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行蒼澗
關於部落格
金光&霹靂布袋戲中心。含腐,慎入。
  • 14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秋雨

一、 放學時間,學生們三三兩兩的相約回家去,或是在操場上跑跑跳跳,或是跑去參加社團活動。 不過有個班反常地,幾乎全班的同學都留在教室裡,不時聽到嘆氣的聲音。 其中一個棕髮少年更是嘆的比別人更多次更大聲。 「哎~~~」支手托著下巴,斜眼盯著手上到處都是紅字的試卷。 「哎~~~~~」繼續嘆氣。 要是給媽知道,下個月的零用錢我肯定拿不到的/_... 該把考卷藏到哪才不會被太郎發現咧....... 不知為什麼,少年的媽媽即使沒有少年告知,都能夠知道少年當天有沒有考試。 每次考不好時偷藏的考卷,總是會被家裡養的狗狗太郎找到, 而太郎也會立刻咬著考卷拿到媽媽的面前。 太郎啊太郎,到底誰才是撿你回來養的大恩人...你竟然當幫兇QQ...「嗯?」 坐在旁邊的藍髮少年用手指點了點正在神遊的他,關心的問:「拓也,你還好吧?」 好?「一點都不好~~~」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拓也一口氣整個人趴在桌上。「只考了30分,怎麼會好?好難過倒是真的。」我的零用錢啊> <~ 「其實你考的也不算很低分,班上很多人考的比你的更低啊。」 藍髮少年試著用另外15個人的更慘不忍睹的分數來安慰他。 說不定這個理由可以說服媽媽不要扣零用錢,不過...「是沒錯啦,但是我更想把你的考卷的名字改掉,然後改成我的名字,輝一。」 藍髮少年輝一手上正拿著剛發下來的小考試卷,滿分。聽了拓也的話後,有點緊張地把考卷拿到離他遠一點的地方。 「哈~」輝一緊張了喔。「跟你開玩笑的,怎麼能改呢?老師都登記成績了。再說就算改了把考卷拿回家,我媽絕對不會相信我考了一百分。」 真是心酸啊,考不及格會被罵,但考及格的時候媽媽她都不太相信了,要是真的考滿分,不知道她的反應會如何? 「嗯.....」 現在換輝一在神遊了嗎? 在他面前揮了幾下手,「輝一?發呆哦?我不會拿你的考卷改分數啦。」 「阿?我沒有在發呆啦,拓也,剛剛老師有說下星期一還要再考一次對吧。」 摀起耳朵「我不想聽到這句話...又要考,老師到底知不知道題目很難耶。」 輝一不以為然的回答:「這不是難不難的問題,是用不用功的問題。」 「我知道我知道~全班最用功的就是我們的優等生木村同學了。」 拓也向他眨眨眼「因為只有你一人考滿分,連一向把你視為競爭對手的北條,也只考了90分而已。」 閉上眼睛,學拓也一樣也整個人趴在桌上。現在兩個人臉都貼在桌上互相對看著。 「我又沒有想要當優等生,我只是想好好唸書罷了。」 「是是是,木村同學說的是。」 拓也每次在開輝一玩笑時,都會特別叫他的姓氏而不叫他的名字。 拓也和輝一是在數碼寶貝世界認識的。 回到現實世界後過了一年,兩人都上初中,而且巧的是,兩人同學區又同班甚至連座位也在隔壁。因此,在班上,他們的感情特好。 一個是個性開朗活潑的足球社新星;另一個則是乖巧體貼又文武兼優的好學生。 加上外貌在新進的一年級新生裡可以算是前五名的引人注意,因此才入學不過三個多月,偶爾就會在鞋櫃收到愛慕者的信了。 嘟起嘴巴,看著拓也滿是取笑他的笑臉,輝一回他一句: 「你下次再考不好的話,可是要留下來課後輔導的哦。」 果然,這對拓也來說是具有強大殺傷力的一句話,只見拓也臉上的笑容消失了「課後輔導!?有嗎!?我怎麼沒聽說!?」 「有。」扳回一城了^-^,「你剛剛沒聽到天田老師說,下次不及格的人,通通要留下來特別輔導,直到考到及格為止。」 黑線黑線加黑線,拓也忍不住說道:「我不要留下來,絕對!」 開玩笑,上次被那個老傢伙留一次就讓我跑了60圈操場,這次要是再留........ 記得剛入學沒多久,有次拓也不過考了50分而已,就被天田老師留下來特別輔導(輝一按:因為除了他以外,全班其它人都有考及格)。而且留下來的那天剛好是有社團活動的日子。 當拓也脫離天田老師的地獄場,急忙趕到足球社的練習場後,沒看到其它社員, 只看到足球社社長山本站在那。 山本社長皮笑肉不笑的問他:『神原,現在才來練習啊?』 『社長,我剛剛被老師留下來所以...』正在努力解釋的拓也。社長好可怕...竟然在笑... 『我.不.要.聽.理.由』此時山本社長抬起手指,看到的拓也乾笑說:『呃...社長能不能......○□○』 原本只比"3"的手現在變成"6"了,『好了,再說就再多囉~快去吧~哈哈~』 夕陽西下,只見有一少年正在操場上努力跑著剛剛被罰的60圈操場。 社長真沒良心,竟然變1倍...... 『還不快跑!神原!沒跑完不准回家!』 『.......惡魔!』 『嗯?你剛剛說什麼!?』 「呵呵,後來你隔天不就是因為太累而整天在睡嗎?」 「是啊......哎~下星期的考試怎麼辦呢~輝一~教我吧~我能依靠的只有你了」你是我的救星~ 輝一點點頭,「教你我很樂意,可是只能假日教你,平時我沒辦法...」 「我知道,你平時放學後要打工。說到這我就覺得,」 換了個姿勢,抓了抓頭髮,拓也語帶不屑說: 「同樣是兄弟,為什麼遭遇差這麼多!你過的這麼辛苦,而輝二他卻什麼都不用煩惱,什麼都不用做,整天只要當個大少爺就好........」 砰!! 班上還留下來的人全都往發出聲音來源的方向看去。 輝一用力的把書包放在桌上,起身,冷淡的開口,「我要回去了。」 見到輝一欲離開,拓也急忙站起,「喂...輝一...!」 輝一轉身的一瞬間,臉上那哀傷的表情,讓拓也原本要拉住輝一的手,此時也放了下來。 不耐的低語。 「.....神原拓也.....你真是個笨蛋.....」 二、 『同樣是兄弟,為什麼遭遇差這麼多。』 「........」 將洗淨的咖啡杯放在一旁,接著拿起另一個裝蛋糕的盤子繼續洗著。 輝一的腦海裡,一直不斷浮起拓也說的話。 『你過的這麼辛苦,而輝二他卻什麼都不用煩惱,什麼都不用做,整天只要當個大少爺就好。』 (不要再想了,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 閉起眼睛,努力的想把拓也說的話趕到腦海外。 「輝一。」 正在發呆的輝一忽然聽到有人叫他,一慌,差點讓手上的盤子掉落在地。 「哇~」嚇我一跳。 老闆娘擔心的問:「沒事吧?」 「嗯,放心,盤子沒事。」 差點摔破盤子...好險...這可是從國外進口的精緻瓷盤,破了就完了.... 「我是問你的狀況,不是問盤子。」 拉起輝一的手,仔細的檢查了一下,「幸好,手沒事,以為你被割到手了呢。」 老闆娘的關懷讓輝一心中感到一段溫暖,搖搖頭,「抱歉讓涼子伯母擔心了,我真的沒事。」 咖啡店的老闆娘北川涼子是木村家的鄰居。北川太太因為不孕症的緣故無法擁有孩子,所以一直將輝一當成自己的孩子般疼愛。從他還小的時候便很照顧他,和朋子媽媽的感情也很好。當然,也很清楚木村家的情況。 輝一上初中後不久,她向朋子提議希望可以讓輝一來店裡幫忙。因為朋子老是拒絕她拿錢要幫助他們改善家境,所以她決定換個方法來進行。 輝一很希望自己能夠快點工作幫助家計,但是礙於年紀太小,所以老是只能在一旁看著媽媽每天辛苦的工作。這時涼子伯母的意見對他來說剛好是個幫忙媽媽的好機會,所以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但是,朋子並不希望輝一去幫忙。 『輝一,媽媽希望你能夠去參加社團,和更多的人成為朋友,過的快快樂樂的,真的不用去打工。不用擔心媽媽,好好的過你想過的學校生活。』 心疼這孩子老是在為自己擔心,想要減輕自己的負擔。雖然感到很欣慰,但是真的不想讓這孩子年紀小小就要這麼辛苦。而且若是去打工的話,他才剛加入足球社不久,不就馬上就要退社了? 『媽媽,這是我自己決定的,我不會因此疏忽課業的,也不一定只有參加社團才能交到朋友啊。我真的想在涼子伯母那打工,請媽媽答應。』 北川太太也幫忙輝一說話:『朋子,你放心,輝一我會好好照顧他的,也不會讓他做很勞累的工作,妳就答應吧,輝一這孩子的性格妳我都很了解的不是嗎?』 看著輝一堅定的眼神,朋子知道自己再說什麼都沒用了。 『哎,好吧,那麼輝一就麻煩妳了,涼子姐。』 從此之後,輝一除了假日不用打工外(其實他本來假日也想做的,可是北川太太堅持不肯讓他天天打工),每天晚上都在咖啡店裡幫忙。 北川太太笑了笑,「嗯。輝一,碗洗好後就先回去吧,剩下的我來收拾就好。」 「可是還沒到收店的時間....」抬頭看看時鐘,才九點而已,距離打烊時間還有一小時呢。 「沒關系,你先回去吧。況且,我看他等很久了,實在是不好意思讓他再等下去。」 「?」 在對面的街道上,有位棕髮少年側靠在路邊的電話亭旁。 抬頭看著漆黑的天空,偶爾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然後,像是感覺到什麼似的,原本一直注視黑夜的目光, 現在, 直直的落在"In The Blue"咖啡店裡,那名同時也正望向他的藍髮少年身上--- ============================================ 無月無星的夜裡,看起來比平常的夜晚更加令人感到畏懼。 人行道路上,只剩下一盞盞微亮的路燈,孤寂的站在黑夜中,為晚歸的人們照路。 拓也和輝一兩人無言的走在路上。 不時的偷瞄旁邊一臉不知在想什麼的輝一,拓也正在想要如何開口向他道歉。 嗯~好尷尬的氣氛~「輝一,我....」 話還沒說完,一滴不知名液體滴到拓也的額頭上,「嗯?什麼東西?」 抬頭一看,一滴...二滴...三滴...越來越多....而且還越來越大滴,「哇~下雨了~」怎麼突然下起雨 了,我沒帶傘耶~ 「真奇怪..氣象報告說不會下雨的啊....」原先沉默不語的輝一從書包裡拿出折疊雨傘,撐在兩人 頭上「拓也,過來一點,不然會淋溼的。」 看見輝一露出跟平常一樣的笑容,拓也鬆了一口氣,高興的往他的方向靠去,「嗯~!」 「好險我有帶傘,不然我們就要變成落湯雞了。」 雨越下越大,雖然有雨傘擋住大部分的雨水,但畢竟是兩個人一起撐,所以最外側的衣服還是無法避 免的被雨弄溼,冷意慢慢的從溼透的衣服那傳遍身體,這時又吹起已經不能稱的上是涼爽的秋風, 更是冷上加冷,輝一的眉間皺了一下,但拓也並沒有注意到。 「是啊,對了輝一,」一臉認真的拓也看著身旁輝一的清澈藍眸,低下頭說:「下午,真的很對不起!」 「..........」無言的看著他。 「我不應該說這種話惹你生氣,請你原諒我,對不起!」半閉著眼,偷看眼前之人的反應。 「...傻瓜拓也,我根本就沒在生你的氣,不需要向我道歉。」 我氣的是我自己...對你說的話竟然提不出任何反駁.... 這是不是代表...我默認了拓也說的話....呢? 聽到輝一的回答,拓也開心的笑著:「真的嗎?太好了!我很擔心你會因為這樣不理我呢!」 呵呵,「怎麼會呢?」 「總之看到輝一的笑臉就放心許多了...啊0□0!!」 拓也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了?」 「呃...我跟媽媽說我出來一下而已,結果一出來就一個多小時,回去一定會被罵...嗯~我看我乾脆去接 信也下課好了。」 「信也嗎?這理由不錯,我記得信也上的才藝班在這附近而已,那我們一起去接他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你還是快點回去吧,打工到這麼晚也很累吧,快回去休息。」 把傘柄放在拓也手上,「好吧,你快去吧。那我先走了。」 「等等,輝一,傘你撐啦,我無所謂。」又把傘柄塞回輝一手上。 再把傘柄放過去,「我知道你無所謂,我是平常帶傘習慣了,可是信也應該沒帶傘吧?所以拿去吧, 別讓信也感冒了,不然你會被你母親罵的更慘。」 不滿的看著他,「那就可以讓你感冒嗎?」我不准。 「多謝關心,沒關系的,用書包可以擋一下,好啦,快去吧,明天見。」不等拓也答話,就將書包頂 在頭上的輝一,快速的朝著自家方向跑去。 看向輝一消失的轉角,拓也無奈的喃喃自語,「真是...每次只會為別人擔心...從來都不多擔心自己一 點...」 隨後也邁開步伐,向信也所上課的才藝班方向前去。 三、 「我回來了。」 「你回來了啊,輝一,今天好像比較早一點哦。」 原本正在做家庭代工的木村朋子,看到自己的寶貝兒子竟然一身濕的回來,趕緊放下手上的東西跑向輝一。 「怎麼全身濕成這樣?」 「啊...嗯...因為傘借給別人...所以....」視線朝下,輝一神情黯淡的解釋。 在和拓也道別後,並沒有因為雨勢越來越大的關係而趕緊回家。 相反的,反而漫無目的似地,在街上慢慢的走著。 任憑傾盆大雨打在他身上,任憑清冷秋風朝他纖瘦的身體襲來。 好想就一直保持這樣,在雨中。 好讓雨聲掩蓋,從心中浮起的,細細小小的,卻又連綿不斷的隻聲片語。 為什麼,當初父親帶走的不是他,而是輝二? 為什麼,小小年紀的他,向母親問為何只有他沒有父親時,母親落在他手中的淚,是如此的燙人? 為什麼,母親因工作勞累而倒下的時候,只有自己一人,無助孤單的,守在她身旁? 為什麼,那時看到第一次見到輝二和父親時,心中湧起的妒恨,強烈連他自己都感到害怕? 為什麼,拓也的一句無心之語,會如此地縈繞在心頭,久久無法散去? 駐立在雨中的輝一,已經分不清臉上的,是雨水,還是淚水。 心,好痛。 「是這樣嗎?但就算只有用書包擋著,也不會這麼慘吧?啊!先不說這個,輝一,快去洗熱水澡吧, 這種天氣,淋雨很容易感冒的。媽媽先去幫你放洗澡水。」 看著母親的背影,再看向客聽桌上未完成的代工製品,不管渾身溼的猶如掉進水裡一般,輝一原地坐蹲了下來,將臉埋進兩膝之間。 「媽媽.....輝二.....」 ================================================ 午夜12點,該是就寢之時。 朋子和輝一兩人坐在客廳裡靜靜地做著家庭代工。唯一的聲音來源,僅是古老的掛鐘,滴答,滴答地響起。已經有點裂開的分針,慢慢地爬向下一個數字。 看著輝一有點快閤上的雙眼,朋子柔聲的說: 「輝一,你累了吧?快去睡吧,我來做就好了。」 聞言,輝一立刻露出一貫的笑容,強打起精神回答: 「媽媽才應該早點睡吧,明天媽媽不是要趕7點的飛機?」 朋子在公司裡的同事幾天前在商店街抽到京都二天一夜的旅遊機票雙人份,所以邀朋子一起去。 本來朋子並不想去,因為她不放心輝一一個人。 但是輝一覺得媽媽太辛苦,應該好好的放鬆自己一下,所以努力地說服媽媽。 出發的日期,就是明天。 朋子猛然想起一件事,「啊,對了,差點忘了,今晚輝二有打電話來說他明天要來呢!」 聽到輝二的名字,輝一的心漏跳了一拍,「啊....?」 「輝二說他要來還你借給他的書,順便來找你玩。媽媽還在擔心沒人陪你呢,有輝二的話媽媽就放心了。」 「嗯...明天拓也他也要來,我要教他功課。」 「真的嗎?」朋子微笑的說:「太好了,有他們陪你,你就不會寂寞了。」 我比較擔心他們兩個一見面又會吵起來...「媽媽,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會寂寞啦。」 「在媽媽眼中,你永遠都是小孩子。好了,輝一,你還是快去睡吧,就剩這些,媽媽很快就做完了。」 搖搖頭,「不行,要的話,就媽媽休息,我繼續做。不然的話,就是兩個人一起休息。」 言下之意,不管如何他是做定了。 「你這孩子....」輕擁著輝一,朋子溫柔的嗓音在他耳邊響起,「總是這麼體貼...媽媽很高興能有你這麼乖的孩子...真的...媽媽真的好希望...能夠讓你得到幸福....就算只是小小的幸福也好...」 看到母親眼角泛起的淚光,輝一更加抱緊媽媽,汲取懷中的溫暖,眼淚,同樣也在眼眶中打轉。 「......能跟媽媽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輝一....」 驟雨停歇,原本被烏雲遮住的皎潔銀月,此時探出頭來,緩緩的散發著柔和的月光, 默默地注視著,這對緊緊相擁的母子倆。 就算環境再怎麼惡劣,就算日子再怎麼困苦,只要自己最珍惜的人就在自己身邊, 那麼, 再惡劣的環境也能視為桃源鄉, 再困苦的日子也能不畏艱難,鼓起勇氣繼續地過下去。 ============================================================= 「那麼輝一,我出門了喔。」 翌日,木村家的家門外,朋子拿著行李,向臉色不怎麼好的輝一道別。 「嗯...媽媽,一定要好好玩囉...不用擔心我...」 好累...頭有點昏....又想睡.... 「媽媽會買名產回來的......輝一?」怎麼回事?很累嗎?看起來很想睡的樣子。 「嗯?什麼?媽媽,快出門吧,待會會來不及趕上專車的。」回頭看了家裡的掛鐘一眼,急忙催促母親上路。 「好好好,媽媽這就出門了,冰箱有媽媽早上做的一些三明治,你們待會可以吃哦。其它注意事項都寫在冰箱的小白板上。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 目送媽媽坐上計程車離去,早晨陽光射向坐西朝東的公寓,輝一抬手略擋陽光,一向溫和的光芒,現在令他感到有點頭暈目眩。 離拓也和輝二來的時間還早,「....我還是....回去再睡一下好了....」 四、 叮咚。 帶著興奮的心情,按下木村家的電鈴,拓也拿著媽媽做的小點心,等著輝一開門。 哈,有輝一在我的考試就沒問題了,早上唸書,下午就和輝一一起出去玩吧... 不好不好,唸個二個小時就快點出去玩吧,唸這麼久會很無聊的... 卡搭。 門開了。 「嗨,輝一,我來了,你看,我還帶了餅乾來喔....輝一?」 察覺到不太對勁的拓也,上前一步,扶住有點搖搖欲墜,臉色紅潤的輝一。 發現他呼吸絮亂,於是將前額貼在他的額頭上。 「你發燒了,輝一。」 「嗯...」沒什麼力氣再支持著自己繼續站立,於是便整個人靠在拓也身上。 「我先扶你進去休息吧。」 ====================================================== 「40度。」 拓也看著體溫計,語帶責備的說著:「看吧,昨天就說傘給你撐了就是不聽。我昨天拿傘去接信也, 還被信也罵了一頓,怪我怎麼可以拿走你的傘呢?真是的。」 「...對不起...拓也...」 躺在棉舖上,額頭敷著拓也替他弄的冷毛巾,輝一虛弱的開口。 「幹嘛跟我道歉,你又沒錯。」這傢伙又在怪自己了。 「拓也...可以請你幫我一個忙嗎...拜託你...」 「說什麼拜託不拜託,只要是你開口,我都會想辦法做到的啦。」 「那麻煩你......」 ======================================================== 早上10點30分,吵雜喧鬧的車站口,有一藍髮少年,左手抱著書,右手提著一個手提袋, 斜靠在車站佈告欄旁的牆壁上,冷眼地看向人來人往的街道,毫無表情的臉上看不出現在的情緒。 無意識地撥了撥前額掉落的髮,殊不知此舉引來一些路過的女孩子們側目。 在她們看來,這位俊俏的少年似乎是在等人,不知道他等的是誰呢? 如果是女朋友的話,那可是真令人羡慕那個不知名的女孩啊。 「喂。」 轉頭,朝聲音的來源一看,略比他低一點的棕髮少年一臉不爽的開口:「我來接你了。」 將以前一頭長髮剪掉,現在髮尾只稍微到後頸一半的輝二,也是不太高興的開口: 「拓也?我又不是在等你,你來做什麼?」 「我來做什麼?你以為我想來嗎?要不是輝一拜託我,我才不想來咧。」 他竟然還是長的比我高!?可惡!我三個月來已經長高了7公分耶!還是輸給了他...真不甘心... 「你說什麼?輝一為什麼拜託你來?他發生什麼事了嗎?」 「跟我走你就知道了。」 不等輝二回話,拓也自顧自的往回走。 輝二見狀也立即跟上,「等一下,你先告訴我輝一怎麼了。」 「輝一他生病了啦。」 ============================================================ 「..........................」 沉默的氣氛圍繞在四周,拓也和輝二守著已經睡著的輝一。 輝二低聲的問坐在一旁一直看著輝一的拓也,「你為什麼會在這?」怎麼沒聽母親說拓也也會來? 白他一眼,同時也放低音量說:「我昨天跟輝一約好今天要請他教我功課的,倒是你,你才為什麼 會在這?」 「我是來還他書的,順便來看看母親和輝一。」 「真是不巧啊,朋子阿姨今天和明天兩天去京都玩了,所以剩輝一一人在家。」 「嗯,我知道,昨天打電話來木村家時,母親有跟我說。」所以,今天不管怎樣一定會來。 不過...... 剛剛進來時,快速地掃過木村家的家中擺設。 牆上的油漆有些剝落,老舊簡單的擺設,跟上次來的時候還是沒什麼改變。 那也就是說...母親和輝一還是過的不好囉? 想至此的輝二,右手不自覺的握緊拳頭。 「哎~真是討厭~」忽然往旁邊一躺,拓也小聲的抱怨:「輝一生病了~沒人可以教我了~也不能 出去玩了~今天真是太無趣了~」而且還有這冷淡的傢伙在,我肯定超級無聊。 「......我教你吧,讓輝一休息。」 拓也一臉驚訝地看著他,「你!?」 輝二挑高一邊眉毛,「小聲一點,想吵醒輝一嗎?你有意見嗎?」 馬上捂住嘴,然後又靠近輝二說:「你會教嗎?這可是號稱最令人頭痛的數學耶~﹁_﹁」 「哼」冷哼一聲,輝二丟出一句話:「真是抱歉,我會的,絕對比你會的還多。」 唔~真是臭屁啊~!不過他說的也是有理啦,雖然不想承認,但和輝一是雙胞胎的他,課業成績也 和輝一一樣好。 「好吧,那我勉強讓你教我好了。」 站起身,「要就快,不要就拉倒,到客廳去吧。」 「等等我啦。」看了熟睡的輝一一眼,確定不會有什麼問題後,拓也也離開了房間。 ============================================================= 「唔...」 緩緩地張開眼,藍眼還無法對準焦距,只感覺頭好像重的跟什麼一樣。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呢........」 努力的撐起身體,看向桌上的鬧鐘,「已經...過中午了啊....」 將額上的毛巾拿下,摸向額頭,「...還是滿燙的...」 不知道拓也和輝二人現在如何...? 狹小的客廳中,輝二正在教拓也寫功課,只見拓也一臉苦瓜臉,不時的拿筆戳戳頭髮, 而輝二則是邊教邊重看一次輝一借他的書,"新.環遊世界80天"。 「你第七題到底寫好了沒?」 「你急什麼,我在想了啦~」苦惱中。 翻到下一頁,「要我幫你嗎?」 「唔~好吧~反正我還是想不出來/_...」 「這題的解法,你要先把...」 「輝二...拓也...」 「輝一!」「輝一。」 拓也本想上前去扶輝一,不過輝二快了一步,扶著輝一在矮桌旁坐下來,擔心的問,「你還好嗎?」 「雖然我很想說很好...不過一定會被識破的...對不起,輝二,你難得來,我卻不能招待你...」 「怎麼這麼說呢?」 「是啊,輝一,不用跟他道歉啦,你怎麼醒了?是不是肚子餓了?要不要吃些餅乾?」 「...生病的人不能吃油炸油膩的東西,你是不知道嗎?」 「啊,說的也是,我只是一時忘了。才不是不知道咧。」 「我...我還好...你們還沒吃對吧?我去煮午餐。」 輝一說完便要起身,但馬上被輝二按下,「你好好休息,我和拓也來做午餐就好。」 「可是...」 「輝一,我們來就好了啦,你先坐在這休息哦。」 「但是...」 「別擔心別擔心,走吧輝二。」 我...只是想說...你們會做嗎....? ==================================================== 看著眼前收拾的很乾淨的流理檯,輝二站在廚房裡,像是在思索著,遲遲沒有行動。 倒是拓也忙的很,一下翻冰箱,說「哇,有三明治耶,還有柳橙汁,哦哦,還有巧克力冰耶」 不然就是打開櫥櫃嚷嚷著「哦哦,這不是鯖魚罐頭嗎?哇,發現一包北海道製的牛奶糖, 哦哦,韓國泡菜耶,真是不錯~」 輝二額上有點浮青筋的開口:「你玩夠了沒?」 「什麼話嘛,我哪有在玩,我在找可以當中餐的材料耶。」 「我看你只是想偷吃別人家的東西吧。」 此時的拓也正打開一包放在餐桌上的"超好吃"海苔餅。 「誰在偷吃啊,你看旁邊明明一張寫著"放在桌上的東西都可以吃"的紙條啊~」 「好了別說了,快點來幫忙做中餐吧。」 「我說輝二。」 從冰箱拿出蔥和蛋,然後正準備切蔥的輝二回頭,「幹嘛?」 「你會做飯哦!?」拓也的表情就像看到一隻豬在天上飛一樣的驚訝。 「......你不會嗎?」 「哈!會才有鬼!」 開玩笑,平常都是吃老媽準備的東西,我怎麼可能會煮嘛~要是會煮我就不是神原拓也了~ 「那那那~你現在要煮什麼?」 很有興趣的看著輝二接下來要做的動作。 「煎蔥蛋。」 ......「然後呢?」 「煮白飯。」 .........「接著呢?」 「煮蛋花湯。」 ............「還、還有嗎?」 「水果待會就切冰箱裡的蘋果。」 ................ 真的假的啊喂!「你~你說要吃蔥蛋配白飯喝蛋花湯來當午餐!?」 「你看我像在開玩笑嗎?」 這個一本正經的傢伙的確不像在開玩笑,但....這樣的菜色是窮苦人家在吃的吧~ 有沒有搞錯啊~更何況他不是大少爺嗎~怎麼會做的料理這麼寒酸啊~ 「我真是笨蛋才會相信你真的會煮飯,這樣哪算午飯啊~分明是超級窮苦的早餐菜色吧~!」 不理一直在旁邊呱呱叫的拓也,輝二繼續切他的蔥,「終於承認自己是笨蛋了吧?要是你有不滿的話 ,你可以自己來做啊,或者是不要吃,去吃母親準備的三明治吧。」 這傢伙...實在是...「那輝一的份呢?」 「待會我會煮稀飯給他。」 「呵呵呵,你們的對話真是有趣啊。」 「?」「!」 廚房門口站著一位笑容滿面,身穿輕便衣服,胖胖的中年太太。 「啊,涼子伯母~」拓也立刻打招呼。輝二則是向她點頭致意。 「拓也,要是讓你們繼續吵下去,我看拖到黃昏都不用吃了。好啦,不用忙了,到客廳去吧。我從家裡帶了些吃的過來,去吃吧。」 兩人相互看了對方一眼。 「謝謝伯母~!耶!不用吃窮酸午餐囉~」拓也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輝二經過北川涼子的身邊時,涼子對他說:「你就是輝二吧?待會我先帶輝一去看醫生,你們就先吃吧。」 「.....謝謝。」 「呵呵,不客氣,你還真是跟輝一說的一模一樣呢。」 「?」 「呵呵,走吧。」 雖然很想問她輝一跟她說了些什麼, 不過...現在還是先不要跟發出小小咕嚕聲的肚子過不去吧... 輝一他..... 是怎麼看我的呢........? 五、 「你說...你要留下來...?」 「對啊。」 滿臉笑容的拓也,回答著眼前少年的疑問。 「但是你母親那邊...」 「放心放心,」雙手搭在輝一肩上,無視某人投射過來的不滿眼神,「我馬上就先回家一趟 ,跟老媽說的,我相信她一定會答應,嘿嘿,反正明天還是放假沒關系啦。」 「其實你只是不想待在家裡被你媽媽嘮叨對吧?」 「呵哈哈哈~」 原本在一旁喝茶的北川涼子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出來。 「喂!」斜眼瞪著剛剛出聲的傢伙,輝一則是低下頭,小小聲的偷笑,「你一定要這樣吐糟 我嗎?輝二!?」 「我是實話實說。」 「你...算了!我懶得跟你吵。」拓也快速的起身,「我現在立刻回去跟我老媽說,希望回來 的時候不會看到你。」意指:輝二,時間不早了,你應該要回家了。 「多謝關心。」意指:我什麼時候回去跟你沒關系。 「哼!輝一,涼子伯母,待會見。」 拓也一不在,原先熱鬧的木村家,頓時安靜下來。 他們兩個原來這麼有趣啊,呵呵,「輝一。」 「嗯?」輝一正在幫輝二倒茶,「什麼事,伯母?」 「生病的人要多多休息,去躺在床上吧。」 「可是我不睏...」 「我沒叫你睡,躺著休息也行。」向輝二使個眼神。 「...輝一,北川伯母說的沒錯,躺著好好休息比較快痊癒。」 連輝二也這麼說...輝一看著輝二,又看了看北川涼子,「好,我去休息。」 「這樣才是好孩子,來,我跟你去,看小一一有沒有真的照我們的話做。」 紅著臉輕聲抗議,「伯母~我都已經這麼大了,請別叫小時候的暱稱啦~」 「哎啊,有什麼關系,在我眼中你永遠是那時小小的輝一啊,輝二我跟你說哦,小時候的輝一 看起來又圓又可愛,而且也很黏人呢~,有一次啊...」 「涼子伯母~~請別再說了~~~」 怕以前的糗事被說出來,輝一緊張的出聲制止。難為情的看了輝二一眼,發現他正以充滿興 趣的表情和似乎有點熱烈的眼神盯著自己看。 臉更紅了。 ===================================================== 「喂,您好,這裡是源家。」 「媽媽,我是輝二。」 「啊,輝二啊,怎麼了?」 覺得有點難以啟齒,沉默了幾秒後才開口:「我今天要留在輝一家過夜。」 有點驚訝,這還是這孩子第一次要求想在外過夜呢。 輕輕的笑了下。 聽到里美的笑聲,輝二有點疑惑,「媽?」 「啊,沒事沒事,你繼續說,為什麼想在輝一家過夜呢?」 「因為輝一生病了,他的母親...碰巧出外旅行,所以,我想留下來照顧輝一。」 里美腦海裡浮起那張與輝二一模一樣的臉。雖然只見過幾次面,那個給她溫柔又堅強印象的男孩。 如今生病,自己也是有些擔心。 「媽媽?」 以為繼母不答應,有些怯怯的詢問:「可以嗎?」 「當然可以,」嘴角微向上,「我會跟你父親說一聲,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他你是在輝一家的。」 自從輝一輝二兩人相認以來,偶爾會帶對方來各自家裡做客。 朋子原本就是輝二的親生母親,所以輝二並不會有所顧忌。輝一因為早熟,即使是不太認識的人,也能夠 跟對方相處的不錯。里美本來就很喜歡小孩子,加上輝一是輝二的哥哥,所以對輝一也很好。 但是,輝一卻害怕見到父親。 輝二並沒有問輝一原因。其實跟輝一相認後,他也是有些怨著父親的。每次到木村家,看見溫柔的母親臉 上有些憔悴的面容,跟同年男孩比起似嫌纖瘦的輝一。在在都讓他想不透,為何當初父親要跟這麼好的 母親離婚,害的她和輝一必須受苦。 輝一不想見父親。所以帶輝一來時他都挑父親要出差的日子。第一次帶輝一來時,還在擔心繼母不知會對 輝一有什麼樣的意見。結果,兩人相見甚歡,一點都不像初次見面,讓他呆了一下。 輝一回去後,他問繼母對輝一有什麼感覺? 里美摸摸他的頭,笑咪咪的說了一句話:『跟輝二一樣都是好孩子,但是,』 『?』 笑而不答,『我先去準備晚飯了。』 其實輝二很想問接下來的話是什麼。可,他並不是個主動的人,又,想想繼母和輝一相處的這麼融洽,應該 也不會是什麼負面的話,於是放棄了追問的念頭。 又過了幾次,里美問輝二:『告訴你父親輝一的事好嗎?』 他搖搖頭,『輝一說,要我別告訴爸爸他的事。』 里美思考了一會,走到客廳的落地窗前,輕道:『我能夠理解他的心情。』 輝二也大概知道為何輝一不想見父親。但是,他老是覺得,除了所想的之外,似乎還有更深一層的理由。 輝一為什麼不告訴他? 不,輝一憑什麼一定要告訴他? 雖然兩人是親兄弟,但是,卻是兩個不同的個體,既是如此。只要是不同的人,自然有些事情,有些想法 ,是不便告知別人的。 即使他們是雙胞胎。 輝二自己也有些秘密沒告訴輝一,所以輝一不告訴他真正的理由也是理所當然的。 人類,就是一個這麼複雜的生物。 「謝謝媽。」鬆了口氣。 「要好好的照顧輝一哦。」 「我知道。」 「要是還有什麼事再打回來告訴我。」 「嗯,謝謝媽,再見。」 按下手機上的結束鍵,抬頭望向木村家油漆剝落的白色天花板,想著,父親要是回來後知道他的兒子要在 別人家過夜,會有什麼反應? 「如何?你家裡的人答應了嗎?」涼子端了盤水果向他走來。 「嗯,媽媽她答應了。」 「那就好。」 接過涼子遞給他的一片香瓜,道謝後開口:「北川伯母,不知是否能向您問些問題?」 「不用這麼拘束,叫我涼子伯母就行了,輝一拓也都是這麼叫的哦。」 「是...」 「你想問什麼呢?跟輝一有關的事嗎?」 「我想知道,輝一他,對我的想法。。」 北川涼子將熱水沖進已放入茶葉的茶壺裡,等了一會便將茶壺裡的茶倒進茶杯裡,並放在輝二面前。接著 替自己倒了一杯。 注視著冒著白霧煙氣的中國烏龍茶,緩緩開口:「你很在意輝一怎麼看你的嗎?」 「.....也並不是非常在意,只是想知道,輝一他在別人面前是怎麼樣提起我的?」 真的不是非常在意嗎?涼子盯著與輝一同出一轍的清秀臉孔,在心裡失笑。 「既然不是很在意,那就別說了。」發現眼前的孩子失望了一下,「跟你開玩笑的,真是,你比輝一還 更不好逗呢,呵呵。」 「北...涼子伯母...!」 「輝一他非常重視你哦。」 「!」 「自從與你相認後,那孩子每次跟我聊天時,一定都會提到你。所談的內容不外乎就是你們通電話所說的 一些日常事情。那時輝一臉上的笑容是比平常還要更高興的笑容,看起來就讓人覺得,有這樣的一個弟弟, 是非常令他值得驕傲的事呢。說到最後,都會以"能與輝二相認真是太好了"這句話做話題結尾呢。 這樣的輝一很可愛對吧?」說完還對輝二眨眨眼。 輝二低頭,不語。 他沒想到輝一是如此的重視他,雖然他知道他們都是彼此很重要的人,但沒想到輝一重視他的程度比自己 重視他的程度還高上許多..... 也許是因為個性的關系,輝二還是比輝一內向一些。對於感情方面,他總是把真正想法藏在心裡,不輕易 說出,當然,也是因為冷淡過頭而不太曉得如何開口表露。 他不是沒想過要對輝一說些很在乎他的話,只是他覺得,有時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雙胞胎與生俱來的默契 就能使對方了解所要說的事。所以那些話到了嘴邊就又全縮了回去。 「我認為...」撥了撥前額落髮,輝二用感覺不太在意的語氣說:「有些話,就算不說出來,對方也能夠了 解。」 「我認為呢,」喝了一口茶,「有時候,有些話不說出來是沒有辦法表達完整的意思哦。」 牆上掛鐘的分針走向12,使得下面的鐘擺發出整點應有的嘹亮聲響。此時門鈴也叫了起來。 涼子起身,「應該是拓也回來了吧,我去開門。」 視線落向輝一休息的起居室,心裡思考方才涼子伯母所說的話。 「有些話....不說出來的話...對方就不能完全了解....嗎...?」 六、 「還醒著嗎?輝二。」 月明星稀,萬籟俱寂,大地一片沉靜的深夜,從壁上的掛鐘得知現時已為另一日的開始。 不知為何雖有濃濃睡意襲來但卻無法入眠的少年耳邊傳來同胞兄長的細微聲音。 「嗯,我還醒著,輝一,怎麼還沒睡?」 「白天睡太多現在睡不著。」微笑回答,再指指自己左手邊,「我真羨慕拓也,能夠一下子就入睡。」 視線越過輝一瞄向另一邊的男孩,「他知不知道自己的打呼聲是很擾人清夢的?」 把滑下肩的棉被往回拉些,「不過其實呢,呼聲大對拓也也是有好處哦。拓也上課時只要一睡覺便馬上會被老師發現。」 「…這對他來講應該是壞處吧。」 「而且呢,他很不容易吵醒,連搔癢都沒效呢。說也奇怪,老師直接在他耳邊大聲叫他他也不會醒,但我出聲叫他他一下就醒了。」 「真是受不了他,」看著輝一笑吟吟的臉龐,念頭一轉,低聲開口:「你們兩個的感情已經好到這種地步了嗎?」 「呃?」要不是他們是雙胞胎兄弟的關系,他會覺得輝二的語氣聽起來很像是...吃醋?一定是他多想了-- 「因為我們是一起在數碼世界冒險的夥伴嘛,又在同校同班上課,而且拓也是個很活潑開朗的人,跟他在一起感覺很愉快又很輕鬆。」 「是這樣嗎?」 「是啊。」 「真的、只有這樣?」 「?」 「我...好羨慕拓也。」 「輝二?」 「羨慕,卻又討厭他的天真。」 「輝二,你---」 輝二緩緩靠向搞不清楚自己話意的輝一,直到輝二的鼻息已吐在他臉上煞時發現兩人的距離可說是幾近於無。 對方的面容互相倒映在雙方的眼瞳上。輝一稍往後退,但輝二右手卻繞至輝一頭後將他壓向自己,額貼額,輝二眼神深不見底的闇意令他感到沒來由的心慌。 一句。 「為什麼,是他不是我。」 =========================================================== 「呵啊~~~」伸伸懶腰大打呵欠的神原拓也,慢步走向洗手間,經過廚房,便已聞到陣陣飯香。 「疑?輝一!?你已經可以起來了嗎?」 圍著圍裙手裡拿著鍋鏟正煎完最後一條秋刀魚的藍髮男孩,仍帶著溫和的笑容,「嗯,我早上便覺得感冒好很多了,謝謝關心,輝二現在在用洗手間,等會再進去吧。」 「你真的好了嗎?」狐疑的站在略比自己矮的友人身邊,盯著他仍嫌蒼白的臉色看。 反正魚都已經煎好,要看你就看吧。輝一倒也沒特別反應的就讓拓也繼續觀察。 嗯,拓也的左臉有很大的榻榻米印痕呢。 甫從洗手間出來的人正巧看到這一幕,只見二人眼對眼靜悄悄,一切盡在不言中。 輝二眉一皺,出聲打斷這詭異的氣氛:「你們在做什麼?」 原本真的是想觀察輝一臉色的拓也後來卻變成盯著輝一秀氣的臉發呆,聽到帶有不悅語氣的話語響起,便有些慌張的打哈哈。 「嗯,看來真的是好很多了,臉沒有昨天發燒這麼紅了,但也沒有燒退了後那麼蒼白,現在的臉色---不錯。」說完還兀自點了點頭。 「謝謝神原醫生的診斷,麻煩這位醫生能幫我把這二盤魚端到茶几上嗎?」 「當然OK!」 「輝二,麻煩你幫我端味噌湯,謝謝。」 「嗯。」 接過輝一遞來的餐盤,正想開口,輝一卻又立刻轉身收拾廚房,無聲看了忙碌的身影一會,便走了出去。 輝二離開後,忙碌的手鶩地停住。 昨晚,那句話給他的驚訝不亞於輝二那只要自己輕輕一動便能以唇觸碰的俊臉眼中所夾雜的...可稱為憤怒的情緒。 見到一向溫柔爾雅的他露出難得一見的慌亂神情,他略挑眉。 但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說是親暱不如可稱之為曖昧的姿勢在寂靜無聲中持續著。 直到某人喊出『啊啊啊~媽!不要不給我零用錢啊!』,讓兩人都嚇了一跳的同時,順便還翻個身左手用力地直接打在輝一的左肩上。 再接一句『輝一你是令人擔心的大笨蛋~』又咕噥睡去。 ............. ................... 想到這不住地輕笑出聲,要不是他死命拉住輝二,不然睡的香甜的拓也很可能在醒來後會發現身上多出許多腳印來。 真是奇怪了...被打被罵的都是他,自己都不生氣了輝二為什麼可以氣到連拳頭都握了起來? 是說最後輝二還是把拓也踢出墊被外,讓他滾到榻榻米上睡。然後躺下拉起棉被蓋住頭動作一氣呵成根本就是一副氣到極點的模樣。 無奈的小嘆一聲後,再把拓也翻回墊被裡,替他拉好棉被。 沒想到早上起來後看到拓也睡的地方還是成了榻榻米。早知如此輝二也不需要特地把他踢出去了。 反正不管如何拓也都是會滾出去的嘛。 吃完早飯,拓也和輝二又在木村家待至中午時,拓也的母親打電話來,說奶奶來訪要他快點回家。 跟輝二又拌了幾句嘴跟輝一說了些好好休息的話後拓也便先行離去。 不久後正在幫忙做代工的輝二接到媽媽的電話說父親要帶他們倆到銀座去參加朋友的聚會。 原本輝二不想要病還沒好的輝一送他,但輝一卻堅持要送他,還加了句「我帶你抄近路去車站會比較快哦。」 除了先繞個路到IN THE BLUE與北川伯母道別後,兩人一路上無語。 耳邊只剩秋瑟之風緩緩吹響。 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使得原本已經相互道別正要通過剪票口的輝二停下來問他:「怎麼了?輝一?」 「輝二,我、」 有些著急的語氣,但抬眼對上輝二的眼神,又把話吞了回去。 「不,沒什麼事,只是想對你說路上小心。」 知道這並不是他想開口的話,但也無戳破的必要。 「…你才要好好保重,別再逞強了,有空要休息,知道嗎?」 點頭。 「那我走了。」 困窘的摸上自己剛剛被輕拍的頭,望向輝二黑色的背影,不知為何提不起勇氣問他,為什麼...... 『為什麼,是他不是我?』 緊握白色欄杆,佇立於白色階梯,視線望向下坡的車站。 莫名的心慌和不知為何的情緒伴隨這句話語緊揪住輝一的心。 「輝二…你到底想要對我說什麼呢…」 此後,他和他,無人提起那晚發生之事。 但,輝一偶爾會從輝二的眼神裡讀到, 有什麼,自那晚開始。 漸漸地改變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