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夏日

給惡魔: 廢文一篇,隨便看看後,記得要把它丟去資源回收筒嘿! 另外,鋼鍊文不會再生了(腦汁枯楬了,生不出來了)。 夏日/大x豆/by烈 ==================================== 「.....................」 略感炎熱的天氣,蔚藍無雲的天空下,東部邊境,利塞布爾,寧靜詳和的鄉下地方,一名金髮少年,正 蹲在後院的小田地裡。 神色複雜的盯著,應該快點把它們種在土裡,手上這些五顏六色的植物種子。 心裡想著比拿可奶奶一定是故意的,明明知道他對"豆"字非常敏感,還特地在出門前要他栽種各種不同 品種的豆類,說是讓他排遣無聊用的。 根本就是故意找碴嘛,這個小老太婆。 雖然已經沒有以前這麼矮了,不過這幾年來也只長高了5公分而已。從外表看起來一點都不符合現在已經 19歲的他。想至此,忍住想把這些豆子通通丟進垃圾桶的衝動,終於要開始昨天就應該動手的事。 其實他對這些豆子,是有著莫名的反感及莫名的親切感的。 反感當然是因為,老是有某人很愛叫他小豆子,然後自己被激怒的時候,又仗著身高的優勢壓著自己的 頭涼涼的說反正長不高的小豆子很可愛啊幹嘛一定要長高咧這樣抱起來才方便啊之類的話。 親切感...該死的親切感...忽然覺得自己很可悲,看來真的是已經習慣別人叫自己豆子了,所以,在看到 這些豆子時,會有種它們很可愛的感覺。 可愛... 想到那個每次看到他一定會先來句可愛的小豆子的混帳傢伙。要不是因為今天他會來,他早就跟溫莉她們 去北部旅行了。 是說...留在這等那人來這件事,好像,比起旅行,會讓他更覺得高興啦........ 有些沾上泥土的右手不自覺地摸上自己的臉。有時少年會盯著鏡子裡的自己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麼 看就是想不出他到底哪裡可愛? 不只是利塞布爾的大叔大嬸,軍部裡與自己相熟的大哥們也是,連阿爾以前也常常說哥哥真的很可愛呢。 阿爾....... 低下頭,神色黯淡的想起自己的弟弟。 為了自己犧牲的,唯一的弟弟。 ===================================================== 一年半前,艾力克兄弟得到了賢者之石--- 有人將很小塊,很小塊的,真正的賢者之石,託軍部的人,交給當時還是四處尋找賢者之石線索的他們。 據說,那是有著一頭金色長髮,留著鬍子的中年男子要給他們的。 名字,不曉得。不過,好像也是姓艾力克的樣子。 聽到的少年臉色大變,生氣的說著我絕對不會用他給的東西。 但是盔甲的弟弟卻不這麼想。力勸兄長,這是恢復原來身體的大好機會。 其實弟弟不討厭爸爸的,他很喜歡媽媽,也喜歡爸爸,當然更喜歡哥哥,他好喜歡他的家人們。 少年的身體震了一下。是啊,阿爾說的沒錯。他們找了這麼多年,就是無法找到,不需要犧牲別人就能 製出賢者之石的方法。 但是,假如這賢者之石是那個人犧牲別人做出來的呢...? 不會的,爸爸不會這麼做。哥哥,你知道爸爸他絕對不會這麼做的。這一定是爸爸知道真正的賢者之石 製作法做出來的。 真的很討厭那個棄媽媽於不顧,也沒盡到一個父親該有的責任的人。但是,我曉得他的個性,他不會。 況且,也不能因為自己的好惡,而讓弟弟喪失了恢復原狀的大好機會。 終於,少年下定決心要使用這顆賢者之石了。 但是,有個問題。 『阿爾,你在說什麼!當然是讓你恢復啊!』 靠在牆邊,黑髮男子目不轉睛的看著,帶著怒氣開口,邊畫著大型鍊成陣的少年。 應該是這對兄弟的父親所拿來的賢者之石,附註一張字條。字條上寫著:"此賢者之石的力量,只能使一 個人恢復原貌。若想使兩人同時恢復原狀,石頭力量不足的情況下,可能會導致無法想像的後果,切記。" 因此少年跟弟弟吵個不停。 『哥哥!不管怎麼說也是該讓你恢復原來的模樣啊!哥哥這幾年受的苦太多了!』 這幾年來,守在嬌小的哥哥身邊,善良體貼的弟弟。知道外表堅強,內心脆弱的少年,一直將兄弟倆所 該背負的罪,自己一人承擔。難過的事,痛苦的事,也盡量不讓弟弟知道。 他從來都沒怨恨過哥哥,他一直都是擔心哥哥的。他真的真的好希望,哥哥能夠回到原來的樣子。能讓 哥哥恢復原樣,是他最大的願望。 至於他自己....... 阿爾馮斯.艾力克這個人。 在四年前早就應該前往天堂了呢。 不,上帝是不會允許罪人待在天堂裡的。 縱使他不信神。 該是把最親愛的哥哥的右手還回去的時候了--- 看向從開始便一句話都沒說的大佐,阿爾向他敬禮。了解眼前的盔甲欲說之事,點了點頭,往跪在地上仍 然叨唸不停的少年走去。 『不行!阿爾,你要聽我的話,當然是以你為優先!不然的話我就算是繼續使用機械鎧也不想用這傢伙給 的......!』 忽然後頸猛地一陣刺麻,眼前一黑,下手的男子接住意識喪失少年的身體。 『你真的,不後悔?』 抱著少年,像是再確定一次的,問他。 『為了哥哥,我不會後悔。』 『我明白了。』 將懷中的人兒放在鍊成陣中央,阿爾也移動龐大的身軀,在鍊成陣旁跪了下來。 『大佐,謝謝你。』 『不,我才要謝謝你。』 『謝我什麼呢?』帶有笑意的溫柔聲音響起,『哥哥交給你照顧,我很放心。』 『衝著你這句話,我就算再謝你一萬次也不夠啊,阿爾馮斯。』 『我說的是真的呢。最後,請再答應我一件事,大佐---』 再次醒來後,發現自己身在中央市的醫院裡。大佐,中尉,哈博克少尉等人,全都圍在病床旁。 『愛德華,你終於醒了。』平常如冰山美人般的霍克愛中尉,露出了難得的微笑。其它人看見少年清醒, 也鬆了一口氣。 『阿爾...呢...』聲音顫抖著,瞄到恢復原狀的右手。慌了,真的慌了。 距離少年最近的焰之鍊金術師以眼神示意他看向放置在病床旁的無頭盔甲。 『………!!!』 血印,消失了。 ---就用我的靈魂,做為哥哥恢復原狀的等價交換吧--- 他沒有哭。 男子告訴他昏倒之後的事情時,他沒有哭。 但當場給了那個笨蛋一拳,竟敢打昏他。然後被打的人還一臉幸福樣,氣的他決定買一送一,再補一拳。 普雷達少尉笨拙地說著安慰的話時,他沒有哭。 反而是被少尉的大叫嚇一跳,因為黑色疾風號突然衝了進來。跳到他身上,搖搖尾巴,舔舔臉頰,也想加入 安慰他的行列。 帶著阿爾的盔甲回到利塞布爾,告訴比拿可奶奶和溫莉時,他沒有哭。 溫莉倒是哭的很厲害,可是不知道為何她要邊哭邊拿板手打他,很痛耶,溫莉。 ---阿爾,你這混蛋! ---使用賢者之石的話,根本就不用等價交換啊! ---為什麼,你....... 在母親的墓旁造了弟弟的墓。 靜靜的,看著墓碑上的名。 他不是不想哭,只是,自從媽媽死後,就沒再哭過。 太久沒哭,忘記哭的感覺了。 一直到男子上前將他擁在懷裡,感受到從對方身上傳來的溫暖。 愛德忽然覺得眼前有點模糊。 淚。 ============================================================ 「可愛的小豆子~~~我來了。」 「…誰是小到讓人看不見的豆子鍊金術師啊!?」 難得沒有立刻變成跳豆,或許是因為剛剛想著阿爾的事吧?拍掉壓在頭上的大手,轉身瞪著身穿藍色軍服 ,已經升格為淮將,依然是萬人迷每天還是收到一大堆情書,讓女人愛慕男人嫉妒老人羨慕小孩仰慕,號 稱是軍部裡最帥的羅伊.馬斯坦古。 「愛德華,你好啊。」站在羅伊身後,出聲與愛德華打招呼的霍克愛上尉。「你在種什麼呢?」 「啊,霍克愛上尉,你好。」不理會想偷抱他的某人,走向如同姐姐般疼愛自己的莉莎,順便再出其不意 地踹向某人一腳。「比拿可奶奶出門前交待...要種豆子類的植物。」 親親豆子這一腳差點就踹到重要部位,好險我閃的快,真是...「豆子?真是奇怪啊...」 「哪裡奇怪,准將?」拿出手帕輕輕拭去少年臉上的泥土,愛德這孩子的頭髮又長了許多呢,都快到腰際了。 「豆子種豆子,當然很奇怪啊。況且,讓小豆子種豆子,相信種下去的豆子一定也長不高---」 「………羅伊.馬斯坦古,我讓你選擇,看是要被我揍扁,還是想被大砲轟死,選一個吧。我看還是我幫 你選比較快,就用大砲好了。」 抓住正要合上的雙手,「哎啊,別這樣嘛,鋼,要是我死了誰給你幸福呀,而且,」原本玩笑的語氣轉 為嚴肅認真,「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難得看到大佐...不對,是准將正經的臉孔,少年也有點小小地緊張起來。 「我跟你說.........」 「嗯...」 「鋼~~~我們結婚吧~~~!」撲上。 卡嚓。 在一臉呆愣還沒反應過來的少年之前,莉莎.霍克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隨身攜帶的槍上膛並抵在 某白目的太陽穴上。 「准將,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一滴冷汗流下,男子笑了笑,「哎啊,莉莎,我怕他待會聽到那件事可能會很難過所以只是想先讓他放 鬆心情嘛。況且我也沒在開玩笑,」嗯嗯...鋼好像瘦了一點,有沒有在吃飯啊?「我是說真的,嫁給我 吧。」 「放開啦你!」使盡力氣也推不開這隻將他當做由加利樹抱的大型無尾熊,無奈嘆了一口氣問:「到底, 發生什麼事--?」 北部最大的醫院,普利斯醫院。一向安靜的醫院,今日卻人聲鼎沸,除了忙進忙出的護士與醫生外,還來 了許多軍方的人員及尋找受傷親人的一般百姓。 昨晚在北部發生了火車爆炸案,犯人是一名粗壯高大的男子,原本是軍方的人。但因常和自己的上司起 衝突且不守軍紀,被軍方驅逐。 心生不滿,加上精神極不穩定之下,帶著臨走前,從軍方的火藥庫偷來的炸彈,上了一班往北部的火車。 被送往醫院太平間的屍體,數目比傷者還多上三倍。有些死者因重度燒傷導致面目全非,一旁的家屬, 哭聲哀淒,連前來調查的軍方,也不禁為之動容,有的甚至也跟著掉淚。 愛德華.艾力克,站在兩具女性屍體前。 掀開白布,注視著溫莉的面容。 對他來說,溫莉不只是青梅竹馬而已,而是"家人",當然,比拿可奶奶也是。 都是重要的家人。 想不到,昨天的送行,竟是最後的訣別。 上天已經奪走他的母親及弟弟,現在連親如姐姐和奶奶的她們也搶走了。 握緊拳頭,忿恨的想著,為什麼,為什麼他沒有跟去呢?要是跟去的話,我或許可以--- 像是看穿眼前的少年心裡想法般,「還好你沒跟去,鋼。」 氣憤的轉過頭,對著一臉冷淡的男人開口:「你說什麼!?說不定我去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我好 歹也是個國家鍊金術師啊,說不定---」 「鋼,別太高估自己了,就算是你,在全部車箱都因強力炸彈爆炸的那一刻,你能做什麼呢?能活下來 就要感謝上帝了,你知道嗎?在所有的乘客中,活下來的有幾個人?而且很多都還待在加護病房觀察中。」 「………!」 「再說,你忘了你弟弟,阿爾溤斯說過的話了嗎?」 -----大佐,請告訴哥哥,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阿爾用自己寶貴的靈魂換回他一度失去的右手左腳。要是他因此不重視生命隨隨便便的死去,那就太對不 起阿爾了。阿爾只是希望,哥哥能用完好的身體好好的活下去啊! 斂睫。「.......我知道了。」 二座墳墓旁,又新增了另外二座。 前天種的豆類植物,已經發出小小的豆芽來了。 少年未綁起的長髮隨風飄揚。 這是第幾次站在墳墓前了,他不願去想也不想去想。 為什麼總是身邊重視的人死去呢? 難道,這就是上天給自己這個觸犯禁忌的罪人的懲罰嗎? 不直接奪走自己的生命,反而是奪走其他人的生命。 這樣的懲罰,真的, 很重。 很痛。 夕陽餘暉盡落在嬌小人兒身上,金黃身影似是與橘紅光彩融合交錯。如此耀眼炫目的景致,冷慟哀思的 氣息充滿四周。美麗,卻又悲淒的畫,令他無法移開視線。 輕輕碰觸略微顫抖的肩。 「鋼...跟我回中央吧。」 之前少年的弟弟死後,本想帶少年回中央去的。 不過少年卻執拗的要留在利塞布爾與洛克貝爾家的兩位女士生活。 對少年來說,她們是他最後的家人了,所以,他並不勉強。 在他不管是大佐或是升為准將一樣忙碌的日子裡,都會定期抽空來探望少年。 與家人在一起的快樂,他也曾有過。所以他能夠理解也能夠體會,那的確是種莫大的幸福。 縱使他不在他身邊,他也不介意。 只是現在,少年,已經,沒有任何家人了。 年輕的天才鍊金術師卻出乎意料轉身抱住他,不語。 眨眨眼,有些詫異地低頭看著將臉埋進自己胸膛的少年。撫摸著柔順的金髮,低沉溫柔的嗓音由形狀姣好 的唇逸出。 「想哭、就哭吧--」 風停了。 「羅伊。」 「嗯?」 「雖然我說過我絕對不會比你早死的,但是,」越來越細小的聲音中,帶著堅定不容拒絕的口氣:「你也 絕對不能夠比我早死。」 聞言,輕笑,「放心吧,鋼,我不是說過了,要是我死了,誰給你幸福呢?再說,」戴著發火布的手抬起 已成淚人兒少年的臉,「親親豆子的命令我怎麼能不遵從呢?」 深遂的黑眸映著自己的身影,愛溺的注視有點使他臉頰發燙。左手右手一起,將男人的臉使勁地往兩旁拉。 「不準叫我豆子~~~~~」 拉下少年雙手,親了親白嫩的手指,「那可愛的小豆子你覺得如何?」 「加小更不......唔」 未完的話語已全數封入令人沉醉的柔吻裡。 夕陽沒入遠方的地平線,唧唧蟬聲依舊未停,微風再次吹過青翠碧綠的原野。 不會忘懷的沉重悲傷與誓不失去的僅存幸福。 伴隨著。 夏日的利塞布爾。 (完) ------------------------------------ 第一次的bl文獻給大豆...又,這真是大豆文嗎...(汗) 大豆好像是被我寫順便的...我是想寫豆中心文嗎= =(爆) 話說回來我家豆子竟然這麼的溫馴...連大佐都這麼溫柔... 簡直嚇壞我了0_0... 阿爾我對不起你溫莉我對不起你比拿可奶奶我對不起你(懺悔中)~ 我不是故意要讓你們掛掉的,我是...有意的~哈哈哈~(毆) 慘了...忘了電的存在= =|||... 其實我還滿喜歡未曾謀面的艾力克爸爸... 最後說一句:我在底在幹嘛啊~~~這一切都是謎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