。 兩人是鄰居,那隻獅子玩偶他在修羅房裡見過,卡妙努力地想榨乾自己三歲多的小腦袋幫修羅出主意。 但下一秒又被名為米羅的八爪章魚給黏走。 修羅下定決心邁開腳步,去找艾奧里亞…的哥哥,艾奧羅斯談談。 艾奧羅斯站在餐廳與撒卡聊天,看到修羅一臉趕赴沙場般的表情,差點忘了下一句要對撒卡講的話。 聽完少年修羅…不,是兒童修羅的煩惱後,撒卡柔柔的笑與那雙白淨的手漸漸撫平了修羅煩躁的心情。 艾奧羅斯沉思一會,望向撒卡,撒卡美麗的藍眸也定定的注視著艾奧羅斯。 一場歡樂的生日會,主角卻還是小小的繃著一張臉。 「里亞,笑一個嘛。」 穆對他大大的笑了笑,兩隻手指牽起艾奧里亞的兩邊嘴角。 「你要為一隻獅子難過到什麼時候,艾奧里亞。」 雙手抱胸一副小大人樣的沙加,半閉著眼,嗯…這樣垂頭喪氣的樣子很像一隻小狗。 沙加自樂地在心裡對同伴下了犀利的評語。 米羅發揮他遺傳自舞蹈家父親的優秀血統,從門口處往三人所在的地方用花式溜冰的姿勢滑了過來,還不忘在途中耍帥旋轉三圈。 「小艾!你是壽星耶!高興一點!」有一點點頭昏的撲向艾奧里亞。 其它人魚貫而入,艾奧里亞努力打起精神不讓其它人掃興。 回到家,艾奧里亞踏上木製地板,對著偌大的客廳,沉悶悶的開口:「我回來了。」 進家門要說招呼語,這是史昂訂的規定,就算家裡沒人也一樣比照辦理。 艾奧里亞剛來時常常進門就往裡衝,於是被史昂罰了幾次站在門口外唸50遍我回來了,唸到不停被路人行注目禮後才逐漸習慣。 生日會上的歡樂氣氛看起來讓他心情好一些,但離開後又忍不住想起那隻與他無緣的獸之王者。 以致於無注意到自己的兄長與撒卡進門後又出去一事。 童虎在準備晚飯,穆在旁幫忙,史昂與卡諾下著五子棋。 「艾奧里亞,去開門。」頭也不抬的史昂吩咐。 正在擺碗筷的艾奧里亞跑向玄關,一開門,一龐然大物出現在門口,嚇的他本想大叫,但仔細看,這… 與抱著玩偶的修羅眼對眼,再上上下下打量了玩偶,反應過來的啊了一聲:「我的獅子!」 「…生日快樂,艾奧里亞。送你的生日禮物。」 「哦哦,原來修羅是幫助犯人脫逃的共犯啊。」 卡諾咯咯的笑,穆還是歪著頭不知道那個共犯跟修羅又是什麼關係。 「艾奧里亞,你要對修羅說什麼呢?」 艾奧羅斯提醒尚處於吃驚狀態的艾奧里亞。 艾奧里亞難得有些害臊,雙手交叉背後,腳尖劃了玄關地板三圈圓,低頭抬眼的道謝:「修羅哥哥,謝謝你!」 修羅還是平時那副酷酷的表情。「不客氣。」但仔細觀察,嘴角弧度似乎有上揚的趨勢。 「里亞,我也要抱獅子。」 與艾奧里亞同睡的穆一臉興奮接過與自己差不多大的玩偶,把獅子的前腳後腳擺成各種姿勢。 「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艾奧羅斯與撒卡聽到隔壁房裡蹦蹦跳跳的,兩個小孩跟一隻玩偶玩的樂不可支。 「艾奧里亞,獅子是修羅送給你的對不對?」 艾奧里亞對撒卡的提問乖乖點頭。 「現在你有獅子可以抱著睡很開心,那本來有獅子的修羅現在沒了獅子是不是很可憐呢?」 艾奧里亞搖晃獅子尾巴的手停住,想了想,點頭。 「那麼你是不是該送什麼給修羅,不然他晚上沒獅子抱會很寂寞的。」 艾奧里亞望向艾奧羅斯,艾奧羅斯對他點點頭。 幾天後,卡布利家收到一個快遞,收件人為修羅.卡布利。 寄件人的名字用著稍斜的字跡寫:艾奧里亞.萊普拉。 隔天修羅一到幼稚園就四處尋找艾奧里亞。 「艾奧里亞!」 修羅難得大聲的喊,與穆站在一起的艾奧里亞回頭過來。 「修羅哥哥。」艾奧里亞熱情的揮手,修羅走到面前,順了一下呼吸,原想先說謝,但話一出口就變成:「你哪有錢買!?」 「啊?」 穆用手拐了艾奧里亞一下,小聲:「里亞、那個!」 「哦。」艾奧里亞恍然大悟,拉開與艾奧羅斯相似的陽光笑容:「嘿嘿,用我的零用錢啊,錢不夠,爸爸借我一點,爸爸說幫他槌背抵…抵…」 「抵債。」穆接口。 「對對對,抵債。」雖然他不懂抵債是什麼意思。 「告訴你哦,我們幫那隻獅子取名字了。」 兩人笑的神秘兮兮,雖然知道這是引自己探問的手段,但修羅還是問了:「什麼名字?」 艾奧里亞童稚但不失中氣的聲音響徹雲霄。 後來修羅決定把那隻有著大角的山羊布偶取名為:艾奧里亞。 《完》 本來以為對小艾的愛不夠獅誕文會生不出來 怎知很快就寫完了,便算納涼了很久(踹) 其實獅誕文是我的怨念產物~~~~~獅子啊獅子啊獅子啊T__T!!! 我還是生不出來修小艾,另外大艾哥哥在我心中是完美形象,所以達不到某人的期望(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